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190章 給一個交代

武神主宰
     “是。”

    低喝一聲,五長老手中瞬間出現一面古鏡,古鏡上鐫刻有密密麻麻的符文,極為的晦澀復雜。

    在此人的催動下,古鏡之上瞬間暴涌出一道光芒,秦塵走上前,道:“秦某愿意第一個自證清白。”

    “好。”

    那烏長老也不廢話,轉動白光,直接照在秦塵身上。

    姬如月眼角抽了下,這秦塵還真是陰險,身上的死怨之氣早就被他清除了,自然不怕照真鏡的照耀了,要真能照出來什么才是見鬼了。

    果然,照真鏡白光落在秦塵身上,干干凈凈,一點痕跡都沒有,哪怕是絲毫的死氣都不存在。

    “兇手難道真不是他?”

    眾人目瞪口呆。

    燕十九也目光一凝,如果秦塵真的殺了水樂清,哪怕再有手段,也根本不可能如此干凈。

    “現在燕宗主知道秦某并未殺人了吧?”秦塵冷哼了一句。

    燕十九臉色難看。

    “不可能,這不可能。”韓立驚叫了起來,一臉的不敢相信。

    水樂清居然不是秦塵殺的?這怎么可能,除了他還有誰?對了,那白衣女子!

    韓立看著姬如月,既然秦塵排除了嫌疑,那么只可能是姬如月了。

    但是讓烏長老拿照真鏡去照姬如月,打死他也不敢啊。

    “燕宗主,你現在還有什么話可說?若是秦某殺死的水樂清,豈會身上如此干凈,連一點痕跡都沒有?”秦塵厲喝道。

    “妖劍宗的確過分了。”

    “如果兇手真不是這秦塵,妖劍宗的人卻一直污蔑他,甚至差點還將他擒拿,自然會不爽。”

    “換我我也怒啊,如此天才,豈會沒有脾氣?被這么冤枉,誰會不怒?”

    人群也都騷動起來。

    換位思考,如果他們站在秦塵的角度,自己沒殺人,卻不停的被懷疑,甚至差點還被妖劍宗的人擒拿鎮殺,心中難免也會有怨氣。

    眾人紛紛議論下,燕十九臉色更為難看,只能對秦塵拱手道:“秦少俠,抱歉,是燕某誤會你了。”

    心里窩了一肚子火,到底是誰殺的水樂清?害他妖劍宗的臉面都丟盡了。

    秦塵沉聲道:“道歉就不必了,但是妖劍宗屢次為難與我,是不是該給秦某一個交代?”

    “你想要什么交代?”

    秦塵指著韓立道:“秦某也不想要別的,只想要一個公道,就說此人吧,他三番五次陷害我,但之前其他人都說此人才是兇手,是不是應該也檢查一下?”

    眾人目光集中在韓立身上,紛紛一怔。

    之前徐燕等人一開始所說的兇手可都是這韓立,后來是這韓立口舌如辯,才將眾人的注意力轉移到了秦塵身上。

    現在秦塵的嫌疑被洗脫,韓立自然就成了最有嫌疑之人。

    韓立怒道:“秦塵,我說了,我不是兇手,你休想陷害我。”

    秦塵冷笑道:“陷害你?你也配?你若沒有貓膩,敢不敢被照真鏡照一下,以證清白?還是說,你不敢?亦或者,妖劍宗只知道針對外人,卻對自己弟子,沒有懷疑的勇氣?”

    秦塵一邊說著,一邊看向燕十九。

    燕十九大怒道:“小子,我承認是我冤枉了你,但我妖劍宗行事,向來頂天立地,絕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絕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壞人,豈會有不敢測試自己弟子之說?烏長老,馬上測試一下韓立,讓他看個究竟。”

    “是,宗主!”

    烏長老轉過身,手持照真鏡,白色的光芒瞬間照向了韓立。

    韓立心中無愧,傲然挺著身體,怒道:“照就照,我韓立頂天立地,無愧于心,說水樂清不是我殺的,就不是我殺的,還請諸位見證。”

    白色鏡光落在他的身上,的確沒有什么死氣存在。

    “大家看到了吧?我身上沒有異常吧?我韓立堂堂男子漢,豈會誅殺自己宗門的同伴?這種畜生不如的事情,韓某可做不出來。”

    韓立冷笑,他知道水樂清不是自己殺的,自然無所畏懼,大聲喊道,一邊喊著,一邊還在諸多武者面前轉來轉去,顯然是想讓大家看個清楚。

    “哈哈哈,秦塵,你看到了沒有,你現在還有什么話說?睜開你的狗眼好好看看,還有徐燕,冷星峰,睜大你們的狗眼,我韓立是這樣的人么?”

    他怒喝道,一直壓抑在心頭的郁悶似乎瞬間釋放了出來,無所顧慮的大笑起來。

    但笑了幾聲之后,他突然覺得有些冷,廣場上的溫度似乎在急劇下降,一絲絲的寒意透體而來。

    他發現秦塵正冷冷的看著他笑,那眼神就好像在看一個小丑,看一個死人。

    怒!

    韓立再次大怒起來,一個臭小子,竟敢用這種眼神看自己。他暗想等這里結束了一定要請師尊出面,半路把那小子給攔截下來,處死在這里,決不能讓他活著離開。

    但他突然覺得很不對,因為他發現,四周之人的眼神全都變得跟秦塵一模一樣了,特別是三長老的目光,更蘊含無盡的怒吼,仿佛要將自己給撕成碎片……

    一種不妙的感覺涌上心頭,他一顆心瞬間沉了下來,猛地低頭一看,原本干干凈凈的身上,浮現一層血色的光芒,光芒流轉,充滿了暴戾的氣息,讓他渾身發涼。

    而且這血色光芒的氣息,怎么和水樂清的血脈之力那么像?

    “是血脈詛咒!”

    “武者臨死前釋放出的血脈詛咒,看這血脈氣息,是水樂清的陰魂血脈沒錯。”

    “水樂清果然是這家伙殺的,否則他的血脈詛咒怎么會出現在韓立的身上。”

    人群嘩然,紛紛議論出聲,眸光冷漠。

    “啊!”韓立面露難以置信,尖叫一聲,駭然的看著自己身上的血色光芒,驚恐道:“怎么會,我身上怎么會有水樂清的血脈詛咒,不可能,這不可能?”

    水樂清的師尊妖劍宗三長老身上爆出一股凌冽的殺氣,一字字道:“你說呢?”

    韓立絕望的大吼起來,“不可能的,水樂清不是我殺的,我根本沒殺他。”他指著秦塵,怒吼道:“是你,一定是你!對了,水樂清死后,有人躲在暗處,朝我身上釋放出了這道血脈詛咒,那個人一定是你,快說,是不是你,老老實實交代!快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