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187章 罪無可恕

武神主宰
     “你說什么?”

    啪!

    她手中出現一根鞭子,一鞭子狠狠抽了過來,呼,鞭影迷蒙,這景象太可怕了,鞭子抽出,有凌冽的殺氣浮現,無數殺意凝聚成一道鞭影,瞬間砸落。

    一鞭之下,讓天地都是壓抑,連九天上的星辰都在仿佛在顫抖。

    韓立心中大驚,沒想到對方在他妖劍宗的地盤還這么狂,說動手就動手,驚怒之中,急忙拔劍格擋,心中惱怒冷笑。

    他看出了,那黃衣女子不過是七階后期巔峰的修為而已,而他在妖劍傳承之后,也隨之突破了七階后期,和對方的修為,幾乎相差無幾。

    可他卻還是妖劍宗的天才,北天域的蓋世天驕,越級戰斗就跟吃飯喝水那么簡單,一個小小的七階后期巔峰武王,也敢如此囂張,揮鞭抽打他,簡直找死。

    大怒之下,他長劍之上爆卷凌厲劍光,劍若虹芒,有戰意沖天,強勢出手。

    轟!

    劍光與鞭影交織,韓立整個人都是滑退了數十米,握著利劍的雙手,臂上的衣物都被震得粉碎,還出現了一道長長的血痕,有鮮血暴涌而出。

    堂堂蓋世天驕,一擊便受了傷。

    韓立不由震驚,要知道自己可是蓋世天驕,越級戰斗輕而易舉之人,居然拿不下一個七階后期巔峰的武王?

    心頭惱怒,可臉上卻帶著冷笑,此人好大膽,在他妖劍宗動手,真當場上的長老和宗主是擺設么?

    果然,韓立看到燕宗主和諸多長老身軀顫抖,顯然是“憤怒至極!”,便厲喝道:“宗主大人,此人在此囂張狂妄,弟子以為,此人和這兩人必然是同黨,還請宗主大人一同出手擒拿,嚴加拷問,看看到底是哪個勢力不長眼睛,敢在我妖劍宗放肆。”

    噗!

    燕十九本就驚怒交加,這時候氣急攻心差點一口老血噴出。

    不長眼睛?不長眼睛的是你吧?

    “逆徒,敢在紅纓大人面前放肆,找死!”

    啪!

    燕十九氣急,一巴掌瞬間抽出,瞬間將韓立狠狠抽飛了出去,他的一張臉瞬間腫的老高,鮮血混著牙齒噴出,撲嗵一聲重重摔倒在地。

    韓立捂著嘴巴,整個人完全懵掉了。

    怎么會這樣?

    他妖劍宗在北天域雖不算頂尖,但也是一股極其可怕的勢力,宗主大人更是八階武皇強者,跺一跺腳,方圓百萬里震動,居然稱呼一個武王為大人?見鬼了嗎?

    “燕某教導無方,還請紅纓大人恕罪。”

    “我等教導無妨,還請恕罪!”

    燕十九和妖劍宗諸多強者急忙行禮,臉色蒼白,滿頭冷汗。

    這可是執法殿,一言之下,便能定他們生死,豈敢造次。

    紅纓冷冷看著燕十九,冰冷道:“姬小姐身份不凡,豈會是殺害你妖劍宗弟子的兇手?還請燕宗主管好你妖劍宗弟子的嘴,禍從口出,別怪紅纓沒有給宗主大人提醒。”

    她口口聲聲宗主大人,語氣卻沒有絲毫敬意,氣勢高傲睥睨。

    好不霸氣!

    但卻沒人覺得意外,執法殿的人不霸氣,誰還敢霸氣?

    別說一個妖劍宗,十個妖劍宗也不敢和執法殿叫板啊。

    “是,多謝紅纓大人提醒,燕某銘記于心。”燕十九擦了擦額頭冷汗,惶恐說道。

    心中卻是大驚,姬小姐?

    他腦海靈光一閃,難道是當初紅纓帶著進去的陰柔男子姬公子?

    是了,之前那陰柔男子同樣身穿白衣,現在才知道,居然是個女子,難怪之前總覺得怪怪的。

    執法殿的天才激活無上劍道,如此說來,倒也正常。

    “紅纓姐!”

    姬如月微微一笑,瞬間飛掠而來。

    “姬小姐,你如此稱呼,屬下不敢,還是直接稱呼我為紅纓吧。”

    紅纓看到姬如月身上衣衫狼狽,心中頓時一驚,“姬小姐,你沒事吧?”

    “我沒事。”姬如月微微一笑。

    紅纓見姬如月真沒事,這才松了口氣。

    姬如月乃是統領大人的侄女,若是在這里出了事,十個腦袋都不夠她掉的,瞬間驚出一身冷汗。

    下方韓立卻無比傻眼。

    這白衣女子居然是執法殿的人?

    靠,這么牛逼的身份,讓他哪里找真正的兇手去?在他心里,姬如月才是真正殺死水樂清的兇手,也只有他有那個能力。

    現在姬如月被保住,心里急的上火,卻偏偏又不敢開口。

    冷冷看了眼妖劍宗的一行人,紅纓冷哼道:“所幸姬小姐沒事,否則你們妖劍宗休想好過。”

    靠,還有沒有天理了?

    燕十九等妖劍宗強者氣得快吐血。

    現在死的是他妖劍宗的種子弟子,怎么搞得好像是他妖劍宗殺了這白衣女子一樣。

    “執法殿身為掌管北天域正義的勢力,現在我妖劍宗種子弟子在妖劍傳承中被殺,執法殿是不是也應該主持一下正義?”妖劍宗五長老顧太柏再也按奈不住,不滿說道。

    他執法殿的人金貴,妖劍宗難道可以白白死了一個繼承人嗎?

    這些天這紅纓在妖劍城,他們妖劍宗有怠慢過對方嗎?不但抽調人手幫忙一起搜尋兇手,還到處伺候對方,各方面都打理的井井有條。

    就算他妖劍宗在對方眼里只是一條狗,立了功不給骨頭吃,卻還不停辱罵抽打,哪有這樣的道理?

    “五長老,住口。”燕十九頓時驚怒道。

    紅纓原本就憋著一肚子的火,顧太柏這么一說,正好就撞到了槍口上。

    “找死!”她冷斥一聲,刷,又是一鞭抽了過去。

    五長老乃是半步武皇高手,第一時間反應過來,連忙施展開功法,無盡的氣勢揚動,從他的頭頂直沖星宇,化成了一頭咆哮的白虎,然后吐出了一支巨大的金劍,抵擋在身前。

    “還敢反抗,罪無可恕!”

    紅纓震怒,手中出現一張符文,嗡,武皇的氣息從中暴涌而出,瞬間加持在她手中的長鞭上。

    “紅纓大人,手下留情。”燕十九驚呼。

    啪,一鞭抽過,威勢比之先前卻是暴漲了百倍,五長老頓時驚駭欲絕,可根本無法躲避,一鞭抽過,他整個人也從頭部開始,一路向下,被生生撕裂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