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186章 哪來的賤人

武神主宰
     眾人聞言震動,冷星峰比韓立要更早進入第五層?這可真是個意外的消息。

    雖然進入第五層時間早晚,并不一定代表武者的未來前途,但起碼也能看出很多東西。

    “我……”

    韓立憋屈,他知道只是辯解根本沒用,連對著燕十九道,“燕宗主,水師弟的確不是我所殺,不過弟子知道誰是兇手。”

    “是誰?”燕十九瞇著眼睛。

    任誰都看得出,此刻的燕十九已經到了暴怒的邊緣,身上的殺意,已經凝聚成了實質。

    “是他們,那個白衣女子,還有秦塵,是他們殺死的水師弟!”韓立從人群中迅速找到了姬如月和秦塵,指著兩人嘶吼道。

    “他們兩個殺了水樂清?怎么可能?”

    “這兩人是誰?沒見過啊?”

    “咦,那小子不是在妖劍傳承開啟之間,和韓立有過矛盾的小子么?”

    “他身邊的那個白衣女子是誰?之前似乎沒見過,這世上竟有如此美的女子?”

    聽著周圍的議論,秦塵心中冷笑,這韓立還真是可以,居然猜到了自己頭上,只可惜沒有證據,一切都是白搭。

    秦塵內心淡定,幽千雪心中卻是一緊,她很清楚水樂清就是她和秦塵殺的,雖然當時沒有人看到,但她也不敢肯定妖劍宗的人會不會找到什么證據來,心中頓時有些緊張。

    但她疑惑的是,韓立為什么會要把姬如月算進去?對方說的白衣女子不是她,而是指一旁的姬如月。

    “他們兩個?”

    轟!

    一股恐怖的殺意彌漫而來,瞬間將秦塵一行人籠罩了起來,冰冷的殺意宛若一座大山,狠狠鎮壓在秦塵和姬如月等人的身上。

    相比韓立殺死了水樂清,他更希望看到的是別人動的手。

    更何況,他本來對秦塵的印象就不好。“是的宗主大人,水師弟絕對他們兩人所殺。”韓立厲聲道:“當時在劍山之上時,水師弟就曾和他們有過沖突,曾交手過兩次。這幾人定然是懷恨在心,在進入劍意塔之后,暗中對水師弟他們動手。而且,

    這兩人在百劍之道上的時候,都激活了金色劍道,此女還擁有一柄神兵,一劍斬傷了徐燕師妹,所以他們兩個是最有可能殺死水師弟的。”“至于弟子,雖然和水師弟在競爭宗子之位,但弟子深知自己是妖劍宗之人,怎可能會對水師弟下毒手。更何況,水師弟修為和弟子在伯仲之間,身邊更是有風行宗的楊凌,弟子就算是想動手,也根本不可

    能殺的了水師弟,只有這兩個激活了金色劍道之人,才有可能斬殺水師弟,還請宗主大人明察。”

    什么,他們兩個激活了金色劍道?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場上各大勢力的諸多武者雖然不曾進入過妖劍傳承,但起碼聽說過不少有關妖劍傳承的東西。

    妖劍傳承第一關便是百劍之道,其中能跨入銀色劍道的,便已經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劍道天才,當年的靈劍皇,也僅僅是激活了三條銀色劍道而已。

    至于金色劍道,一千多年來,還從來不曾有人激活過。

    可韓立竟然說他們兩個全都激活了金色劍道,這怎么可能?

    一時之間,整個妖劍宗嘩然,所有人都紛紛看向秦塵和姬如月。

    妖劍宗的一些強者眸中更是爆射出神芒,眸底深處閃過一絲貪婪。

    傳聞,只要能激活金色劍道之人,能在金色劍道上得到巨大機緣和收獲,如果這兩人踏上了金色劍道,豈不是說兩人現在神懷重寶?

    “宗主大人,此事事關重大,老夫以為,應該先將這兩人擒拿起來,待調查清楚之后,再做定奪。”

    一名老者連低喝道,此人身上氣息渾厚,顯然是一名半步武皇強者,在妖劍宗身份地位斷然不低。

    “五長老明智,弟子肯定,這兩人據對是斬殺了水師弟的兇手,還請宗主大人明察。”韓立也急忙道。

    “放屁,誰敢說他們是兇手?”

    就在這時,一道憤怒的厲喝聲響起,冰冷的聲音帶著暴怒之意,瞬間傳遞而來。

    秦塵本來正準備斑駁,讓妖劍宗的人帶回去,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在這里廣場上,還可以據理力爭,可若是被帶回去,誰知道妖劍宗會用什么手段?

    到時候自己身上的很多秘密,斷然會隱藏不住。

    可還沒等他開口,就聽到了那一聲怒喝,無比霸道,直接喝罵。

    這又是誰為自己出頭?

    他滿頭霧水,自己在妖劍城可沒有什么根據,就像沒爹娘的苦娃子,只能自強不息。

    而且這聲音也不像是卓清風和南宮離啊。

    “是誰在我妖劍宗撒野,大膽。”韓立卻怒喝一聲,直接朝那聲音傳來的地方怒視而去。

    “是我說的,你有什么意見?”

    唰!

    一道人影掠來,是一名身穿武袍的黃衣女子,修為雖然只有七階后期巔峰,但目光卻無比冰冷,帶著睥睨一切的姿態,傲世眾人。

    “剛才是你說的他們是殺人兇手,你是想找死么?”黃衣女子一落下,便冷冷呵斥。

    燕十九一驚,臉色頓時變了,這女子不是其他人,正是執法殿在他們妖劍城執勤的隊員紅纓。

    只不過現在換了一套裝扮,原來一直穿著執法殿特制紅色鎧甲,現在換成了黃色武袍而已。

    執法殿的人怎么會替這小子出頭?難道他們之間有什么關系么?

    心驚之下,燕十九剛準備開口,卻聽韓立直接怒罵了起來。

    “哪里來的賤人,這里是我妖劍宗,閣下在我妖劍宗撒野,是不是太放肆了?”

    韓立卻不認識對方,見有人破壞自己的意圖,張口就罵了出來。

    噗!

    周圍諸多強者臉色頓時變了,一個個眼珠子瞪得滾圓,嘴巴張得跟能塞進去鴨蛋一樣,渾身冷汗瞬間就冒了出來。

    你喊她什么?

    賤人?

    我的乖乖,這可是執法殿的人啊,你敢這么說話,不要命?

    而妖劍宗的一些強者更是嚇得眼珠子都快瞪爆了,身體不由得劇烈顫抖起來,魂都快沒了。

    這……這……這……

    人老了,心臟受不了啊!燕十九也嚇傻了,臉色大變間,剛要開口,紅纓卻不給他開口的機會,臉色瞬間變得無比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