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185章 欺師滅祖

武神主宰
     “那么剩下的三人,便是徐燕、水樂清還有冷星峰了。”

    “原來是他們四個,可惜了,韓立修為也非同一般,居然沒能跨入第六層。”

    “你沒聽到么,他距離第六層只有一步之遙,看來只差那么一點點啊!”

    韓立頓時臉上變色,什么,葉無名通過了第六層?

    還有徐燕和冷星峰他們也都進入了第六層?

    怎么可能!

    他自然也嘗試過第六層,但根本沒成功。

    至于徐燕和冷星峰,三個一直在一起,他們兩個和自己一樣,也都只是在第五層徘徊,什么時候進入第六層了?

    “你們在說什么?有人進入了第六層,開什么玩笑?”韓立嗤笑一聲。

    這些人不會傻了,眼花了吧?

    “有人進入了第六層,不可能?”

    一旁徐燕也變色,臉色難看,搖頭說道。

    “咦?”眾人先聽韓立反駁,不由冷笑,你沒跨入,不代表沒人跨入,但現在聽到徐燕也這么說,頓時一愣。

    難道這韓立和徐燕都沒跨入第六層?

    “我等三人一直在第五層,最終也只是來到第五層核心而已,應該不會有人跨入第六層,你們搞錯了吧?”

    這時,冷星峰也開口,皺眉說道。

    這讓眾人更加傻眼。

    什么?

    冷星峰也沒跨入第六層?

    這……這……這……

    難道真是自己搞錯了?

    不對,當初看到有人闖入第六層的可不止他一個,幾乎場上所有人都看到了第六層有人進入,并且一下子是四人。

    若說沒人進入,打死他們也不信。

    可現在,韓立他們都說自己沒進入第六層,那進入第六層的人到底是誰?

    陳思思?

    葉無名?

    杜青城?

    還是說水樂清和楊凌?

    “咦,水樂清人呢?”

    就在這時,突然有人疑惑出聲。

    燕十九本來眉頭緊皺,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聽到這話后,也頓時一愣。

    “水樂清呢?”

    在妖劍宗的大批弟子中,他居然沒看到水樂清。

    這令他心中頓時一驚。

    現在妖劍傳承都已經關閉了,水樂清居然沒在廣場上,難道死在里面了不成?

    頓時面色大變。

    “咦,水樂清呢?”

    “嘶,還真的不在。”

    “他可是妖劍宗的四大種子弟子之一,不會死在里面了吧?”

    “你開什么玩笑!”

    “除了水樂清,好像楊凌也不在。”

    “還真是,風行宗的楊凌居然也不在。”

    “天哪,妖劍傳承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

    之前他們還沒在意,只是激動于天才的多,如今發現水樂清和楊凌竟然不在人群中,頓時大驚,紛紛嘩然。

    根據慣例,一旦妖劍傳承關閉,卻沒能被傳送出來的,往往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隕落在了傳承中,絕沒有第二個可能。

    堂堂妖劍宗種子弟子和風行宗蓋世天驕竟然死在了妖劍傳承之中。

    這……驚天劇變啊。

    不對,既然水樂清死在了妖劍傳承中,那么之前闖入劍意塔第六層的第四個人到底是誰?

    天女門陳思思,還是青云劍宗葉無名?

    “妖劍傳承中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什么水樂清沒能出來?”

    眾人震驚,燕十九身上卻瞬間爆發出了寒意。

    轟!

    恐怖的殺意如同汪洋一般彌漫開來,瞬間籠罩住場上眾人,八階初期巔峰的武皇修為一覽無遺,霎時間,虛空仿佛凝滯了,妖劍廣場上所有人的呼吸都變得困難,心臟砰砰作響。

    唰!

    在燕十九發問的一瞬間,進入妖劍傳承的弟子中幾乎有一半人的目光都齊齊看向韓立。

    靠,你們看我做什么?人真不是我殺的

    韓立郁悶,臉色難看,剛想開口解釋,卻見徐燕跨前一步,趕在他之前拱手悲憤道:“宗主大人,水師兄他,被韓立殺了!”

    什么,水樂清被韓立殺了?

    人群狂震,瞬間驚呆了,嘩然聲中紛紛看來。

    這可是大新聞啊,妖劍宗種子弟子勾心斗角,互相殘殺,光是想想就不要太刺激。

    驚爆!

    燕十九目光一沉,眸中閃爍寒芒,冷冷看向徐燕:“徐燕,你知道你在說什么么?”

    韓立竟然殺了水樂清?他不敢相信,也不愿去相信。

    弄不好,會成為他妖劍宗的一個大丑聞。

    只是徐燕的話,卻打破了他的幻想:“宗主,弟子所言非虛,水樂清的確是韓師兄所殺,除了弟子之外,冷師弟也看到了,而且很多其它弟子當時也在場,還望宗主明鑒。”

    場上的嘩然聲更大了,紛紛看向廣場中央的諸多武者,只見他們臉上都露出的確如此的表情,雖然沒人開口,但眼神和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

    “宗主大人,弟子冤枉,水師弟并非弟子所殺,水師弟和弟子同出一脈,俱是妖劍宗弟子,弟子怎會欺師叛祖,殘害宗門弟子。”韓立看到燕十九的臉色越來越沉,身上的殺意越來越重,急忙辯駁:“而且弟子也根本沒有殺害水師弟的動機。”

    徐燕冷笑一聲:“你沒有?韓立,你為了獲得宗子之位,什么事情做不出來?別說殺死水師兄了,當初在劍意塔第五層的時候你甚至還想殺害水師弟,若非我進入的及時,你恐怕已經動手了吧?”

    什么?韓立竟然還想殺冷星峰?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諸多妖劍宗的長老們也都臉色鐵青,氣得發抖。

    欺師滅祖啊!

    他妖劍宗怎么就養出了這么一個逆子來?

    “徐燕,我與你何仇何怨,你要這么害我?”韓立咆哮,怒指著徐燕,心中大恨,最毒婦人心,這女人好狠毒,為了宗子之位,簡直什么事都做的出來。

    急忙單膝跪地:“宗主大人,弟子冤枉,水樂清真不是弟子所殺。”

    “不是你殺的,又能是誰?你見冷師弟在你之前跨入第五層,你便對要對他下死手,你有什么事做不出來?”徐燕冷笑,更進一步。

    痛打落水狗,不好不容易有機會一舉將韓立廢掉,她豈會放過這個機會?一旦韓立被廢,那么宗子之位,只能從她和冷星峰中誕生,距離那個位置,她將更進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