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162章 血脈詛咒

武神主宰
     有話好好說?

    秦塵冷笑,這時候求饒了,一開始的時候去哪里了?

    自己來這里參加妖劍傳承,根本不想惹什么麻煩,可這水樂清、韓立等人,三番五次對自己出手,真當自己沒脾氣么?

    之前是有人在,自己不能暴露實力,可現在既然動手了,又怎么會停手?

    否則一旦被執法殿懷疑上,那才叫真正的危險。

    所以秦塵根本沒理會水樂清,身形一晃便是再度殺來。

    先前他和水樂清交手引發的轟鳴實在是太大了,難保沒有被人聽到,他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將水樂清給斬殺在此,然后及時離開。

    “你……”

    水樂清驚怒萬分,他沒想到自己都求饒了,秦塵竟然還不放過他。

    他可是妖劍宗的種子弟子啊,對方如果殺了他,難道不怕出了妖劍傳承他妖劍宗的師尊和長老為自己報仇么?

    對方實力這么強,定然是某個大勢力的弟子,哪怕是得罪了自己,也根本無需害怕,因為自己根本拿他沒有辦法。

    就算是妖劍傳承結束,對方也完全不用擔心他妖劍宗的強者會為難他,畢竟這樣的天才,絕非普通皇級勢力能夠培養出來的,只要自爆來歷,難道他妖劍宗的強者還敢在這么多人面前殺了他不成?

    他完全不需要這么做啊!

    水樂清緊張了,同時驚怒萬分,因為他根本不明白,秦塵為什么非要殺了自己不可,除非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

    不得已的原因?

    突然,水樂清眼珠子驀地瞪圓,心中涌現一個難以置信的可能。

    “你……莫非你和執法殿捉拿的那兩個人有關……”

    水樂清直接就驚呼出聲。

    除了這個可能,他想不出對方為什么非要殺了自己不可,而且明明如此可怕,之前卻非要隱藏實力,這根本不符合常理。

    水樂清的話一出,秦塵目光更冷,他沒想到這水樂清如此精明,居然能把他和執法殿聯系起來,如此一來,就更不能讓他活下來了。

    “鎮魔鼎!”

    轟!

    秦塵頭頂之上,瞬間出現一古樸巨鼎,黑色巨鼎散發出滔天的魔氣,瞬間就將水樂清頭頂的混元鼎氣息給壓制了下去,而后狠狠轟出。

    在鎮魔鼎的氣息下,水樂清頭頂的混元鼎就如同見到了帝王的臣子一般,頓時瑟瑟發抖,氣息不斷的晃動。

    “果然……你……”

    感受到秦塵身上愈發濃烈的殺意,水樂清頓時驚怒萬分,此刻他心中充滿了后悔,后悔自己為什么要把這個猜測說出來。

    之前,他還是只是有所懷疑,可現在看到秦塵的表現,他肯定秦塵之所以隱藏實力,非要殺了自己,絕對和執法殿捉拿的那兩個人脫不了干系。

    走,必須立即就走,此人竟真和執法殿捉拿的高手有關,絕不是他能力敵的。

    深吸一口氣,水樂清猛地將混元鼎轟出,同時身形就要朝外掠去。

    此時,他寧愿自己直接離開劍意塔,也不想繼續和秦塵糾纏下去。

    秦塵豈能讓水樂清逃走,如果水樂清非要和他糾纏,說不定他還要施展一些底牌才能殺了此人,不過既然他要逃跑,那就怪他運氣不好了。

    九星神帝訣催動到極致,鎮魔鼎上霎時爆發出一團恐怖的魔氣,如同一片大陸蓋壓而下一般,瞬間封鎖住水樂清周身的空間。

    水樂清心里大駭,他有種感覺,自己若是只顧往前沖絕對會在瞬間被轟殺成渣,所以危機之中,他反而停下了腳步,咬著牙,竭盡全力催動混元鼎,用力轟擊而出。

    “轟!”

    鎮魔鼎與混元鼎碰撞在一起,驚人的轟鳴響徹天地,只聽得咔嚓一聲,水樂清頭頂上的混元鼎竟然出現了一道裂縫,裂縫迅速蔓延,緊接著轟咔一聲,那極為恐怖的真寶巨鼎頃刻間爆碎開來,在虛空中四分五裂。

    不可能!

    水樂清心中震驚的怒吼,就算是八階的真寶,也不可能將自己的混元鼎給震碎,這到底是什么寶物?

    可是水樂清也知道這個時候不是他繼續想對方真寶的時候,他想也沒有想,直接就祭出了一張符箓,嗡,那符箓瞬間亮了起來,籠罩住了水樂清,同時一絲空間波動在這劍意塔中傳遞而出。

    水樂清顯然是想利用這空間符箓,直接逃離劍意塔,甚至連妖劍傳承也顧不得了。

    秦塵目光一凝,空間符箓,這水樂清身上的寶物不少啊。

    不過既然動手了去,秦塵又怎會沒想到這個可能。

    他一抬手,嗡,他手中瞬間彌漫出一股空間奧義,那空間奧義融入水樂清身上的光芒之中,令那光芒驀地閃了一閃,原本水樂清即將離去的身影,也隨之停滯了一下。

    而就是這一瞬間的停滯,給了秦塵出手的機會。

    轟!

    黑色鎮魔鼎瞬間蓋壓而下,在水樂清驚怒的目光中,將他整個人連同那張空間符箓一同籠罩在其中。

    不!

    水樂清整個人在鎮魔鼎氣息下瞬間龜裂開來。

    此時此刻,他的心中充滿了無盡的后悔,可是此刻后悔也沒什么用了。

    他甚至想喊出秦塵的名字,好讓別人知道是秦塵殺死了他,可是在鎮魔鼎的氣息下,他連張開嘴都沒有辦法。

    噗!

    僅僅是一瞬間,水樂清整個人便被轟爆了開來,整個人像是被砸爛的西瓜一般,殘肢斷臂四處飛濺,而后又在鎮魔鼎的鎮壓下,化為齏粉。

    “呼!”

    總算殺死了。

    秦塵松了口氣,迅速將水樂清的儲物戒指等東西收了起來,可突然,從水樂清爆碎的身體中,一道無形的血色光芒暴掠而出,就要沒入秦塵身體。

    “嗯?是血脈詛咒?”

    秦塵臉色微變,血脈詛咒是武者臨死前,通過燃燒血脈,給敵人下詛咒的一種方法,一旦被血脈詛咒籠罩,對武者的身體將會有巨大的損傷。

    這還罷了,以秦塵現在的實力,花個一些功夫磨掉這血脈詛咒并不是什么難事,但雖然他能消除血脈詛咒對他的影響,可他身上依舊會殘留下一絲水樂清血脈的氣息。

    到時候出了妖劍傳承,一旦被妖劍宗的人感知他身上水樂清的血脈氣息,那他將必死無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