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164章 栽贓嫁禍

武神主宰
     “是誰,給我留下!”

    韓立低喝一聲,朝那人影暴掠而去,同時一劍悍然斬出。

    那黑色人影似乎知道韓立會追來一般,在飛掠而起的瞬間,突然一掌劈出。

    轟的一聲,掌氣和劍氣在虛空中碰撞,雙雙泯滅成虛無。

    “好強!”

    韓立暗驚,剛才那一劍他起碼施展出了八成的實力,可竟然被對方一掌就攔下了,那黑衣人到底是誰?埋伏在這里又想做什么?

    還是說,對方就是擊殺水樂清的兇手?

    心中念頭一閃而過,韓立身形一閃,再度朝那黑色人影追蹤過去,此人行跡詭異,決不能讓他輕易離開。

    咻!

    眼看他就要追上對方,突然黑色人影右手驀地一抬,緊接著一道紅色流光猶如暗器一般,倏地出現在他面前。

    什么攻擊?

    韓立大驚,不敢大意,一劍閃電般劈在那紅色流光之上。

    啪的一聲,紅色流光粉碎,緊接著一股暴虐的氣息倏地沒入韓立體內。

    剎那間,韓立只覺得身上一冷,一股陰冷的力量,迅速的彌漫向他全身的血脈。

    這是什么鬼東西?

    韓立急忙燃燒體內血脈,轟,可怕的血脈之力如同汪洋一般釋放,這才將那陰冷力量阻擋在外,而等他再度抬頭的時候,之前那黑色人影早已消失在了灰霧之中,不見了蹤跡。

    “該死!”

    韓立憤怒的低喝了聲,那陰冷力量在他的血脈之力下,迅速被消融,很快便清除的一干二凈,可不知道為何,韓立心頭卻始終縈繞一股極為不舒服的感覺,仿佛沾染上了什么不好的東西一般。

    唰!

    突然一道人影在韓立身邊落下,韓立一驚,等發現來人之后,才是放心了下來。

    正是杜青城。

    “韓兄,這里剛才發生了什么?”杜青城掃了眼狼藉的戰場,眉頭皺起,而后,他看向韓立手中的黑龍劍,失聲道:“韓兄,這不是水樂清的兵器么?難道你殺了水樂清?”

    “我?”韓立一愣,冷哼道:“怎么可能?我來的時候,水樂清就已經被人擊殺了,剛才還有一個黑衣人隱藏在這里,可惜,沒能被我攔下,給逃了,我懷疑剛才那黑衣人,很有可能是殺死水樂清的人。”

    嗖嗖嗖!

    而在韓立解釋的時候,戰場外,急劇的破空之聲響起,一瞬間,起碼有十多人出現在戰場附近,看到鮮血淋漓的狼藉戰場和手持黑龍劍的韓立,一個個神色大驚。

    “黑龍劍?韓立,你為了宗子之位,竟然殺了水樂清?”

    一道憤怒的聲音響起,只見徐燕難以置信的看著韓立手中的黑龍劍,眼眸中流露出震驚之色。

    不僅是她,其他武者也都各個目光駭然。

    雖然水樂清等人都被秦塵轟成了碎渣,但從戰場上的衣袍和氣息來看,這里剛才死了不少人,而這些人,正是水樂清和楊凌一行。

    這韓立竟然為了爭奪宗子的位置,殺死了競爭對手水樂清?

    整個劍意塔第三層瞬間轟動了起來。

    狠,太狠了。

    同為妖劍宗弟子,這韓立居然也下得去手,簡直讓人感到難以置信。

    就算是韓立能闖到劍意塔更高層,可他為了往上爬,居然對自己宗門的同門下手,這樣的人,妖劍宗宗主真會讓他擔任宗子么?

    一時間,眾人議論紛紛,各個震撼不已。

    韓立的臉色驀地變了:“徐燕,你胡說什么,水樂清不是我殺的,而是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徐燕冷笑:“剛才我們都聽到了,水樂清他們臨死的時候,曾經喊過你的名字,若不是你殺的,對方為何臨死的時候會怒吼你的姓名?”

    “還有你手中的黑龍劍,水樂清若不是你殺的,這黑龍劍怎會在你手中?”徐燕眼神憤怒。

    “是啊,剛才水樂清他們臨死前曾怒吼過韓立的名字。”

    “我也聽到了。”

    “現在水樂清的兵器也在韓立手上,不是他殺的還能是誰?”

    “所有進入劍意塔的武者中,能斬殺妖劍宗種子弟子的天才寥寥無幾,而這韓立正是其中一個,不是他殺的,又能是誰?”

    實在是韓立來的時間太湊巧了,第一個來到戰場上,并且還握著水樂清的寶兵,讓人不得不懷疑。

    “你們”韓立心中一慌,怎么會這樣?

    如果水樂清真的死了,一旦出了劍意塔,被宗主他們誤會是他殺了水樂清,到時候他哪怕天賦再高,在宗主等人眼中也會大大失分。

    雖然妖劍宗鼓勵弟子相互競爭,相互比拼,但絕不容許互相殘殺的事發生。想到這里,韓立急忙道:“你們都誤會了,水樂清的確不是我殺的,而是另有其人,我也是剛剛才來到這里,杜兄等人都可以為我作證。對了,剛才我還和擊殺水樂清的兇手交過手,是一名身穿黑衣的天才

    。”

    “讓杜青城為你作證?哼,杜青城本來就是你好友,難道不會替你說話?你還說你和兇手交過手,那你告訴我,兇手人呢?”徐燕冷冷道。

    此刻冷星峰也已經趕到了現場,目光冰冷。

    韓立沉聲道:“被兇手跑了。”

    “好一個兇手跑了。”徐燕冷笑起來,“有什么人,能在你韓立手下這么容易就逃走?韓立,你為了爭奪宗子名額,殺死水樂清,這件事,我必然稟報宗主大人,絕不能讓你逍遙法外。”

    “我們走!”

    帶著自己的手下,徐燕和陳思思轉身就要離開這里。

    唰!

    韓立身形一晃,瞬間攔住徐燕,怒聲道:“徐燕,我都說了,兇手不是我,你為何非要扣在我的頭上?”

    他渾身綻放濃郁的殺意,恐怖的殺意宛若實質,籠罩在徐燕身上。

    “怎么,殺了水樂清之后,你連我也要殺了?也對,只要我一死,你再殺死冷星峰,宗子之位除了你,還能是誰?”徐燕嘲諷道。

    “你”韓立氣得發抖,渾身綻放冷意,卻無力反駁,甚至,在這么多人的目光下,他連動手都不能。

    否則,豈不是直接印證了徐燕的說法?一旦如此,屆時他跳進天河也洗不清自己的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