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107章 種子弟子

武神主宰
     諸暨的臉色自然愈發難看,他可是被連續教訓了兩次,要是事情傳回風連城,他還怎么見人?

    許望也好不到哪里去,堂堂劍谷大弟子,居然被人爆了句,這傳出去,他就是劍谷的一個笑話。

    他恨恨的握著拳頭,臉色鐵青鐵青。

    從小到大,他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侮辱。

    不過,只是與秦塵交手了一次,他就明白了,自己遠遠不是秦塵的對手,哪怕是再上去幾次,也都是被教訓的命。

    “哼,仗著自己修為強大,難怪如此有恃無恐,要不是你,我怎么會被這小子如此凌辱?”

    許望氣得發瘋,狠狠抽了諸暨一巴掌,諸暨這時候哪里還敢反抗,只是咬著牙道:“許望大哥,我也不知道此子實力竟然這么強,不如咱們算了吧?”

    諸暨是真的被搞怕了。“算了?”許望兩眼噴火,“本少受到如此凌辱,豈能算了,仗著自己實力強就了不起么?妖劍城,可不是他一個外來者能一手遮天的地方,能教訓他的人,也不是沒有,畢竟這妖劍城,還是妖劍宗的地盤。

    ”

    “許望大哥你這是準備找妖劍宗的朋友出頭?”

    諸暨目光頓時亮了,連許望大哥都不是秦塵對手,他都心灰意冷了,但聽到許望說妖劍宗,他頓時精神抖擻。

    妖劍宗是方圓數十個勢力中,唯一的皇級勢力,妖劍宗中的任何一個內門弟子,都不弱于許望大哥,找個能教訓那小子的高手,再簡單不過。

    “哼,這回你可踢到鐵板了。”許望怨恨的說道,雙眸之中滿是冷芒:“光找我朋友,根本不夠,我那些朋友雖然強,但也強的有限,而且妖劍宗規矩嚴苛,他們只是內門弟子,根本不敢肆意生事。”

    “那許望大哥你的意思是?”“我這一次過來,除了參加妖劍傳承,第二個是為了搭上妖劍宗種子弟子韓立,代表劍谷支持他爭奪宗子一位,現在韓立種子弟子已經答應,我等于已經是韓立種子弟子的追隨者,韓立大人必然會替我報仇

    !”

    “種子弟子韓立?”

    諸暨大驚。

    在妖劍宗,弟子分雜役弟子、外門弟子、內門弟子和種子弟子。

    其中內門弟子,已經是妖劍宗極為牛逼的一股勢力,足以在這妖劍城橫著走,只要有所成就,幾乎將來都能成為妖劍宗的執事和外門長老,若是運氣好一些,甚至能成為內門長老。

    而種子弟子,地位還要在內門弟子之上。

    種子、種子,何為種子?那就是妖劍宗最核心的幾名弟子。

    這些弟子,都是從內門弟子中抽調出來的最頂尖天才,各個實力驚人,身份無雙。

    一般而言,妖劍宗的每一任的種子弟子都只有寥寥數人,少則三兩人,多則五六人,不會再多。

    這些種子弟子,享受宗門最好的資源,各個都是按照宗子的規格培養,而宗子,便是妖劍宗未來的宗門人稱號。

    也就是說,所謂的種子弟子,一旦脫穎而出,便能成為妖劍宗的宗子,并在數十年后,現任宗主卸任之后,成為新一任的宗主。

    就算是競爭失敗,成為不了宗子,將來成為一個內門長老也是輕而易舉。

    這是何等的地位?

    妖劍宗是方圓數十個勢力中唯一的皇級勢力,能成為妖劍宗的宗主,這又是何等的身份?

    他諸暨雖然是風連城的繼承人之一,但想要搭上妖劍宗的種子弟子,那是根本不可能,也唯有許望這樣的劍谷大弟子,才有那么一絲可能。

    畢竟劍谷在周邊數十個王級勢力中,也算是排名前列,不容小覷。

    “許望大哥,你去見韓立大人,不如帶上我一起,我風連城,也愿支持韓立大人。”諸暨湊了上來,能巴結上妖劍城的種子弟子,未來的宗子,以后在妖劍城最還敢對他動手?

    “滾!”

    許望直接一腳踹了過去,要不是這家伙,自己會有現在的下場,還想讓他帶著引見韓立大人,癡心妄想。

    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德行。

    他一甩袖子,轉身就走,這個深仇大恨,他一定要報!

    “許望大哥,許望大哥!”諸暨追了幾步,卻被甩得越來越遠,只能停了下來,只能失望停下腳步。

    不過,想到許望大哥一定會報仇,到時候秦塵被韓立大人教訓的場景,內心便又興奮萬分。

    看來他得時刻注意一下,到時候看好戲就可以了。

    許望一路狂奔,很快就來到了韓立所在的府邸外,拿出令牌通報。

    種子弟子不一定非要住在宗門內部,也可以在外開辟府邸,畢竟妖劍宗考研的是種子弟子的全面能力,因此基本上每個種子弟子,都會在外有府邸居住。

    而劍谷答應支持韓立,韓立自然也給了許望通行的令牌,有事隨時可以來覲見。

    在下人的帶領下,許望很快來到了客廳之中。

    “許望,韓立大人在招待貴客,不過你既然有要事,韓立大人吩咐了屬下直接帶你進去。”

    那隨從也是一名青年,一身修為在七階初期,卻是一名妖劍宗的內門弟子。

    妖劍宗中,勢力錯綜復雜,弟子之間,也并非鐵板一塊,而是各自支持彼此的種子弟子。

    “多謝韓立大人厚愛。”

    許望心中一喜,韓立大人在見貴客的時候,都愿意見他,這顯然是看得起他,愿意把自己介紹給大人的貴客啊。

    只是他心中疑惑的是,能被韓立大人稱為貴客的,又是什么人物?

    想到這里,他放緩腳步,神色也變得肅然起來。

    “劍谷許望,拜見韓立大人。”

    一進去,許望便直接單膝下跪,拱手行禮。他雖是劍谷大弟子,但劍谷之中,也并非他一個天才,有很多人想取締他的位置,他想穩住大弟子的身份,就必須跟緊韓立,只要得到妖劍宗的支持,他別說一個大弟子,哪怕是劍谷掌門,到時候也非他

    莫屬。

    所以行此大禮,并不覺得丟人。

    “呵呵,許望,你乃是劍谷大弟子,何須行此大禮,來來來,起來吧。”韓立是個二十五六的青年,渾身氣質不凡,心中對許望的表現滿意至極,可嘴上卻還謙虛的說著,帶著得意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