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05章 誰干的

武神主宰
     殺……殺了?

    卓清風和南宮離眼珠子驀地瞪圓了,眼眸中流露出無比震驚的神色。

    塵少之前說了,跟蹤他們的可是一名武皇強者,居然被殺了?

    這才過去多少時間。

    嘶!

    兩人倒吸一口冷氣,只覺得難以置信,換做是別的人,他們定然以為對方在吹牛,可秦塵這么說,那必然是確有其事。

    “塵少,那人究竟是哪個勢力的?”卓清風皺眉道,一路上,他們除了得罪執法殿的人之外,似乎沒有得罪其他人吧?

    而如果是執法殿想要對付他們,絕不會跟蹤這么久,以執法殿的手段,想要擒拿他們,絕不是什么難事,更不可能派人來送死。

    “如果我沒猜錯,應該是妖劍宗的高手。”

    “妖劍宗?為什么?”卓清風和南宮離吃驚,妖劍宗的人為什么要殺他們?而且,為何還要跟蹤這么久,跑來天羅帝國?

    如果妖劍宗鐵了心要殺他們,完全可以在妖劍城的時候就動手,以他們幾個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活著走出妖劍城。

    “誰知道呢!”秦塵嗤笑一聲,“可能是他們覺得在這里動手,沒人知道是他們干的吧,若真是在妖劍城動手,以后還有哪個天才敢去妖劍城?”

    “這倒也是。”卓清風恍然,而后目光逐漸變冷起來,冷冷道:“這妖劍宗還真是卑鄙,居然用這種手段,塵少你放心,就算那妖劍宗的人再囂張,只要咱們到了丹道城,他們也不敢動手。”

    卓清風自信滿滿。

    丹道城是他的大本營,雖然他已經離開丹道城許久,已經有數十年都不曾回去過了,但以他師尊軒逸藥王的地位,和他現在的實力,一個小小的妖劍宗,根本不敢過來撒野。

    “走吧。”秦塵淡然一笑,一個小小的妖劍宗,他還真沒放在心上,一旦等他突破武皇,到時候翻手就能覆滅。

    當然現在,還是不能太過張揚。

    嗖嗖嗖!

    三人化作流光,迅速的朝天羅皇朝的皇城飛掠而去,消失在天際。

    妖劍城。

    妖劍宗深處的某個大殿之中。

    一名妖劍宗的弟子正在小心的打掃著殿內的地面。

    這里是妖劍宗內部的一個禁地,在大殿之中,有著一個供臺,供臺之上,擺放著五個牌匾。

    這五個牌匾上鐫刻有復雜的符文,散發出濃烈的劍道氣息。

    此地正是妖劍宗的命牌存放地。

    命牌,是一些大宗門了解宗門高手生死的一種手段,通過保留強者的精血,來判斷對方是否隕落。

    一旦武者隕落,命牌中強者生前保存下來的一絲精血就會失去呼應的對象,同時命牌也會隨之破裂。

    而這里供奉的五個命牌,正是妖劍宗的五大武皇強者的命牌。

    其中包括妖劍宗老祖風云劍皇、妖劍宗宗主燕十九,妖劍宗大長老旭風武皇,以及妖劍宗隱居的兩位太上長老。

    至于像冷星峰這樣的宗子,也沒有制作命牌。

    這倒不是因為冷星峰沒有資格,而是命牌制作的成本極大,而且對修為有限制要求,至少是武皇級別的高手才能制作命牌,因為他們的生命力極為強盛,一旦留下精血,能夠一直和命牌產生聯系。

    而像冷星峰這樣的武王,哪怕是制作了命牌,可因為精血不夠強大的緣故,一旦他們進入某個秘境,或者是離開了妖劍宗遠一些,導致命牌中的精血感應不到氣息,命牌便會直接破裂。

    這樣一來,也就失去了命牌應有的效果。

    而妖劍宗這幾大武皇的命牌自從制作好了存放在這里數十年來以來,還從來沒有發生過命牌破裂的現象。

    因此分配到每天來這里打掃的弟子,只是例行公事,順便查看一下命牌的情況而已。

    果然如往常一樣,并無異樣。

    咔嚓!

    可就在這弟子在打掃完大殿準備離去的時候,突然一道細微的破裂聲響起,令他弟子頓時一愣,什么聲音?

    他循聲望去,頓時看向了大殿供臺上的命牌,緊接著眼珠子驀地瞪圓了。

    只見代表了旭風武皇的命牌,整個破碎了開來,在供臺上化成了一片碎屑。

    一道駭然的驚呼聲,頓時在大殿之中響了起來。

    很快,妖劍宗中不少強者被驚動,迅速的趕了過來。

    妖劍宗命牌大殿中,大量的長老和強者集中在這里。

    “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旭風武皇的命牌怎么突然碎了?”

    “到底是誰弄的?”

    原來有五個命牌的供臺上,一塊精致的命牌碎了一地,里面的氣息徹底散逸,像是一塊死氣沉沉的木頭。

    每個人臉上都帶著驚怒之色,臉色無比的難看。

    命牌碎裂代表的意義,他們這些人如何不清楚,如何不明白?

    難道旭風武皇已經死了?

    不,不可能!

    眾人臉上都是帶著驚怒之色,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紛紛看向那弟子,想從那弟子身上看出一些端倪。

    那弟子在諸多強者的注視下,臉色發白,戰戰兢兢,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說,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道身影掠來,是燕十九,他看著碎裂的命牌臉色難看,憤怒問道。

    “弟子不知道啊,弟子剛剛在打掃大殿,可突然間聽到碎裂聲,這命牌就碎了……弟子根本沒亂碰啊!”

    那弟子撲嗵一聲跪下了,一臉驚恐的說道。

    如果被宗主他們認為命牌是被他弄壞的,那他絕對必死無疑。

    “哼,命牌不可能無緣無故碎裂。”燕十九走上前,臉色難看,剛準備查看那命牌,突然——

    轟隆,一股可怕的氣息降臨,一道身影瞬間出現在了大殿之中。

    “老祖。”

    “師尊!”

    燕十九等人急忙行禮。

    是風云劍皇!

    “旭風!”

    風云劍皇看著供臺上破碎的命牌,整個人臉上頓時流露出駭然之色,忍不住怒吼出聲,同時一道冰冷的殺意,從他身上瞬間彌漫了出來。

    轟隆!

    大殿之中,恐怖的劍氣彌漫,像是瞬間來到了劍山劍海。

    “查,給我馬上去查,旭風他到底是怎么死的,一定和那秦塵有關,一定,誰敢殺了旭風,我要將他碎尸萬段,讓他永世不得超生。”

    凄厲的嘶吼聲,在這大殿中回蕩,久久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