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161章 有話好好說

武神主宰
     “噗!”

    下一刻,鮮血飛濺,一顆頭顱沖天而起,楊凌瞪大驚怒的雙眼,到死也不敢相信這一切,整個身軀在縱橫的劍氣之下被絞殺成粉碎,死無全尸。

    呼!

    緊接著楊凌的戰戟和儲物戒指瞬間落入了秦塵手中。

    什么?楊凌死了?

    整個過程收起來漫長,實則是在一瞬之間,剩下的諸多武者各個驚恐萬分,一個個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先前秦塵還在他們的圍攻下奄奄一息,眼看就要將他擒拿,可眨眼間,他們中兩大蓋世天驕之一的楊凌卻被瞬間斬殺,如此反轉,令每個人都心頭發寒,寒毛豎起。

    “七殺劍,殺!”

    他們震驚,秦塵卻沒有任何猶豫,一劍斬殺楊凌,秦塵體內劍意肆無忌憚的爆發,一股足以碾壓眾人的劍意彌漫而出,霎時,所有人呼吸一窒,仿佛置身煉獄一般。

    轟轟轟轟轟!

    無數劍光從秦塵身上暴掠而出,御劍術第三重人劍合一伴隨著極道殺劍的第二式七殺劍奧義,只見無數劍意凝聚而成的劍氣,朝吳軍等七名劍客暴掠而來,宛若風暴般將這一群人盡皆包裹。

    “不!”

    “怎么可能!”

    “不要。”

    噗噗噗噗……

    鮮血橫飛,血霧彌漫,秦塵全力出手之下,何其強大?哪怕是八階初期的武皇都能交鋒,這些才七階中期巔峰的天才們如何能抵擋?頃刻間便被絞殺成血霧,當場授首。

    “不可能,怎么可能……”

    此刻的水樂清已經完全呆住了,秦塵展現出來的實力,徹底震撼住了他。

    一劍,七大劍道天才隕落,這等實力,即便是他,恐怕也未必能做到。

    他心中大驚,只是還沒等他有所反應,秦塵手中的神秘銹劍已然卷起一道劍光,朝他席卷而來。水樂清臉色發白,怒吼一聲,手中長劍瞬間撩起,激射出一道劍光,砰的一聲,他那劍光僅僅抵抗了瞬間不到,便被秦塵的劍氣粉碎,恐怖的劍意籠罩住水樂清,劍招未落,他的身上已經出現了密密麻麻

    的劍痕。

    “該死,混元鼎!”

    水樂清怒吼一聲,頭頂之上,突然出現一面黑色古鼎,古鼎迅速旋轉,擋在他的身前。

    “砰、砰、砰……”

    數聲沉悶的聲音響起,水樂清頭頂上那個巨大的混元鼎已經入一個快速旋轉的磨盤一般,將秦塵神秘銹劍帶起的劍氣擋了下來,黑色巨鼎劇烈晃動,但卻硬生生的扛住了秦塵的攻擊。

    噗!

    但水樂清也不好過,身軀狂震,嘴角溢出一絲鮮血,臉色蒼白如紙。

    對面,秦塵見自己一劍未奏功,臉上也露出驚異之色。

    混元鼎?這是什么真寶,防御能力竟然如此厲害?他剛才那一劍,哪怕是半步武皇強者也要重傷,居然被這黑色大鼎完全攔了下來。

    聯想到自己的鎮魔鼎,秦塵不禁無語,自己最近似乎和鼎類的寶物,十分有緣。

    “你……你到底是誰?”

    一招擋住秦塵的攻擊,水樂清驚怒的盯著秦塵,再也沒有了先前的從容和自信,眼眸之中有的,只有無盡的驚怒和恐懼。原先秦塵展露出來的實力雖強,但也只是一般蓋世天驕的程度,可剛剛,秦塵突然出手之下,瞬間斬殺楊凌,這已經不是一般蓋世天驕能夠做到的了,畢竟楊凌乃是風行宗的核心弟子,同樣也是蓋世天驕

    級別的高手。

    他之所以要問這個話,是因為他絕不相信秦塵只是一個普通武者,這等實力的天才,甚至不是一般的皇級勢力能培養的,絕對是某個頂級勢力培養出的精英弟子。

    “要打就打,廢話真多。”

    秦塵根本就不想和水樂清廢話,這里雖然偏僻,可隨著時間流逝,進入到第三層的武者依然有不少,萬一有人遇見了是他殺了水樂清,他沒能滅口的話,那就大大的不妙了。

    所以秦塵根本就沒有回答水樂清的話,手中的神秘銹劍再次劈出。

    “極道殺劍!”

    “御劍術!”

    秦塵同時施展出了兩大劍術,之所以這么做,是因為他根本就沒打算讓水樂清逃走。

    水樂清的那個混元鼎的防御能力太過驚人,如果不將他那混元鼎轟開,他很難殺了水樂清。

    水樂清見秦塵根本不說話,毫不猶豫便再次攻擊了過來,立即就知道對方對他動了殺機,分明是不想給他活路。

    他再也顧不得別的,張口噴出一口鮮血,身上血脈之力瘋狂彌漫,同時長劍之上發出“嗡嗡”的聲音,帶著強悍的殺意被他祭出,這次卻不是為了拿下秦塵,而是想將秦塵斬殺在自己劍下。

    “怒劍狂浪!”

    水樂清知道危險,已經是拼出了吃奶的勁,這一劍之下,漫天劍氣猶如濤浪一般朝著秦塵席卷過去。

    “給我死!”他早就忘了要活捉秦塵,詢問出極道殺劍的劍訣了,此刻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將秦塵斬殺。

    只是當他拼盡全力的劍光落在秦塵揮斬出的劍氣上的時候,噗噗噗噗噗,他施展而出的劍氣,就已經在恐怖的劍意之下被轟爆開來,兩股恐怖的劍氣瘋狂交織碰撞。

    “轟……”

    恐怖的聲響在秦塵和水樂清之間炸開,水樂清被秦塵強悍的劍氣直接擊飛,張口再度噴出一口鮮血。

    這一次,不是他故意施展精血秘術,而是體內五臟六腑在秦塵的攻擊下被震傷后的吐血。

    水樂清心里駭然,剛才那一劍實在是他全身真元的爆發,也是他最強的一招,居然還是落在了下風。他想不到自己如此天才,竟然會在這里輸給一個名不經傳的小人物。

    雖然他很不想接受這個事實,可是事實就在眼前。

    “閣下,有話好好說!”

    水樂清心下驚恐,急忙開口說道:“之前是在下魯莽了,閣下如此修為,水某萬分佩服,大家不如化干戈為玉帛,交個朋友,以后我妖劍宗的大門,永遠為閣下敞開。”水樂清很不想服軟,可他知道這個時候面子是次要的了,相比面子,生命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