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115章 殘缺口訣

武神主宰
     “既然是葉賢侄開口,那定然不會有錯了。”燕十九大笑之后,看向韓立,厲喝道:“丟人現眼,還不回去。”

    “是,掌教。”

    韓立臉色漲紅,心頭對秦塵充滿怨恨,但卻不敢違背燕十九的命令,轉身回到廣場前方。

    “還有你,慫恿我妖劍宗弟子為惡,念在你劍谷份上,老夫不殺你,給我滾出去,剝奪你妖劍傳承資格。”

    手掌一揮,燕十九直接將許望拎起,仿佛小雞一般扔出了妖劍廣場。

    許望一頭栽在妖劍廣場外的地上,摔了個狗啃屎,卻半句話不敢說,灰頭土臉站起來,灰溜溜的跑掉了。燕十九掃視眾人,洪聲道:“諸位,我妖劍宗行事,一向講究公道,便是開啟妖劍傳承也是如此,之所以不限制勢力、修為,目的就是為了讓我北天域的劍道武者們,都能有提升的機會,在劍道一途上,越

    走越遠。”

    “爾等相互之間競爭可以,但若慫恿我妖劍宗弟子為惡,就休怪本座不客氣。”

    燕十九洪亮的聲音在天地間回蕩,引來周圍紛紛議論,對妖劍宗各個敬佩不已。

    的確,作為一個宗門,除了妖劍宗外,很少有別的宗門會把歷練、傳承、考核的機會放開給別的勢力弟子的,其它勢力哪個不是敝帚自珍。

    “燕宗主說的好。”

    “不愧是妖劍宗,我等佩服。”

    眾人紛紛大喝。

    燕十九微微一笑,雙手虛按,洪聲道:“如今距離妖劍傳承真正開啟,還有一段時間,本座這里有一門上古時期的秘術,此秘術,乃是我妖劍宗從妖劍傳承中所得。”說到這,燕十九嘆了口氣,道:“只是秘術殘破,無法窺得全貌,今日諸位天才劍客云集,本座就拋磚引玉,諸位若是能將這幾句殘訣破解了,我妖劍宗將以貴賓之禮相待,給予對方名譽長老一職,以后,

    我妖劍宗劍閣中的劍術,任其修習。”

    “哈哈,好!”

    “燕宗主豪氣!”

    “到底是什么秘術,還請燕宗主給之一覽。”

    所有人都來了興致,妖劍傳承中得到的殘破秘術?到底是有多重要,竟能讓燕十九做出這么大的承諾?

    一宗劍閣任其修習,這簡直就是整個宗門都向其開放啊。

    眾人紛紛動了心思。

    燕十九似乎早有準備,取出厚厚的一疊紙,分發給場上諸多天才劍客。

    葉無名和葉無道也各自拿了一張,仔細觀看。

    幽千雪自然也不例外,心中充滿好奇,能讓妖劍宗宗主這么推崇的上古秘術,究竟是什么寶物?

    倒是秦塵,沒有去拿。

    “秦兄,難道你對著上古秘術,不敢興趣?”葉無名疑惑道。

    “呵呵。”秦塵微微一笑:“燕宗主說的這么隆重,此秘術,定然非同一般,在下豈會不敢興趣,只不過,連妖劍宗舉宗之力也沒能破解,憑我們幾個,想要破解,恐怕不可能吧!”

    燕十九的劍道造詣他早就見識到了,在劍意領域,已經達到了極高的領域,連他都沒能破解的劍道秘術,他們這些人也想破解?難!

    不過,他也不是完全不敢興趣,在幽千雪拿出來的時候,也湊上去看了一眼。

    這的確是一份殘訣,總共十句口訣,有六句是完整的,剩下四句有所殘缺,殘缺的地方或多或少,有的一句只殘缺了一個字,有的卻大部分殘缺。

    秦塵僅看了一句,目光頓時一凝。

    他有種感覺,這十句口訣,應該只是這秘術開頭的一部分,但僅僅是一個開口,卻蘊含了劍道極致的道理。

    這世上竟然還有這等劍訣?

    秦塵駭然,凝神看去,將每一句,都字字琢磨。

    這一看,體內劍意頓時蠢蠢欲動,有種躍躍欲試,試圖破開桎梏的沖動。

    “這么強?”

    秦塵震撼,他的劍意,在御劍術的幫助下,已經到了凝練實質的地步,能夠將劍意,凝練成真正的劍氣,這幾乎是許多八階后期巔峰武皇都未必領悟到的境界。

    秦塵前世,也差不多只是走到了這一步,可如今這劍訣,僅僅是殘缺的六句,研習下來,體內劍意竟有種要隨之突破的感覺,這有多可怕?

    不敢想象。

    秦塵有種感覺,他如果能將這十句口訣補全,在劍道規則的領悟上,定然能更進一步,達到一個前世都不曾進入到的境界。

    難怪燕十九愿意花如此代價,去破解這劍訣,若是真能破開,整個妖劍宗的實力,將會突飛猛進,得到一個質的飛躍,甚至因此一舉達到整個北天域都矚目的地步。

    秦塵敢肯定,在燕十九手中,定然還有下半部分的口訣,只不過沒拿出來而已。

    不僅是秦塵,其他劍客也都紛紛感覺到了這十句口訣的可怕,因為當他們輕輕閱讀前六句口訣的時候,體內劍氣蠢蠢欲動,仿佛自行要進行生長,突破。

    不可思議。

    一時間,所有人都按奈不住,根據這六句口訣進行修煉,并且試圖補全這剩下的四句口訣。

    嗡!

    一旁幽千雪身上,也散發出一股凌厲的氣勢,顯然不由自主的,運轉這口訣心法。“幽千雪,停下!”秦塵臉色微變,急忙將幽千雪驚醒,面對幽千雪疑惑的目光,沉聲道:“這劍道口訣,十分玄奧,恐怕已經涉及到了劍道規則的最高境界,如果是完整的秘術,修煉沒事,但此口訣僅僅是

    殘訣,一個失誤就會弄傷自己,并且絕不能錯一個字,否則強行修煉,就是自尋死路。”

    這就和丹方很像,一張丹方,往往涉及有數十種藥材,以及數十上百個煉制過程,整個過程,必須十分完美,藥材的比例和種類,必須沒有一點錯誤。

    一旦發生一點錯誤,強行煉制,只會煉制出廢丹,甚至還有可能危及性命。

    幽千雪有秦塵阻止,可其他劍客,就未必有這么好運了。

    “啊!”

    一名劍客雙眼通紅的盯著手中的口訣,強行運轉,試圖突破,可突然間,慘叫一聲,整個人體內暴涌出一股滔天的劍氣,整個人噗的爆碎開來,尸骨無存。

    噗噗噗!接二連三的爆鳴聲響起,一瞬間,起碼有十多人被體內涌動的劍氣斬殺,化為血霧,消散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