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116章 傳承開啟

武神主宰
     這駭然的一幕,將所有人都驚得紛紛清醒過來,駭然的看著那爆為血霧的十多人。

    這哪里是什么劍訣,根本就是殺人之術。

    眾人紛紛看向燕十九,道:“燕宗主,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燕十九臉上露出苦笑之色,急忙道:“諸位,本座忘記說了,此殘缺秘術,極為可怕,若是自身劍道修為不夠,一旦強行修煉,就會引動體內劍意,導致斬斷自身生機,所以,在沒能破解最后四句口訣之前

    ,諸位還是不要胡亂修煉,以免引來殺身之禍。”

    眾人聽到這話,差點吐血,紛紛無語看著燕十九。

    這么重要的事,你現在才說?都已經死人了,說出來有什么用?燕十九臉上也有著尷尬之色,連對一旁的妖劍宗執事一揮手道:“你們幾個,調查一下,死掉的是哪個勢力的武者?這些人是因我妖劍宗而死,不能默默無聞,找到對方的勢力所在,奉上我妖劍宗的賠償。

    ”

    “是,宗主。”

    幾名執事立馬下去開始進行調查。

    眾人看到這一幕,也不知該說什么好。

    只是對手中殘缺秘術,興趣更深,能讓七階武王級的劍道強者爆開的秘術,究竟何等可怕?

    一個個紛紛凝神看去,愁眉苦臉,不斷嘗試破解。秦塵冷冷一笑,看了眼燕十九,這燕十九之前應該是故意不將缺陷說出來的,因為在眾人不由自主修煉之時,秦塵清楚的發現這燕十九,在觀察場上每個人身上的劍意情況,顯然是想利用場上的諸多劍客

    來替他試驗這殘缺秘術,好完善其中內容。

    還真是好手段。

    秦塵心中冷笑,卻沒道破,目光落在那殘缺秘術之上,體內劍意,輕微的調動,也開始嘗試起來。

    能讓劍客修煉的時候,劍意膨脹,甚至讓修煉者自行爆體的劍道秘訣,秦塵也忍不住好奇,想要窺探其中奧妙。

    當然,他沒像其他人一般直接運轉,而只是利用一股劍意,去進行窺探。

    咦?

    秦塵立即露出了驚訝之色,因為他發現自己運轉的時候,腦海中的御劍術,竟隨之一起運轉起來,兩道力量,融為了一體。

    怎么回事?

    難道說,自己的御劍術和這殘缺秘術,本為一體?

    這極有可能,自己的御劍術,乃是從古南都傳承所得,屬于遠古秘術之一,最逆天的劍道武技之一。

    而這殘缺秘術,顯然也是某種遠古劍道秘術,彼此有什么淵源,也并不意外。

    “試驗一下!”

    秦塵將御劍術和這殘缺秘術結合在一起,同時運轉。

    嗡!

    他體內的劍意,隱隱震動,霎時間,原本已經達到了極致的御劍術,竟然再度有了提升。

    怎么可能?

    秦塵大驚。

    御劍術共分三重。

    第一重,是最基本的御劍術,可以操控飛劍,隔空殺敵,只能進行簡單的調整,靈魂力越強,操控的距離越遠,在靈活度上,比一般暗器真寶要差上一些。

    第二重,心動劍動,真正做到如臂驅使,殺敵不過一念之間,且速度極快,如驚鴻一瞥,靈魂力越強,速度也越快。

    到了這一重,就要比一般暗器真寶可怕上許多了。

    至于第三重,則是御劍術真正的奧義所在,人劍合一,可以分化出真元飛劍,練到最高境界,可以千里之外取人首級。

    當初秦塵在天魔秘境的時候,便已經將御劍術第三重人劍合一領悟,做到能夠凝練真元劍光的地步。

    可如今,他的御劍術竟然又有種想要提升突破的感覺,這讓秦塵如何不吃驚。

    難道第三重的人劍合一,并非是御劍術的最高境界?

    光是第三重的御劍術,便已經這般可怕了,若是御劍術再度提升,又是什么境界?

    “這一門秘術,我定要弄到,很有可能此殘缺秘術,和御劍術有某種聯系。”

    此時此刻,秦塵下定決心要得到這殘缺秘術,只是這是一門殘訣,而是還是在別人的手里,可不是說能得到就能得到的。

    “先將這些殘缺口訣演練一番。”

    秦塵仔細研讀這些口訣,從第一句開始,緩緩修煉,古怪的事情發生了,當他修煉到第七句殘缺口訣的時候,那殘缺的地方,竟然自然而然在他腦海中補全了起來。

    他有種感覺,這是完全正確的。

    “應該沒錯了,這殘缺秘術,絕對和御劍術有關,而且極有可能,是同一個人創立。”

    只有這樣,才能說明為什么御劍術會和這殘缺秘術產生共鳴,自動補全,否則根本無法解釋這一切。

    當下,秦塵繼續修煉,開始補全剩下的三個殘缺句子。

    另一邊,葉無名等人都是絞盡腦汁,冥思苦想。

    雖然他們沒有御劍術,但也知道這一門劍道的可怕,無不想要破解其中奧秘。

    只可惜,連妖劍宗舉宗之力都無法破解的秘術,他們如何能破開?一個個苦思冥想,卻無濟于事。

    另一側,秦塵卻已經將這殘缺秘術徹底補全,剎那間,秦塵體內劍意涌動,仿佛要突破桎梏,跨入一個全新的境界,但最終,還是沒能成功。

    可惜,這只有一張紙,區區十句口訣而已。

    秦塵心中一動,看來,他得想辦法弄清楚,妖劍宗究竟只有這十句口訣,還是有剩下的秘術。

    心思流轉,秦塵卻并沒有直接站出來,向燕十九告知自己已經補全了法訣。

    這簡直要嚇死人了,別人辛辛苦苦那么就都沒能研制出的法訣,你看幾眼就補全了,太引人矚目了。

    而且,現在說出來,萬一妖劍宗抱有別的心思,在別人的地盤上,秦塵想逃也很難。

    “看來,得將希望放在他們身上了。”

    秦塵抬頭,看了眼韓立等人,嘴角勾勒冷笑,這韓立幾人,身為妖劍宗的種子弟子,說不定會知道一些東西。

    “哼,這小子,看著就可惡,等進入了妖劍傳承中,本少定要他好看,讓他知道得罪我韓立的下場。”韓立心頭猙獰的喊道。

    一個多時辰過去,并沒人能解開秘術。

    燕十九臉上露出遺憾之色。

    同時。

    轟的一聲,那聳立在劍型高塔上方的巨劍虛影猛地震顫了起來,一個宏偉的門戶,一瞬間呈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妖劍傳承,終于開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