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145章 消消火

武神主宰
     “咦!”

    姬如月目光一愣,徐燕他們居然是從另一條岔道走過來的,難道這岔道并不只有一條正確的道路?

    她猜測的沒錯,其實到了后面,無數岔道中,起碼有數道岔路能夠通往山頂,所以他們一路上遇到的人才會這么少。

    幾千人,全都分散到了這無數岔道中去了。

    當然,也是因為秦塵推演的速度太快,已經趕到了最前方,畢竟,水樂清和徐燕都是妖劍宗的種子弟子,他們身上肯定有以最快速度找到正確道路的方法。

    看到徐燕的時候,水樂清和楊凌陰冷的目光頓時收了回來,他們可不想在這個老對手的面前失態。

    這時候徐燕也看到了水樂清,只是淡淡一笑。

    她雖然是女子,但并不代表她不能脫穎而出,得到宗子的身份。

    只是等她看到秦塵三人的時候,徐燕不由得美眸微微一縮,顯得有些吃驚。

    她是妖劍宗的種子弟子,擁有計算正確岔道的方法,所以才這么快才能趕到這里,距離山頂只有一點距離。

    可這秦塵三人居然也來到了這里,這意味著什么?

    對方破解這陣法的速度遠遠要超過自己。

    她心中驚駭,別人不知道,她自己當然清楚,宗門耗費了多少時間、多少精力、多少人力,才計算出了這岔道的正確道路。

    可現在一個少年,竟然就做到了?

    “徐仙子,就是他!”在徐燕上的身后,一名青衫武者突然指著秦塵。

    指我干嘛?

    秦塵向那人瞪了過去,眼神有點兇,沒辦法,剛剛干了一架,他對妖劍宗的人可沒什么好感。

    “聽說,你激活了金色劍道?”徐燕開口,向著秦塵問道。

    “什么?”水樂清失聲驚呼。

    這怎么可能?

    金色劍道也被稱之為無上劍道,從妖劍傳承至今,還沒被人激活踏足過,這被稱為不可能做到的契機,只有天地間的劍道至尊才能做到,必須對劍意的領悟,達到極致。

    可七階武王又豈能在劍意感悟上達到極致,所以在他們的想象中,金色劍道根本不可能有人激活。

    可現在,徐燕竟然說這小子激活了金色劍道,是在開玩笑嗎。

    水樂清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急忙又將自己的嘴給閉了起來。

    他看著秦塵,眼神中的嫉妒更加明顯。

    雖然從來沒有出現過,但水樂清并不認為徐燕是搞錯了。

    秦塵的天賦高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七階中期巔峰便能與楊凌對抗,這遠遠超過了皇級勢力天驕級別,能夠激活無上劍道似乎也不是那么不可能了。

    為什么這樣的殊榮不屬于自己?

    水樂清用力握著自己的雙拳,強行壓制著出手的沖動。

    如果是自己引動了無上劍道,根本不需要考核,直接就能成為宗門宗子,凌駕在徐燕和韓立三人之上。

    秦塵則是看了徐燕一眼,他還沒有與這個女種子弟子打過交道,他點點頭,道:“不錯。”

    看到這一幕的人太多了,他沒必要故意隱瞞,也隱瞞不了。

    聽到他承認,水樂清一方頓時傳來嘩然,諸多武者駭然看著秦塵,心頭驚顫,難怪此人之前能擊敗楊凌大人,竟然是激活了無上劍道的絕世天才。

    “徐仙子,還有那女子,之前也激活了一百條劍道。”又有人指著幽千雪道。

    這時候徐燕身后的一個人狐疑的看了眼姬如月,疑惑道:“徐仙子,這女子,似乎也很熟悉,和后來激活無上劍道的另一人很像,不過,那后來激活無上劍道之人,似乎是個陰柔男子,怎么”

    什么?

    那面具女子也激活了金色劍道?

    水樂清他們震撼的都快麻木了,嘴巴張的老大,怎么也合不攏。

    難怪這三個家伙這么變態,里面竟然有兩人激活了無上劍道,還有一人激活了一百條劍道,這怎么可能?

    他們中最強的水樂清,也才激活了九十二條劍道而已,這差距之大,簡直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一時間眾人內心全都嫉妒無比。

    陳思思也用柔媚的目光望著秦塵,眸光中秋波連連。

    徐燕笑了起來,道:“家師曾經說過,妖劍傳承中的無上劍道若是被激活,在其之上可得到傳承額外的獎勵,不知道幾位到底收獲了什么?徐某很是好奇。”

    秦塵不由目光一凝,對方是指劍草么?這妖劍宗的確有兩下子,徐燕的師父,定然是八階武皇,但絕對不可能進入過無上劍道,光是依靠推算就猜測出無上劍道上會有額外收獲,果然不一般。

    他不置可否,只是淡淡一笑,這已經涉及到了隱秘,他完全沒有必要回答對方。

    “我想請幾位忍痛割愛,若是有所收獲,徐某愿意出大價錢購買。”徐燕說道。

    秦塵搖搖頭,“什么收獲?姑娘想多了,秦某沒見過。”

    那劍草差點害死他,而且,他也只見到兩株而已,后來姬如月走在前面,就算有,也被姬如月得去了,他身上的確沒有。

    “秦兄,這你就不夠意思了,徐某記得,你和我妖劍宗韓立似乎有仇吧,若是閣下能將自己的收獲賣給我,徐某可以幫你居中調停一下,一點小事,想必韓立不會不賣我面子。”徐燕淡笑道。

    她信心十足,秦塵在妖劍城得罪了韓立,不管什么來頭,也得心驚膽戰,有這個條件,不怕對方不答應。

    秦塵冷笑看了對方一眼,這徐燕自我感覺也太良好了吧。

    自己需要他調停?

    “抱歉,我真不明白姑娘的意思,告辭了。”秦塵懶得和對方廢話,拱拱手,轉身就朝面前一個岔道走去。

    “站住,徐仙子和你說話,你什么態度。”頓時一名武者怒喝一聲,攔住了秦塵。

    “秦兄,你這就不夠意思了。”徐燕俏臉一沉,眼神也冰冷起來。

    天驕一怒,自然風云變色了。

    “你又是什么東西,秦塵說沒有,那肯定就沒有!”幽千雪開口,冰冷的寒氣彌漫,她雖然修為不高,但身上的氣勢卻可怕的驚人。“大家都消消火。”這時陳思思笑了起來,天生媚體媚態遍生,瞬間將場上肅殺的氣氛沖散的一干二凈,只見她笑若桃花,動人心弦,微笑道:“幾位開個價吧,到底要怎樣,才能把東西賣給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