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167章 猜到兇手了

武神主宰
     “你說什么?”

    冷星峰的這句話頓時將韓立給惹怒了,他鏘的一聲抽出腰間長劍,渾身殺氣四溢,宛若實質一般。

    這一刻,他甚至有了將冷星峰斬殺在此的沖動,只要冷星峰一死,宗子之位,定然是他的,雙眸之中,不由寒意更甚。

    就在這時,一陣腳步聲響起,徐燕從第四層步入了第五層。

    “什么?”

    看到韓立和冷星峰都已經在了第五層,徐燕頓時驚呼一聲,俏臉冰寒。

    她以為自己才是第一個進入第五層的,卻沒想到,冷星峰和韓立都比她快,而她顯然是最慢的一個。

    嗯?

    驚愕之后,徐燕第一時間就感覺到了場上氣氛的不對勁,而她在看到韓立手持利劍對著冷星峰的時候,瞳孔驟然一縮。

    韓立心中一驚,現在徐燕上來了,他自然不能連徐燕也都一同殺了,頓時將長劍收了起來,皺眉道:“徐燕,想不到也你這么快就進入第五層了。”

    這倒不是恭維,而是他進入第五層才僅有片刻功夫,徐燕便也來到了第五層,很顯然,徐燕雖然進入第五層的時間比他長,但也是相差無幾,幾乎沒有多少差別。

    “徐燕師姐,你來的正好,剛才韓師兄準備像殺死水樂清師兄一樣,殺我滅口,徐燕師姐應該也看到了吧?”冷星峰突然冷笑了聲。

    “冷星峰,你胡說什么?”韓立怒聲道,瞳光寒意綻放。

    冷星峰冷笑道:“怎么,在徐燕師姐面前,你還想動手不成?有本事你就殺了我,我倒要看看,連水樂清師兄都敢殺的韓立師兄,到底有什么能耐。”

    “你……”韓立大急:“徐燕,別聽他胡說八道,水樂清不是我是殺的。”

    如果真把水樂清之死扣在他頭上,那他就完了,就算獲得了第一,恐怕也會被宗門責罰。

    “不是你又能是誰?”

    “是……秦塵……對,是那秦塵,還有葉無名,是他們,一定是他們。”韓立一開始只是自己想辯解,可說到秦塵名字的時候,他目光瞬間亮了起來,厲聲道:“就是那秦塵,之前水樂清就曾和那秦塵交手過,此人心性卑劣,因此懷恨在心,再加上對方是唯一得到劍道石碑上劍

    訣之人,所以水樂清為了得到劍道石碑上的劍訣,因此才暗中對其動手,可誰料,對方狡猾卑鄙,反將水樂清斬殺。”

    “哦?他們有實力殺死水師兄?水師兄的實力,恐怕絕非普通人能斬殺的吧?”

    冷星峰冷笑。

    “你這是不知道,那秦塵實力極為可怕,我等先前與他交過手,我和水樂清還有徐燕聯手,都未能將那秦塵拿下。”

    “哦?那秦塵有這么強?”冷星峰面露驚異,他對秦塵還是有些好感的,沒想到此人實力竟然這么可怕。

    徐燕冷笑一聲:“那徐燕實力是不錯,可若說他能斬殺水樂清,我卻不信,更何況,水樂清不是對手,難道還不能逃?”

    “哼,那秦塵自然沒那么強,可那白衣女子的實力,你不是不知道,當初一劍之下,便能將你斬傷,若說她殺了水樂清,恐怕沒什么難度吧。”

    “她?”

    徐燕目光瞬間冷了下來,之前在通道上她被姬如月一劍斬傷,已經成為了諸多劍客眼中的笑話了,堂堂妖劍宗的種子弟子連別人一劍都接不下,傳出去,她的顏面恐怕會盡失。

    “那秦塵雖然殺不了水樂清,和如果是那女子突然出手,暗中偷襲,恐怕以水樂清的實力也很難躲過吧?”韓立冷笑道,他總算找到了一個說辭。

    徐燕心中一寒,雖然她不清楚韓立所說是真是假,但回想之前的那一劍,若說姬如月有斬殺水樂清的實力,并非毫無可能。

    畢竟對方可是踏上了無上劍道的絕世劍客!

    難道水樂清真是那白衣女子所殺?

    不對!

    徐燕又猛地搖頭,回想當初遭遇對方的場景,她很清楚的記得,當時遇到秦塵,她想要從秦塵他們身上得到對方在無上劍道上的收獲時,水樂清明確表示過曾和秦塵他們交過手。

    如果那白衣女子真有要殺死水樂清的想法,當時她們不在之時,便早就可以動手。

    畢竟當時白衣女子、葉無名、秦塵一行人,當時可是擋住了她和水樂清以及韓立等六大蓋世天驕聯手的。

    他們真想殺死水樂清,完全可以在她們和韓立不在之時動手,屆時水樂清他們死在那無窮通道中,任何人都不會知曉,根本用不著專門跑去劍意塔中殺人。

    “韓立,那白衣女子的確有擊殺水樂清的實力,不過,對方根本就沒有這么做的理由,別在那狡辯了。”

    徐燕冷笑一聲。

    好險,自己差點被韓立帶溝里去了,她深深看了眼韓立,心中流露出忌憚,不管如何,自己決不能和對方走的太近,否則,到時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冷哼一聲,徐燕當即不再理會對方,走到一旁,盤膝修煉起來。

    韓立見徐燕根本不理會自己,臉色鐵青,也冷哼一聲,不再搭理兩人,不過心中卻越想越激動。

    “白衣女子,對,一定是那白衣女子,還有葉無名,他們幾個聯手,是唯一能神不知鬼不覺擊殺水樂清的高手,人一定是他們殺的。”

    先前,心中完全沒有頭緒,韓立心中可謂是極為發慌,可如今,他隱隱感覺自己已經找到了兇手,頓時一顆心放了下來。

    “在我妖劍宗殺人,還想栽贓嫁禍給本座,本座倒要看看,你們如何逃過宗主大人的審問。”

    韓立原本有些慌亂的心,此刻瞬間平靜了下來,嘴角勾勒出冷笑,在這第五層感悟起來。

    而在韓立等人閉目修煉之時,越來越多的劍客,也進入到了第五層。

    陳思思、杜青城,還有葉無道。

    幾個時辰之后,第五層入口的地方,已經聚集了至少六人。但韓立他們期待的白衣女子、葉無名還有秦塵幾人,卻始終沒有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