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106章 葉無名

武神主宰
     而且除了身份之外,連修為都不會限制。

    哪怕是五階武宗,六階武尊,只要愿意,也都可以來參加妖劍傳承,不會有人說什么。

    這讓秦塵更加無語,后來打聽之后才知道,妖劍傳承雖然對勢力和修為都沒有限制,但也不是任何人都能進入的。

    妖劍傳承開啟之后,會進行自主測試,只有經過測試之人,才能得到傳承的資格,否則,會被直接剔除在外,連進入傳承之地的機會都沒有。

    這才像話嘛。

    秦塵這才恍然。

    在打探到妖劍傳承三天后才開啟后,秦塵正準備回客棧,一個驚喜的聲音頓時響了起來。

    “塵少,你也是來打探妖劍傳承消息的?”

    那聲音十分熟悉,正是當初在城門口遇到過的葉無道。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秦塵點了點頭。

    “無道,此人就是你之前說過的那秦塵?”

    突然,一道淡漠的聲音響起,鋒銳無比,那聲音在耳畔回蕩,就仿佛一柄柄利刃,在貼著皮膚劃過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秦塵看過去,便能看到葉無道身邊站著一名氣勢不凡的青年。

    此人氣質不羈,身穿普通亞麻布灰袍,腰懸一柄古樸長劍,整個人僅僅是站在那里,便如一柄出鞘的寶劍一般,有種令人窒息的感覺。

    “此子好強!”

    秦塵目光一凝,靈魂力一掃,這才發現,此人年齡三十不到,竟然和自己一樣,已是七階中期巔峰的武王,但身上的氣息卻極度內斂。

    如果不是秦塵靈魂力強大,同級別的武者,恐怕無法判斷出他的修為來。

    想不到在這妖劍城之地,竟然有如此劍客。

    秦塵感慨,光是這氣質,哪怕是放到武域之中,也能稱之為天才了,只是不知道,真實的戰斗力如何。

    “對,大哥,此人就是我之前所說的秦塵,在城門口教訓了傅塵云的俊杰。塵少,這位是我的大哥,葉無名。”葉無道像兩位介紹道。

    “俊杰么?就因為他在城門口對傅塵云動手?呵呵,如果是別的原因,或許勉強能算,但是拍執法殿的馬屁,我看就未必了。”麻衣青年淡淡道。

    “大哥。”葉無道臉色頓時一變,急忙對秦塵解釋道:“塵少,我大哥不會說話,不是故意的,你可別介意。”

    秦塵淡然一笑:“放心,我不會跟他一般見識,這么評價別人,也算不上什么英雄好漢。”

    “嗯?”

    葉無名眉頭一皺,忽地冷冷看來。剎那間,周圍一切的喧囂聲,嘈雜聲都仿佛倏地消失了,處于一片死寂,葉無名目光冷峻,眼神如刀,筆直的麻衣,給人一種拔劍瞬間的凌厲霸道,整個人便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劍一般,直沖云霄,讓人不

    敢鄙視。

    “好可怕的劍氣!”

    周圍不少人感受到這股氣息,紛紛駭然看來,瞳孔放大,一動不動。

    “此人到底是誰?”

    “咱們妖劍城怎么出了這么一個怪物,看上去不像是妖劍宗的劍客。”

    “難道是別的地方來參加妖劍傳承的?”

    人群一個個駭然,只覺得在這股氣息下有些無法呼吸。

    “呵呵,難道我說錯了?”

    秦塵淡淡一笑,在葉無名的劍氣之下面不改色,擺擺手道:“告辭。”

    “塵少且慢。”葉無道急忙喊住了秦塵。

    “還有什么事嗎?”秦塵轉頭看過來。

    葉無道道:“我聽到了一個傳聞,神兵世家傅家老祖傅英杰因為傅塵云的事情已經來到了妖劍城,并已經把傅塵云撈了出來,現在傅塵云正在到處打探你的消息,想找你一雪前恥,你自己小心了。”

    “多謝,不過,無所謂,他想來,就讓他來好了。”秦塵擺擺手,轉身離開,看不出任何擔憂。

    待秦塵離去后,葉無道抱怨的看著葉無名:“大哥,你怎么可以這么說話。”

    “呵呵,大哥收回剛才的話,那小子,有點意思。”

    葉無名嘴角突然勾勒起一絲微笑。

    能在他劍氣氣息之下泰然不變的少年,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頓時起了好奇之心。

    看著大哥嘴角的淡笑,反倒是葉無道愣住了,他還是第一次從大哥口中聽到這樣的評價,能讓大哥說出有點意思的人,絕非一般人能做到,哪怕是這妖劍宗的種子弟子,也未必吧?

    話說在秦塵離開之后,差點昏迷的許望和諸暨急匆匆的找了個角落,瘋狂摳嘴里的真石。

    片刻之后,嘴里的真石全都摳了出來,可嘴里的真石好摳,菊花中的真石卻是怎么也拿不出來。

    實在是秦塵彈手之間,運轉了一絲絲的真力,真石完全卡在腸道之中,動一下就疼的直冒冷汗。

    兩人沒有辦法,只能找了個醫館。

    這幾天周圍諸多天才紛紛云集,彼此之間交手的也比比皆是,每天都有不少人在切磋中掛彩,為了防止耽誤幾天后的妖劍傳承,都紛紛來醫館醫治,導致醫館中人滿為患。

    但兩人實在等不及,在所有人瞠目結舌的目光中,急著讓醫師醫治。

    醫師看兩人的確狼狽,倒也沒有拒絕,簡單給臉上治療包扎后,許望和諸暨還不走,拉著醫師就要往小屋里面鉆,說還有病情。

    現在生意這么忙,醫師自然不愿,直接讓兩人說出哪里還有病情,可兩人怎么開的了口?只是拉著醫師往里面走,頓時惹來了其他人的不滿。

    那醫師也面色不悅,冷眼拒絕,兩人實在沒辦法,疼的不行了,再換個醫館,恐怕昏死在半路都有可能,只能直接說出了問題所在,頓時引來了眾人的哄堂大笑。

    這看熱鬧自然不嫌事大,吃瓜群眾紛紛議論兩人是如何把真石塞到那里面去的,一個個描繪的繪聲繪色,最后總結出兩個字:會玩!

    聽得許望和諸暨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兩人治療完之后,哪還有臉繼續待著,在眾人的笑聲中迫不及待的離開了醫館。而后,兩人找了個地方換上新的衣物,這才重新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