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03章 斬殺武皇

武神主宰
     旭風武皇的第一反應就是跑

    很簡單,現在的他已經底牌盡出,都拿不下秦塵,反而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脅,更何況一旁的骷髏武皇高手甚至都沒動手,繼續戰斗下去,會是什么樣的后果?

    所以,現在不跑的話,那就是在等死。

    雖然這很屈辱,他連一個比自己低一階的少年都殺不了,這還是八階武皇,乃至劍客的表現嗎?

    可在無比得現實面前,旭風武皇卻是選擇了明哲保身。

    逞強只是送死而已,留得青山在,方能不怕沒柴燒。

    走!

    他度飛快,疾走如電。

    轟,一道血黑色天幕出現,硬生生攔住了他的去路。

    “桀桀桀,本座等你多時了,小子,現在才想到跑,晚了。”

    桀桀的怪笑之聲響起,骷髏舵主一只手握著白色骨鞭,另一只手握著一柄血色戰戟,轟,戰戟中爆發出血色的氣息和骨鞭上的黑色魔氣融合,形成一片血黑色的天幕,將整片化為廢墟的山谷像是化作了一片森羅地獄。

    “主人給我的戰戟究竟哪里來的?居然和本座體內的魔氣如此契合。”

    骷髏舵主手中的戰戟,正是當初秦塵斬殺風行宗楊凌之后所得,這種魔道兵器秦塵一向看不大上,所以給了骷髏舵主。

    但沒想到骷髏舵主用的竟然如此順手,隨意揮斬間,形成一片血黑色魔氣囚籠。

    “哼,想困住我,癡人說夢!”

    旭風武皇渾身劍氣凝聚,整個人手握寶兵,像是化作了一柄通天長劍,激蕩的劍氣直沖云霄,轟隆一聲斬在那血黑色魔氣之上。

    轟!

    魔氣震蕩,巨大的血黑色魔氣天幕被撕裂開一道長達數十米的豁口,可不等旭風武皇沖出去,那豁口瞬間凝聚起來,竟再度閉合。

    什么?

    旭風武皇大驚,緊接著渾身發寒。

    自己竟然沒能破開這血黑色天幕?

    “桀桀桀,主人給我的戰戟簡直太適合我了。”

    骷髏舵主激動,他能感受到旭風武皇這一擊的可怕,換做之前他的魔氣,絕對會被旭風劍皇的攻擊撕裂開一道窟窿,被對方逃掉,但有了這血色戰戟的加成,卻讓這血黑色天魔的韌性提升了數倍不止。

    如此天幕,除非有著絕對碾壓的實力,否則很難在短時間內被破開。

    旭風武皇終于知道,為什么之前他和秦塵戰斗的時候,那骷髏強者一直沒動,原來是在布置這可怕的天幕囚籠,對方的目的從一開始,就是想將他徹底滅殺在這里。

    “該死,你們就以為真的輕易就能殺死我么?我可是武皇,劍道武皇。”

    旭風武皇怒吼,他知道秦塵一定會殺自己滅口,因此斷了任何的念想,只有死拼一條路。

    他確實有機會的,因為秦塵剛才雖然和他實力相當,但還遠遠達不到坑殺他的地步。

    轟,他燃燒精血,體內僅剩的一絲精血爆元丹力量,徹底釋放開來,同時他的氣勢還在瘋狂提升,這是在燃燒精血,燃燒真元,原本就熾亮的雙眼更好像是要爆炸了一般。

    他真是拼命了。

    一位八階武皇不借代價燃燒精血、真元,寧可修為倒退,甚至可能受到永遠也無法修復的重創,這換來的戰力當然驚人了。

    “拼命了么?!”秦塵似笑非笑道。

    “死!”旭風武皇怒吼,滿頭黑發揚動,手中寶兵徹底被解封,這是一柄八階的皇兵,雖然只是最初級的八階皇兵,并且還有一些殘破,但當徹底解封開來的時候,立刻爆發出一股無可匹敵的劍氣。

    同時那五口銀色飛劍,也氣勢大漲,五道銀光包圍著一通天的劍芒,朝著秦塵瘋狂斬落而下。

    嗡!

    虛空都像是被劈開了,天地發出隆隆的轟鳴,像是要爆炸一般,恐怖的空間之力束縛住前方的秦塵,將他牢牢禁錮。

    這是旭風武皇的最強一擊,如果換成是他自己的話,在這么近的距離內也完全不可能躲避,只有等死,或是同樣以死硬拼、同歸于盡一途。

    這一擊,他要秦塵死。

    什么寶物,什么秘籍,這一刻都拋之了腦后,此刻的旭風武皇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殺了秦塵,換取活命的機會。

    “主人。”

    一旁骷髏舵主頓時大驚,這一擊之下,連他都感到心悸,這絕對是一道能夠傷到他的可怕攻擊。

    秦塵也目光一凝,這一擊絕對超過了八階初期巔峰的戰力,達到了八階中期級別,甚至在八階中期中,也堪稱強大,沒想到旭風武皇拼命之下,居然綻放出了這等戰力。

    可惜的是,他是一名劍客。

    而如今的秦塵最不怕的就是劍客。

    嗡!

    劍之域界釋放到極致,同時秦塵體內立即運轉那在劍意塔第七層所得到的恐怖功法,頓時秦塵手中的神秘銹劍中爆發出一股神秘的力量,同時旭風武皇只覺得自己手中的寶兵劇烈顫抖起來。

    怎么回事?

    他大驚,一股神秘的力量降臨,他手中寶兵鏗鏘作響,竟傳出戰栗之感,仿佛面對的是一個前所未有的魔頭,根本不敢斬下去,同時一股巨大的力量反震而來,那皇兵仿佛有了意識,居然要轉身而逃。

    嗡嗡嗡嗡嗡……

    而那五口銀丸飛劍就更不用說了,劇烈震顫之下,竟然連反抗的念頭都沒有了,直接被禁錮在了虛空,戰戰兢兢,如遇鬼魅。

    “你……”

    旭風武皇張大嘴巴,神情驚怒,臉上驚駭萬分。

    這怎么可能!

    秦塵施展的到底是什么功法,為什么他手中的寶兵完全不聽使喚了,這是他日夜祭煉的寶兵啊,竟然在如此重要的關頭反水了。

    而他面對,秦塵則揮舞著手中的神秘銹劍,化作一道黑色流光,瞬間斬來。

    “不……”

    旭風武皇怒吼一聲,臉上露出了絕望之色。

    噗嗤一聲!

    旭風武皇朝一聲,恐怖的劍光瞬間掠過他的身體,頓時,將他這名妖劍宗的強大武皇打爆成了血雨。

    秦塵伸手一抓,五道銀色劍丸和旭風武皇的儲物戒指以及寶兵,便瞬間落在了他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