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100章 我的嘴

武神主宰
     在諸家,諸暨的修為,絕對是最佼佼之人,所以他才這么自信心爆棚,敢挑釁秦塵幾人。

    論身份,他是風連城的諸家,掌管風連山脈的礦脈,妖劍城中不少小家族都要巴結的對象。

    論實力,他自己也是七階初期的武王,年少得志,修為不凡。

    自然養成了囂張跋扈的二世祖性格。

    現在,秦塵竟敢朝他動手?

    頓時怒從心起,七階初期的武王修為徹底的釋放,手掌之上,華光綻放,整個大廳宛若卷起了驚濤駭浪,狂風四起。

    心中打定主意要給秦塵一個狠狠的教訓,再讓對方那美女投懷送抱。

    他哪里知道,秦塵根本沒將他放在心上,別說諸暨只是七階初期的武王了,就算是七階后期的武王又如何?

    一般王級勢力中最強的老祖,也就七階后期巔峰的修為,哪怕是這諸家所在的諸家老祖其拿來,也就是一巴掌的事情。

    砰!

    一掌拍落,大廳中原本刮起的狂風瞬間煙消云散,瞬間風平浪靜,同時諸暨施展出的掌威已被他瞬間碾碎,直接掐著脖子拎了起來。

    “不可能!”

    諸暨好像小雞一般的被拎著,眼珠子瞪得滾圓,瘋狂掙扎,可只是徒勞,在秦塵手里,他就是一只弱雞,體內的真元不停鼓蕩,卻怎么也沖不破秦塵的束縛。

    “朋友,住手,住手,有話好商量!”徐子軒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萬一諸暨被打傷了,他徐家沒了諸家的生意還好,若是惹來諸家報復,那徐家就要慘了。

    可他根本不敢動手,連諸暨少爺都被一招制服,他上去,恐怕連一招都堅持不下來。

    七階初期的天才武王啊,就這么被一招制服,這小子到底是什么勢力的天才?也太強了吧?

    心中又驚又怒,你說你這個諸暨少爺好端端的去招惹人家做什么?人家都已經把客房讓出來了,可你還要咄咄逼人,這下好了,被教訓了吧!

    可他又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諸暨被教訓,一旦諸家怪罪下來,他徐家承受不起,只能不停的求饒,并且報出諸暨的來頭,讓秦塵不要太過分,放了對方,不要把事情鬧大。

    秦塵哪里會聽,只是盯著諸暨,道:“嘴巴這么臭,吃屎長大的嗎?說撕爛你的嘴,就撕爛你的嘴!”

    想了想,秦塵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一把真石,“你有錢,老子稀罕嗎?”

    一把把這些真石全都塞進了諸暨的嘴里。

    真石何其之硬?諸暨嘴里的牙齒瞬間全都被崩碎了,秦塵還不過癮,又拿起一把,繼續往里塞。

    “唔唔唔!”

    諸暨痛苦的嘶吼起來,滿嘴的真石怎么塞得下去?嘴巴都被塞爛了,鮮血順著嘴角流淌了下來,可諸暨卻無力反抗,只能痛苦的嘶嚎著,像是被蹂躪的小媳婦。

    周圍有住店的客人看到這一幕,全都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就連掌柜也是忍俊不禁。

    諸暨頓時滿臉通紅,只覺得臉上發燙,恨不得找個地縫鉆下去。

    從小到他,他還從來沒有這么丟臉過,心中羞憤的同時怒火中燒,恨不得將秦塵千刀萬剮。

    “看樣子你還不服氣?”秦塵冷然說道,啪,反手就是一個耳光。

    諸暨嘴里塞著真石,這一耳光下來,疼的嘴都快要爆炸。

    秦塵沒有停手,啪啪啪,幾十個耳光左右來回的抽,諸暨疼的嘴里鮮血像是噴泉一樣飆射了出來,只知道嗚嗚嗚的大叫,疼的快要昏死過去了。

    最后秦塵把諸暨一把扔在地上,用腳踩在諸暨后腦勺,將他的臉碾進了地磚里。

    “記住,以后別以為有幾個小錢,就能囂張跋扈了,做人還是低調一些的好,給我滾。”

    一腳踢在諸暨身上,把他瞬間踢飛出了客棧,滾到了外面的大街上。

    “走吧,我們休息去。”

    拍拍手,秦塵就像趕跑一只蒼蠅一般,在侍者的帶領下,進入客棧內部。

    那些侍者都用震撼的目光看著秦塵,這也太兇悍了,直接把人整的這么慘,就算是在客棧里,經常有見到沖突的,但這么教訓的,還是第一次看到。

    對方的一張嘴,恐怕都已經爛了吧。

    秦塵卻不以為意,在規矩之內,他無視任何人,哪怕是那諸暨背后的家族老祖出手,又能奈何得了他?

    只要不是妖劍宗的武皇動手,他都無所畏懼。

    “諸少!”

    大街上,徐子軒急忙沖了出去,趕緊把諸暨服了起來。

    “嘴,我的嘴!”

    諸暨嗚嗚的說著,口齒含糊,嘴里噴血。

    徐子軒也不怕臟,連把諸暨嘴里的真石一塊塊的摳出來。

    這么慘烈的場景,而且是在妖劍城核心區域門口,頓時引來了不少行人的圍觀,一個個簡直笑噴。

    只見從諸暨口中一塊塊帶血的真石被摳出來,好像沒有了止境,一會功夫面前的真石就堆成了一堆。

    “我操,這家伙什么嘴,吞了這么多真石?”

    “這口味也太重了吧?”

    “我算算,嘶,起碼一百顆,這家伙的嘴是肛門么?太能塞了吧?”

    “厲害,太厲害了。”

    “我看是這人之前在一夢千秋里面鬧事,被教訓了。”

    “嘿嘿,也不看看這里是什么地方,這可是一夢千秋,能在這里開客棧,哪個是好相遇的,此子估計也是某個妖劍城外的天才,不知天高地厚,來咱們妖劍城撒野來了。”

    人群議論紛紛,大多都是冷嘲熱諷。

    諸暨聽的滿臉通紅,一張臉成了豬肝色,只覺得心頭悶氣無法發泄,恨不得發瘋,雙眼中都噴出了火來。

    用漏風的嘴憤怒道:“混蛋,我與你勢不兩立,不報此仇,誓不為人!”

    “諸少,算了。”徐子軒趕緊勸道,他是土生土長的妖劍城人,自然知道妖劍城的規矩。

    諸暨想要對付秦塵,找他諸家的長輩肯定是不行的,一夢千秋也會阻止,因為這違背了妖劍城的規矩,只有找同年齡的天才強者了。

    可從秦塵先前一招就制服了諸暨的實力來看,在這個年齡段能壓制秦塵的天才又有幾個?

    恐怕至少得頂尖王級勢力,甚至皇級勢力的天子驕子吧?

    這種時候,妖劍傳承都快開啟了,哪個天子驕子沒事來幫你報仇?

    別說他徐子軒沒有這樣的面子,諸暨恐怕也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