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113章 上門挑釁

武神主宰
     “風行宗楊凌!”

    底下的人紛紛驚呼,認出了對方。

    風行宗,同樣是一個不弱于妖劍宗的皇級勢力。

    眾目睽睽之下,楊凌身形晃動,直接落在水樂清身邊。

    “楊兄!”

    “水兄!”

    兩人拱手,哈哈大笑。

    有楊凌助陣,水樂清一方氣勢大漲。

    還沒等眾人喘過氣來,又是一尊天驕駕到。

    轟!

    狂暴的勁氣漫卷,如神龍翱翔九天,霸道的氣勢縱橫開來,令人呼吸急促,體內血氣不暢。

    這是一名身穿青袍的男子,姿態狂放,如同一道劍光,唰的一下,直接落在了韓立身側。

    “天羅皇朝杜青城!”

    “天羅十杰!”

    人群狂震,一個個驚駭莫名。

    這可是一個比妖劍宗還要可怕的龐然大物,天羅之名,北天域何人不曉?

    此時此刻,諸多強者云集,唯有冷星峰身邊未有強者聚攏,另外三大種子弟子身側,具有皇級勢力頂尖高手助陣,火藥味極濃。

    時間流逝,很快,場上聚集了至少數千人,彼此按照各自的陣營站在一起。

    “韓立大人!”

    韓立身邊,許望小心的靠近過來,小心翼翼說道。

    “哦?”

    韓立笑了起來,知道許望所為何事的他淡淡一笑,道:“之前得罪你的是哪個家伙?”

    杜青城也好奇的看過來。

    許望心中大喜,知道韓立是想為自己出頭,連一指秦塵道:“韓立大人,就是那小子,還有他身邊的那位姑娘,就是屬下所說的那姑娘。”

    順著許望的目光望去,韓立和杜青城瞬間就看到了秦塵和幽千雪,只這一看,兩人眸中倏地流露出亮色。

    “除了陳思思外,場上竟有如此女子?”韓立頓時驚嘆道。

    比容貌,徐燕已經稱得上是絕色了,但比起幽千雪卻還差了那么一絲,場上所有人中,也就陳思思和能幽千雪一比。

    但陳思思的氣質是嫵媚、魅惑,那種從內而外的氣息,讓所有武者都對其產生一種強烈的占有欲望,但幽千雪不同,她就像一朵盛開在雪山之巔的雪蓮花一般,給人一種前所未有的驚艷感覺。

    仿佛,凡塵中盛開的空谷幽蘭,那種氣質,優雅、高貴!

    “哈哈,韓兄,想不到你妖劍城,竟有如此女子!”杜青城一向高傲,醉心武道,但此刻也為幽千雪的容貌而驚艷,驚嘆出聲,眸光之中,帶有強烈的欣賞味道。

    “哈哈哈,杜兄,若是希望,不如你我將這女子拿下?”韓立笑著道。

    兩人在此談笑風生,引來無數目光注視,頓時,不僅是韓立和杜青城,整個廣場上的目光,都瞬間落在了秦塵和幽千雪身上。

    “唰!”

    韓立身形一晃,就已經來到了秦塵面前,高高在上的看著秦塵道:“小子,之前是你在我妖劍城撒野,擊傷了許望?你可知許望是本少的人?在這妖劍城傷了我的人,你準備怎么解釋?”

    韓立一過來,便冷然開口,整個人高高在上。

    他也有這樣的底氣,妖劍宗的種子弟子,在妖劍城,那還不是橫著走,哪怕是皇級勢力的天才見到他,也要乖乖低頭。

    周圍不少人見狀全都紛紛后退,心道這小子要完蛋了,在妖劍城得罪了妖劍宗種子弟子,這不是找死么?

    為今之計,只有乖乖磕頭認輸求饒,才有一線生機。

    豈料秦塵看到韓立,沒有任何恭敬之色,只是翻了翻眼皮,不耐煩的道:“你是誰?本少認識你么?需要向你解釋?”

    眾人狂震,一個個頭暈。

    這家伙傻了不成,竟然敢和韓立說這樣的話,這是找死的節奏啊。

    果然,韓立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在眾目睽睽之下,秦塵這么跟他說話,顯然是根本沒把他放在眼里。

    不過,他沒有直接發作,而是冷冷道:“本少韓立,妖劍宗種子弟子!”

    “哦,原來是妖劍宗的弟子,你求見本少有什么事?”

    求見你?

    眾人不由都是吐血,一個個臉色發白,大哥,站在你對面的可是妖劍宗的種子弟子,你敢這么說話,不想活了嗎?還竟然說求見你,哪怕是其他皇級勢力的宗子、圣子,也沒資格讓韓立去求見吧。

    “這小子太狂了吧!”

    “怕不是個傻子呦!”

    “唉,好好的一個姑娘,居然跟著一個傻子!”

    韓立也氣得發抖,恨不得直接一巴掌將秦塵拍死在這,不過在妖劍宗的地盤,他反而不敢這么貿然動手,不然以后傳出去,影響了妖劍宗的名聲,他豈不是成了妖劍宗罪人了?

    還想不想當宗子了?

    “小子,你之前在一夢千秋客棧門前,打傷我下屬許望,今日本少前來,就是要給許望討個公道?”韓立壓抑著怒氣道。

    轟!

    一股可怕的氣息從他身上爆發出來,如火山噴發。

    “許望?我有打傷你的人么?本少怎么不記得了。”秦塵不當回事的道。

    許望一下子來到秦塵面前,怒道:“小子,你在一夢千秋客棧前打傷了我,這么快就忘了?”

    秦塵瞥了許望一眼,淡淡道,“你說我打傷了你,有什么證據么?拿出來給大家看看,妖劍宗的人,就這么不講理的么?”

    “哼,我臉上的傷就是證據,還有,還有……”許望還想說自己菊花受傷,但還有了半天卻還是沒說出來。

    “小子,你剛傷人,就不敢承認?”韓立在一旁冷笑。

    “哦,我想起來了。”秦塵上下打量了兩眼許望,“原來是你這個登徒子,怎么,此人是你的手下?也就是說,他也是你妖劍宗的人?此人一上來,就滿口噴糞,你妖劍宗難道盡是這些貨色?”

    “放肆!”韓立勃然大怒。

    這等于是污蔑他妖劍宗,一旦傳出去,豈不是讓他顏面盡失?

    “難道你們妖劍宗敢這么做,就不允許本少這么說了么?”秦塵冷笑。

    人群頓時嘩然起來,劍谷的許望場上認識的人都不少,一向是個花花公子,秦塵身邊跟著這么一個美女,那許望起什么私心,雙方引起沖突的確很有可能。

    哪怕是現在韓立出手,也未必沒有看上那女子的意思。

    “是誰在此污蔑我妖劍宗弟子!”

    就在這時,一道冷哼聲響起,轟,緊接著,一股可怕的氣息降落而來,瞬間鎮壓在場上所有武者身上。是八階武皇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