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172章 我來教你

武神主宰
     天武大陸,說大,無比遼闊,說也極為渺小。

    前世的自己也叫秦塵,一旦和執法殿牽扯上干系,再傳入飄渺宮,若是被上官曦兒聽到,一旦懷疑起來,現在的自己根本無法和其對抗。

    因此自己決不能和執法殿牽扯上干系。

    見秦塵沉默下來,姬如月以為他還在猶豫,頓時道:“怎么樣,我這個交易不錯吧,以你的天賦,想來也是某個大勢力弟子,根本無需這樣低調,但你一路上,卻始終不說出自己是來自哪個勢力,顯然是有什么隱情,甚至有可能還是這妖劍宗敵對勢力的弟子。”

    “一旦你殺了妖劍宗弟子的事情傳出去,在妖劍宗的地盤上你難逃一死,而如果和我做交易,我便可保你不死。而且我的要求很簡單,我只想知道,你是如何領悟劍之域界的,你也知道我的身份,其實我根本不在乎你們北天域勢力間的爭斗,我只想提升自己。”

    “所以你告訴我如何修煉劍之域界,我保你安全,很公平,很合理。”

    原來是為了領悟劍之域界。

    秦塵松了口氣,這對他而言根本不算什么難題,而且對方是姬無雪的太孫女,也算是和自己頗有淵源。

    秦塵想了一下,便道,“好,不過我需要你立下天道誓言。”

    “你不信我?”姬如月無語,自己堂堂姬家弟子,會誆他?

    “呵呵,保險要緊。”

    “好,只要你傳授給我劍之域界的修煉方法,我便幫你隱瞞殺了水樂清的事實,如有違背,天誅地滅,可以了吧?”姬如月單手豎起,氣呼呼道。

    “還不夠,你還得替我隱瞞有關我的一切,所有你看到的東西,除了你一人之外,決不允許告訴其他人。”

    “神神秘秘。”

    姬如月無語,這小子也太小心了點,難道還怕自己用別的方法告密不成?以為自己是誰啊。

    秦塵也是沒辦法,他不得不小心,否則姬如月雖然不把自己殺死水樂清的事情說出去,可若和她姑姑說了有關自己的其他訊息,以姬紅塵的聰慧,說不定就會懷疑到自己頭上,到時候豈不是更加麻煩?

    姬如月沒辦法,又重新立了誓,秦塵這才點了點頭。

    “好,你先稍等,等我先把那死怨之氣消除掉了再說。”

    “你要消除死怨之氣?”姬如月吃了一驚,直接搖頭道:“這是絕對不可能的,據我所知,想要祛除死怨之氣,必須是八階皇級血脈師才有一定可能,在這北天域,根本就沒有八階皇級血脈師,而且,難道你不相信我能護住你?我說了,只要我開口,紅纓絕不會暴露你的。”

    “這你就不用管了。”

    秦塵話音落下,將自己的靈魂力運轉道極致,只是這運轉到極致的靈魂力并不衍伸出去,而是仔細的在自己身體周圍環繞,一遍又一遍的查看。

    數十遍后,秦塵果然在身上感應到了一絲淡淡的怨毒氣息,只是這氣息極為隱蔽,哪怕秦塵現在的靈魂修為,也僅僅只能掃到些微的感覺而已。

    這應該就是水樂清他們留下來的死怨之氣了。

    而后秦塵毫不猶豫的祭出了青蓮妖火,在青蓮妖火的炙熱下,那陰冷的氣息似乎在變淡,但是速度并不快。

    秦塵嘆息,自己還是修為弱了些,如果是八階武皇,豈會這么麻煩?直接一掃就能破滅了。

    而后他又施展出了雷霆血脈,無數雷光宛若游蛇一般彌漫他的全身。

    雷霆血脈結合青蓮妖火,果然威力大增,那陰冷的氣息仿佛陽光的白雪一般被融化開來,十數個呼吸之后,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沒有了死怨之氣的困擾,秦塵感覺渾身上下輕松多了,之前還隱隱有種不舒服感,現在一下子就消散的一干二凈。

    秦塵這才松了一口氣,只要自己身上沒有死怨之氣,姬如月又不說,那么即便是那執法殿的人拿出極鏡來掃自己,也看不出端倪,自然也就不會懷疑上他。

    同時秦塵也有些后怕,當初自己在天龍寨對付執法殿赤練仙子等人的時候,只是將她們重傷,而沒能殺死她們,否則的話自己剛進入妖劍城的時候,恐怕就已經暴露了。

    還是他這些年一直在百朝之地廝混,警惕心不夠,到了更高的領域,行事要更加的小心小心,因為那些強者們的手段實在態度了,一個不小心,便有可能暴露。

    收起青蓮妖火和雷霆血脈,秦塵剛準備開口,姬如月卻是震驚的看著秦塵,目瞪口呆道:“你竟然真的把身上的死怨之氣給清除干凈了?”

    死怨之氣,那可是八階皇級血脈師才能清除的東西,除此之外,其他人別說清除,想要發現就很困難。

    可現在,一個七階中期巔峰的小子,居然用血靈火和血脈之力直接把死怨之氣給清除掉了,對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姬如月這才明白過來,秦塵為什么先前要讓自己發那樣的誓了,只要自己不說,根本就沒人能看的出來他曾經殺了水樂清和楊凌,哪怕是紅纓也不行。

    這顯然比她簡單的保護對方,要更加高明的多。

    “你不是想知道劍之域界的修煉方法么,我來教你。”

    秦塵自然不會去解釋什么。

    事實上,他之所以能消除死怨之氣,還是因為他前世便是一個巔峰的皇級血脈師,否則換個其他人,哪怕是擁有他的青蓮妖火和雷霆血脈,也不可能如此簡單便清除掉死怨之氣的。

    在秦塵的講解下,姬如月很快就弄明白了劍之域界的修煉方法,此刻的她,心中更加震驚。

    因為她這才發現原來修煉這劍之域界居然要用到空間奧義的知識,難怪她之前苦苦找不到方向,可是這秦塵,也不過七階武王,甚至修為還不如她高,又是如何領悟出來的?

    和秦塵待得越久,姬如月便感覺自己遭受的打擊越多,和秦塵比起來,她這個姬家的天驕,簡直弱的不能太弱了。

    之前的她一直對著北天域,有著極大的蔑視和高傲,可現在,她的心態徹底的放平了。

    所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真正的天才,真的要敬畏天地,這才能真正的踏上巔峰,這一次她算是受教了。

    莫名的,姬如月對秦塵,竟有了一絲敬佩和崇拜。

    這絲念頭誕生,連她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