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099章 嘴太賤了

武神主宰
     徐子軒臉色頓時就變了,若是惹得諸家不開心,少了這單子,自己家族在妖劍城,恐怕日子會更加艱難。

    急忙轉頭看向秦塵,懇求道:“幾位朋友,實在是不好意思,能不能通融一下,在下愿意補償幾位雙倍的錢。”

    這次,他可真是大出血了,多花三百萬中品真石,等于這單生意他們徐家要少賺一大筆。

    不過,他也是沒辦法,為了巴結好諸家,他的聲音甚至帶了絲哀求。

    幽千雪卻是看不下去了,有些同情徐子軒,人在底層,的確很艱難,有些時候,生不由己。

    當即對秦塵道:“秦塵,不如就讓給他們一間吧?”

    反正也就一個月,到時候他們想體驗,也可以去卓清風他們房間體驗,又或者多了這三百萬中品真石,他們去更高檔的客棧,也能住得起,至多花點時間找找。

    卓清風也笑道:“塵少,讓給他們也沒什么,到時候你們兩個住天字房,我和南宮兄住玄字房就行了,對我們兩個來說,沒多大區別,還白賺了三百萬中品真石,不虧。”

    南宮離也笑了起來:“白得三百萬中品真石,可不是個小數,看起來咱們幾個要發財了。”

    他也是說說笑,塵諦閣日進斗金,他們各大勢力全都并了進來,各個都有分成,豈會在意這點錢?

    本來秦塵是絕不可能向諸暨這種人讓步的,但聽幽千雪和卓清風這么一說,他的心也一軟。

    畢竟徐子軒從進來后,一直軟言好語,客客氣氣,倒也沒有囂張跋扈,便道:“好吧,那就讓給你們一間。”

    “多謝,多謝!”徐子軒大喜過望,重重謝道,明顯松了一口氣。

    諸暨看在眼里,卻是嗤笑了一聲,道:“搞了半天,也是個見錢眼開的鄉下賤民罷了,我呸,在本少面前故作矜持,什么玩意!小子,讓你白賺這么一大筆,還不快點滾過來跪謝本少,嘿嘿,若是你能把身邊這小妞給本少玩玩,本少再多給你三百萬也沒問題!”

    秦塵本來已經都將鑰匙拿出來了,聽到這話,臉色頓時沉了下來,一股冰冷的殺氣從他身上沖了出來。

    這家伙,嘴太賤了,簡直就是討打。

    你說賤不賤?

    都已經把客房讓給你了,你就暗地里洋洋得意去吧,便宜占了,你倒好,還非要詆毀別人,把別人的好心當成是驢肝肺,呵呵!

    這倒也罷了,竟然還敢侮辱幽千雪,真以為別人沒脾氣么?

    秦塵盯著諸暨,冰冷道:“把你剛才的話給我咽回去!”

    諸暨本來就有心鬧事,倒不是看秦塵不爽,而是幽千雪。

    他也算是來自大勢力的人,見過的美女數不勝數,但是像幽千雪這種,要身材有身材,要氣質有氣質的人,還是第一次見。

    特別是幽千雪身上有一種莫名的氣質,仿佛高高在上的仙女,令他怦然心動,不能自抑。

    如果秦塵是妖劍城本土的大鱷,或許他還不敢起什么心思,可怎么看,秦塵他們都像是外來的武者。

    外來武者,再牛逼的,也頂多是王級勢力而已,而他諸家,在妖劍城周邊的王級勢力中,雖不算頂尖,但也算小有名氣,還從來沒怕過誰。

    更重要的是,他根本沒聽說過秦塵,妖劍城周邊勢力中的那些頂尖天才,他哪個沒聽說過,想來是某個不起眼小勢力弟子,前來妖劍傳承碰運氣的,不然會因為多得三百萬中品真石而這么興奮?

    這代表了什么?

    代表他完全可以搞到那美艷如仙的女子啊。

    諸暨光是想想,口水都要流下來了,見秦塵敢和自己囂張,心中不驚反喜,正愁沒機會表現身份,現在不正是最好的機會?

    頓時不屑一笑,傲然說道:“讓本少道歉?你是什么東西,知道本少是誰么,憑你也配?”

    秦塵怒極反笑,這人張狂到簡直沒邊了,冷冷一笑,當即跨前一步,轟的一下,一股可怕的殺意從他身上爆發,含笑道:“信不信本少撕爛了你的嘴?”

    “哎哎哎,諸位有話好好說,別傷了和氣!”徐子軒連忙跳出來勸架,他是生意人,和氣生財。而且這件事,也的確是諸暨做的太不地道了,人家都已經好心讓出了客房,你干嘛還要咄咄逼人?

    真以為人家是泥做的,可以任你拿捏?

    “徐子軒,你他媽給我滾開!”諸暨氣勢洶洶,不屑地道:“你算什么東西,也在這當和事佬?本少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有人膽敢讓本少道歉!”

    這時那掌柜看不下去,走了上來,對秦塵道:“幾位,要不要幫忙?幾位是我一夢千秋的客人,我一夢千秋有義務保障客人們的安全。”

    他語氣低沉,充滿了自信,能在妖劍城核心區域開這么一個大客棧的,也不是沒有背景,豈容他人在這里隨便鬧事?

    秦塵淡淡一笑:“多謝了,不過,教訓的人,本少還是覺得親自動手比較爽。”

    話音落下,秦塵的大手已經抓了出去。

    妖劍城有妖劍城的規矩,并不禁打斗,但絕對不允許殺人,更何況年輕人之間有點沖突,再正常不過,特別是這些天還正是妖劍傳承快要開啟的日子。

    但有一點,嚴禁強者肆意向弱者動手,除非弱者主動挑釁,并且嚴禁長輩向晚輩動手。

    因為這些天妖劍城中各大勢力的年輕天才太多了,每一次妖劍傳承開啟,都是妖劍城的一場盛會,前來云集的天才無數,若是天才之間鬧了矛盾,紛紛搬出背后的后臺,那整個妖劍城豈不是亂套了?

    因此,小輩的事情就由小輩自己解決。

    秦塵就是知道這點,所以才會毫無顧忌的動手,只要不將人打死,妖劍城的人就不會出來干涉。

    “年輕人,以為有點實力,就不知道天高地厚,找死!”諸暨冷笑,一手按出,向著秦塵拍了過去。

    別看他囂張,有若紈绔子弟,實際上他的武道天賦一點都不弱,二十多歲,已經是七階初期的武王,不然的話,也不會跑來參加這一次的妖劍傳承,更不會成為諸家的繼承人之一,擁有決斷家族生意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