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188章 燕某不敢

武神主宰
     天空中,五長老怒聲大吼,還想凝聚,將自己的身體復合,但一股可怕的破壞力卷過,啪,他的兩片身體再次爆炸,頓時化成了無數塊碎片。

    堂堂半步武皇強者,而且還是劍道高手,一擊之下就形神俱滅了。

    嘶!

    一瞬間,所有人都是震驚得頭皮發麻,只覺寒氣在后背竄騰,額頭上冷汗直流。

    太強大了,也太強勢了。

    半步武皇說殺就殺,而且毫不顧及這里是妖劍宗的主場,背后還有一個皇級勢力,這讓人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你……”

    “五長老!”

    “顧兄!”

    一群妖劍宗的人狂怒,一個個身上爆發出恐怖殺意,眼眸赤紅,悲憤交加。

    “都給我住手!”

    燕十九怒吼一聲,轟,武皇氣息爆發到極致,恐怖的氣息將所有妖劍宗高手的殺意給鎮壓了下來。

    “你們妖劍宗想造反嗎?”紅纓眸露厲芒,渾身寒意綻放,如萬載寒冰,在燕十九的武皇氣息下巋然不動,當然,燕十九的武皇氣息也不敢針對她。

    “燕某不敢。”燕十九心頭悲憤,卻躬身行禮,屈辱說道。

    此刻他代表的是妖劍宗,執法殿有多可怕,他再清楚不過,她們的后臺是飄渺宮,武域頂尖勢力,彈指之下,他妖劍宗都將覆滅,根本沒有一戰之力。

    “五長老顧太柏忤逆執法殿意志,罪有應得,現逐出妖劍宗,是我妖劍宗罪人。”燕十九厲喝道,寒眸怒視身后的諸多妖劍宗強者。

    諸多長老憤怒的表情瞬間凝固了,咬著牙,眼有怒意,最終,卻只能化作無奈的悲憤,道:“謹遵宗主號令。”

    下方眾人面面相覷,相顧駭然,只是一陣嘆息。

    敢和執法殿的人叫板,本就是找死,被殺,也只能算是自認倒霉。

    “你是不是不服氣?”紅纓冷冷看過來。

    “燕某不敢。”燕十九低頭道。

    “哼,本座代表執法殿,自然不會肆意殺人,念在你妖劍宗死了一名種子弟子的份上,饒你妖劍宗此次不敬。”紅纓冷聲道。

    妖劍宗的人還能說什么呢?宗門長老被殺,有過錯的卻是他們,只能憋屈的將血淚吞下。

    而且,他妖劍宗還死了一個種子弟子,可謂是雙禍臨門。

    紅纓并未離去,而是繼續冰冷道:“燕宗主,剛才連你妖劍宗的弟子,都說是此韓立殺的水樂清,依紅某看,兇手倒是很有可能就是這韓立,他之所以到處栽贓,就是為了洗脫自己,紅某身為執法殿隊員,有維護北天域秩序之職責,今日倒要看看,燕宗主是如何判罰的。”

    燕十九心中大恨,這執法殿也太狠了,殺了他妖劍宗的長老不說,竟然還想對付他妖劍宗的種子弟子。

    燕十九哪里知道,姬如月身份非凡,紅纓豈敢讓她背負這樣的罪名,如果有人傳出去她執法殿之人殺死妖劍宗種子弟子,卻逍遙法外,傳到統領大人耳中,她同樣難道罪責。

    必須討還個公道和清白。

    燕十九心中雖怒,卻極為無奈,只能冷眸看向韓立,怒聲道:“韓立,到底誰殺的水樂清?”

    韓立一個激靈,急忙道:“宗主大人,是弟子記錯了,不是這白衣仙子,而是秦塵,對,就是他!”

    如今不能將責任推在姬如月身上,韓立只能把所有指責都推到了秦塵身上。

    “秦塵!”

    燕十九冷眸望來,秦塵之前就曾詆毀過他妖劍宗,而且和韓立有仇怨,的確有可能。

    而且,那四個闖入第六層的光點,燕十九一直懷疑是真的,如此說來,秦塵既然能激活無上劍道,說不定也是闖入第六層的天才之一,以他的實力,的確有能力斬殺水樂清。

    說實話,燕十九一直不相信是韓立殺的水樂清,第一,是本能的不想懷疑自己宗門的弟子,第二,也是不相信韓立有斬殺水樂清和楊凌的能力。

    但秦塵,卻不一定。

    在進入妖劍傳承前,燕十九就感受到秦塵在劍意上的領悟極其可怕,甚至還要在妖劍宗的四個種子弟子之上,如今無論是無上劍道還是劍意塔第六層都更加印證了他的猜測。

    如此一來,秦塵擊殺水樂清的可能,更是大大提升。

    “小子,是你殺的我妖劍宗的弟子?找死!”

    燕十九大怒,渾身寒意爆發。

    若不是他,自己豈會得罪執法殿,五長老更加不會死了。

    “燕宗主,你不分青紅皂白,就指責秦某殺了你妖劍宗的天才,有些過了吧?”秦塵冷喝,抬起頭,目光冷漠。

    “秦塵,你休要狡辯,水樂清不是你殺的還能是誰殺的?”韓立怒喝。

    “放屁!”秦塵冷笑:“你說我殺死的水樂清,好,那你可有證據?”

    “我……”韓立一窒,他哪里來的證據,嘴上卻冷笑道:“證據,就在你身上,只要將你拿下,自然便就有證據了。”

    “哼,別狡辯了,殺我妖劍宗弟子,罪該萬死!”燕十九冷喝,渾身寒意彌漫,直接就朝秦塵抓攝而來。

    “住手!”

    卓清風和南宮離按奈不住了,急忙從人群中沖了出來。

    “燕宗主,塵少他絕不會是兇手。”兩人急忙說道。

    他們沒想到秦塵參加個妖劍傳承,居然會惹上這樣的麻煩。

    “嗯?這里還有兩個同黨,都給我拿下了。”燕十九此刻正有火沒處發,勃然怒喝道。

    數名妖劍宗的強者身形一晃,朝兩人沖去,卓清風急忙拿出煉藥師徽章,高喝道:“燕宗主,我乃北天域丹閣煉藥師。”

    燕十九看清卓清風拿出來的六品煉藥師徽章,頓時氣極而笑,面皮發抖,臉色鐵青。

    先是執法殿,現在一個丹閣的六品煉藥師也敢在他面前囂張,真當他妖劍宗一點脾氣都沒有么?

    如果換做一個七品的藥王,他還掂量掂量對方在丹閣是不是有什么分量,但一個六品煉藥師,又算什么東西?

    “拿下!”燕十九怒喝道。

    “哈哈哈哈,原來燕宗主是這樣的人,不分青紅皂白,不問是非,這就是妖劍宗的作為么?”秦塵冷笑。

    “任你如何狡辯,殺我妖劍宗弟子,都難逃一死。”燕十九怒喝。

    “且慢!”

    就在這時,姬如月突然開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