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194章 風云劍皇

武神主宰
     前世的時候,秦塵也曾在天圣池中洗禮過,經過此池洗禮,武者體內無論丹毒還是隱疾,都會被清除,同時潛能會被提升到一個巔峰。

    再加上幽千雪擁有寄生種子,進入天圣池后,功效會更加可怕,不但能夠毫無懸念的跨入七階后期,并且還絕不會有任何根基不穩和隱患。

    如果幽千雪真能進入天圣池的話,那么讓幽千雪跟著姬如月走,的確比跟著自己要好上許多。

    不過,天圣池極為珍稀,前世的時候,由武域幾大頂尖勢力掌控,姬如月真能把她帶進去?

    忍不住道:“你姑姑真能讓幽千雪進入天圣池?天圣池由武域幾大頂尖勢力掌控,每一次都只有少量的名額,就算是你姬家,也不可能讓一個外人隨便進入吧?”

    姬如月怪異的看了眼秦塵,看的秦塵渾身發毛。

    難道自己說錯了?

    姬如月白了他一眼道:“你這都是哪一年的老黃歷了?一百年前,天圣池就已經被飄渺宮收入囊中,成為了飄渺宮的一個禁地,如今普天之下,只有飄渺宮的人才能進入天圣池,我姑姑和飄渺宮關系極為親密,只要她想,這一切根本就不是問題。”

    “不然你以為我為什么急著明天就把幽千雪帶走?我姑姑這兩天正好忙好了要事,就在北天域執法殿,我帶她過去,就是帶她去見我姑姑,順便帶入天圣池,別我姑姑出面,想都別想。”

    “天圣池成為飄渺宮的一個禁地了?那幾大勢力怎么可能答應的?”秦塵震驚。

    這可是一個天才培養的圣地,當年為了一個名額,幾大頂尖勢力可是要舉行大比的,只有獲勝者,才能進入其中,如今居然全被飄渺宮收走了,這怎么可能?

    姬如月看著秦塵的目光更加詭異:“飄渺宮女帝大人君臨天下,威能震世,當年幾大頂尖勢力自然同意,但天鳳山一戰,女帝大人以一人之力,擊敗幾大勢力七大頂尖武帝,武域幾大勢力無奈之下,這才默認了此事,不然你以為幾大勢力好心讓給飄渺宮的嗎?”

    上官曦兒一人獨占武域數大頂尖勢力七大武帝?居然獲勝了?

    秦塵內心震動,只覺得渾身發涼,眸中爆射出冷芒。

    三百年過去,上官曦兒竟然變得這么可怕了,難以置信!

    他的內心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

    “秦塵,你怎么了?”姬如月狐疑的看著秦塵,不知為何,她感到秦塵身上莫名的冷。

    “沒事。”

    秦塵心中一驚,連回過神來,搖了搖頭。

    “沒事的話,你就出去吧,這里今晚就給我和幽千雪住了。”姬如月微微一笑:“我姑姑脾氣有些古怪,我今天還有很多吩咐要和千雪說。”

    說完這話,姬如月直接把秦塵趕了出去,而后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秦塵站在門口,目光深邃。

    三百年過去,上官曦兒竟然這么強了,獨戰七大勢力的頂尖武帝,這得何等的修為?而且還是在一百年前,如今百年過去,她又強到了何等地步?

    巔峰武帝嗎?

    上官曦兒都這么強了,那么風少羽呢?

    秦塵心中先是震驚,可隨后,卻是充滿了無敵的戰意。

    不管他們變得有多可怕,這一世自己從塵埃中崛起,總有一天,會站到兩人面前,討回屬于自己的一切。

    秦塵攥緊拳頭,指甲刺入手心,卻渾然不覺。

    “必須盡快提升實力了,明天就出發去丹道城。”

    秦塵臉色凝重,和卓清風、南宮離說了一聲后,重新開了個房間住下。

    另外一邊,妖劍宗中,燕十九等人卻在仔細詢問妖劍傳承中的一切。

    “這么說來,這一次我們妖劍宗最高也只是進入了第五層,而進入第六層的四個人,應該是執法殿的白衣女子、秦塵、青云劍宗的葉無名,還有那幽千雪了?”

    坐在劍椅上,燕十九臉色鐵青,渾身寒意彌漫,在他下方,諸多妖劍宗弟子戰戰兢兢,臉色蒼白。

    也就徐燕和冷星峰還好,恭敬站立在一旁,并未受到影響。

    “哼,真沒想到,這一次居然有兩人激活了無上劍道,至于劍道石碑,也被那秦塵小子給領悟了,甚至劍意塔第六層,也是那小子占了便宜,該死啊,你們難道都不覺的羞辱么?”

    一名長老怒吼,臉色鐵青,凌厲的劍意在大殿中橫沖直撞,發出哐哐之音。

    下方諸多弟子紛紛低下頭顱,臉色羞愧,連徐燕和冷星峰,臉色也都有些難堪。

    堂堂妖劍宗妖劍傳承,居然被外人占了頭籌,讓他們臉面無存。

    事實上,不橫向對比,光是評判這一屆的成績,冷星峰和徐燕兩人激活九十三條劍道,并進入劍意塔第五層,已經不弱于妖劍宗當年最強的靈劍皇了。

    稱得上是耀眼輝煌。

    但和秦塵他們一比,頓時就變得黯淡無光了起來。

    “要我說,水樂清未必是韓立所殺,兇手說不定就在他們幾人之中。”一名長老冷哼。

    “好了。”燕十九臉色一沉,一只手抬起:“此事干系到執法殿,已經過去的事,就休要再提了,聽到沒有?”

    “是。”

    諸多長老紛紛低頭,眼神憤怒,卻又無可奈何。

    事情關系到執法殿,他們這些人根本不敢造次。

    “宗主大人,那我們難道就這么算了?我妖劍宗的妖劍傳承,居然被別人大獲而歸,而我們妖劍宗,就只能忍氣吞聲么?豈不是會被他人恥笑?”一名長老不忿。

    “誰說我們只能忍氣吞聲?”

    突然一道隆隆的聲音響起,大殿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灰袍老者,眸光如劍,射出駭人厲芒。

    “老祖!”

    見到此人,場上諸多長老臉色紛紛大驚,急忙躬身行禮,連妖劍宗宗主燕十九也急忙低頭行禮。

    此人正是妖劍宗的老祖風云劍皇。

    他身上散發濃郁劍氣,刺得燕十九等人身上寒毛豎起,竟是一名八階中期的武皇。

    “你們都退下。”

    老者來到劍椅前,直接坐了下來,對著下方的諸多弟子寒聲道。

    諸多弟子急忙退了下去。

    “冷星峰、徐燕,你們兩個留下。”風云劍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