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174章 詭異的第七層

武神主宰
     此刻。

    秦塵和姬如月卻已經找到了第七層的入口。

    兩人對視一眼,眼眸中都有著期待,這劍意塔的第七層中又有些什么?

    他們無法想象,在劍之域界之后,還有一個更高的境界,以他們現在的修為,甚至連想象都想象不到。

    兩人帶著迫不及待的心情,一同跨向第七層。

    本來,姬如月看秦塵十分不順眼,是根本不可能和他一同走入第七層的,但是在劍道未來的期盼面前,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就在兩人即將跨入第七層的時候,秦塵心頭突然涌現出一絲心悸,仿佛跨入第七層之后,他會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一般,跨出去的腳步,頓時猶豫了一下。

    “怎么了?”姬如月疑惑的看了眼秦塵。

    “我有種感覺,這第七層中,似乎有什么不好的東西。”

    “不好的東西,你想太多了吧?”姬如月瞥了他一眼,冷笑道:“這劍意塔中,蘊含劍意的無上境界,是劍客至高無上的圣地,這一次進入,下一次還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里面能有什么不好的東西?”

    “我也不知道。”秦塵表情十分嚴肅:“不過我對自己的感覺十分肯定,這第七層,絕對和前六層有所不同。”“既然如此,那你就別進去了好了,好不容易來到這劍意塔第六層,我絕對要看到第七層中究竟有什么東西,哪怕是一眼,也能讓我在劍道修煉上,節省數年乃至數十年的時間,甚至改變我的一生,所以,

    不管有多危險,我是絕不可能放棄的。”姬如月堅定道,眸光閃爍堅決的光芒。

    秦塵見狀,心中微微觸動。

    不得不說,姬如月這人除了漂亮之外,也有超出尋常的人格魅力。

    一般像她這樣的天驕,哪里還需要去冒險,在姬家什么寶物得不到,結合她的天賦,將來成為九天武帝,起碼有五成以上的概率。

    可她卻不滿足于此,這是一種追求武道至高的精神,而也正是這種精神,才能令她達到了如今的修為和境界。

    姬如月的話反倒是激起了秦塵的好勝心。

    不過是一點危險而已,若是因為這一點心悸,讓他停下腳步,先不說他無法看到第七層中的景象,對他的道心,也會有一定影響。

    想到這,秦塵當即哈哈一笑,繼續向前走去。

    “你怎么又上來了?”看到秦塵走上來,姬如月說了句。

    秦塵瞥了她一眼,這女人有病吧,老是針對他,不屑道:“你管得著么?”

    “你……”姬如月氣得快要跳腳。

    在即將來到第七層的時候,秦塵停下腳步,而后將不滅圣體催動到極致,身上肌膚頓時熠熠生輝,如金玉一般。

    雖然絕對進入第七層,但是準備肯定要做主,因為先前的心悸,讓秦塵有種感覺,這第七層絕對會比第六層危險的多,無論做多少準備,都屬于有備無患。

    “這么怕死,膽小鬼。”姬如月嗤笑了聲,不過嘴上這么說,身上同樣綻放出了柔和的光芒。

    正是月光神體!

    兩人準備妥當之后,這才齊齊跨入了第七層。

    原本秦塵以為第七層應該是比第六層的劍意更加可怕的一個世界,那種劍意甚至能威脅到他的生命,所以才會給他一種心悸的感覺。

    可是他到了這里之后才發現自己大錯特錯了,這第七層中居然沒有一絲的劍意彌漫,而且也沒有一點的威脅。

    “這就是第七層?”秦塵驚訝的看著四周灰蒙蒙的景色,有些發愣的問了一句。

    “這就是你說的危險?”姬如月也無語的看了眼秦塵,這家伙,什么破直覺,把她也嚇了一跳,進來的時候小心翼翼,生怕真遇到什么危險。

    兩人只是說了一句,就驚異的看向了前方不遠處,臉上露出了極為震驚之色,在他們前方百米的地方,居然站著一個人,背對著他們。

    這第七層居然有人比他們先跨入了?怎么可能?

    兩人大驚,他們的速度可以說是極快的了,而且這一次,也只有他們兩個跨入了無上劍道,照理來說,根本不可能有人比他們更快的掌握前六層的劍意。

    可現在眼前分明是站了一個人,讓他們心中如何不驚。

    “閣下是誰?居然在我們之前跨入了第七層?”姬如月皺著眉頭,朗聲問道。

    心中卻極為不服氣,秦塵和她一同跨入第七層,她心中已經極為不爽了,可現在居然有人比他們還要快的跨入第七層,讓她如何能接受?

    只是那人卻一動不動,仿佛沒聽到一般。

    “此人好像不是和我們一同進入妖劍傳承的諸多劍客之一。”這時秦塵突然說了句,目光中流露出凝重之色。

    面前那人身穿武袍,但因為背對著兩人,再加上劍意塔中精神力根本無法釋放,因此秦塵也看不到此人的容貌。

    但秦塵的記憶力極強,無論是在妖劍廣場還是在劍道石碑的時候,他都沒有這個人的印象,讓他有種感覺,此人絕不是和此次和他們一同進來的武者之一。

    “難道是之前妖劍傳承開啟的時候,進來的劍客?”

    姬如月也發現了這一點,頓時大吃一驚。

    上一次妖劍傳承開啟什么時候?雖然她不是很清楚,但想來至少也是數十年,甚至上百年前的事了,這么多年過去,難道此人一直待在這妖劍傳承中?他那又是怎么活下來的?

    “前輩。”姬如月走上前,想和對方打一個招呼,可走到近前的時候,秦塵和幽千雪臉上卻瞬間流露出了駭然。

    這是一個面容枯槁的武者,身上一點氣息都沒有,站在那里動了也不動,顯然早就已經死了不知多久了,可他的表情卻很是詭異。

    “死了?”

    秦塵和姬如月倒吸一口冷氣,心頭發毛。

    怎么會有人死在這里?

    妖劍傳承只是一個傳承而已,一旦結束,所有人都會被傳送出去,除了在百劍之道的時候,跌入深淵可能隕落,以及彼此互相殘殺可能死人之外,其他時候,根本不可能死人。哪怕是在這劍意塔中遇到危險,抵擋不了這里恐怖的劍意,也完全可以退到下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