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08章 等死嗎

武神主宰
     畢竟,現在整個丹道城的煉藥師數量極多,但其中絕大多數,其實都是來自北天域下面的諸多勢力。

    這些煉藥師,往往都出生在北天域下方的一些王級勢力、皇級勢力,在各自的勢力修煉到一個頸之后,這才千里迢迢趕來丹道城,想要接受更加深厚的教導。

    因此他們一開始接受考核的丹閣,往往是下面一些比較偏僻的丹閣,甚至有些小丹閣,連在徽章內留下登記信息的能力都沒有。

    真正出生自丹道城的煉藥師數量其實是極為稀少的,大約只是占所有煉藥師的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都不到。

    而這不足千分之一在丹道城認證的煉藥師中,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在丹道城外城的各個丹閣分部認證的。

    實在是因為丹道城太大了,在這里出生的煉藥師也太多了,如果全都集中到內城的丹閣總部去認證,恐怕丹閣總部每天什么事都不干,光是認證煉藥師考核都來不及。

    只有那些有身份背景,來歷極為不凡的煉藥世家,總部進行考核,并留下考核記錄。

    用煉藥師的一句話就說,一名煉藥師在哪個地方進行的考核,就代表了他的血脈,而在丹閣總部進行考核的煉藥師,無疑都是北天域丹閣總部的嫡系,真正的直系。

    因此在看到卓清風數十年前的考核記錄,居然全都是丹閣總部的記錄之后,王勇身上的冷汗瞬間就下來。

    嘶!

    這是丹道城嫡系的節奏啊。

    在丹道城沒點關系,沒點背景?能在丹閣總部認證,打死他也不信。

    而這樣的丹道世家,絕不是他一個小小的統領能教訓的。

    一時間,王勇臉上青紅皂白,變幻莫測,完全不知道該怎么好了。

    倒也不是他王勇完全不敢得罪對方,能在這里擔任統領,他也是有背景的,可若是為了這點小事就得罪一個丹道城的嫡系煉藥世家弟子,他必須得掂量掂量合不合算。

    周圍眾人看到王勇檢查過徽章之后,竟然露出驚懼猶豫之色,眾人頓時吃驚的看了過來。

    這幾個鄉巴佬,難道還真有什么背景不成?

    “怎么回事?”就在王勇躊躇忐忑,不知該如何處理之時,一道冷哼聲響起,緊接著人群散開,一名身穿管事服的中年男子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馬管事。”王勇統領見到對方就像是見到了救星一般,頓時激動無比,急忙向對方介紹了一下剛才的事情。

    來人正是傳送大殿的管事馬兵。

    作為管事,馬兵才是管理傳送大殿的總負責人,而王勇只是維持治安的統領而已。

    “哦?竟然有人敢在我傳送大殿鬧事,讓我看看,本座倒要看看什么人,敢在我傳送大殿如此囂張。”馬兵冷笑一聲,接過王勇統領手中的儀器。

    能在傳送大殿擔任管事,馬兵在丹道城自然也有自己的背景,甚至比起王勇統領的背景還要可怕的多,自然底氣就更足。

    只是他這一看,馬兵頓時一怔,眸光中竟流露出一絲詫異的神色來。

    “卓清風?莫非是那……”

    他心中一驚,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了一個念頭,仔細看了兩眼,愈發肯定自己內心的猜測。

    “放肆!”

    他怒喝一聲,臉色漲紅,聲音之大,宛若晴天霹靂,頓時震得在場眾人耳朵嗡嗡直響。

    那一群護衛頓時激動起來,馬兵管事這是要替他們出頭的節奏啊。

    可下一刻,所有人臉上的激動都凝固了,只見馬兵冰冷的看過來,臉色陰沉,如同萬載不化的寒冰,朝著他們就是劈頭蓋臉的罵過來。

    “你們是怎么搞得?我說過多少遍了?我們護衛隊的職責是什么?是護衛傳送大殿的治安,是維護丹道城的名譽,但你們呢?”

    馬兵用手指著眾人,渾身寒意爆發,氣得發抖道:“不但在這里囂張跋扈,破壞丹道城的形象,居然還敢威脅丹道城的煉藥師,你們是一個個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嗎?剛才是誰辱罵卓大師的,給我站出來?”

    “馬管事,我……我……”那護衛戰戰兢兢,心中忐忑不安,但又不敢不站出來,看表情都快要哭了。

    啪!

    馬兵走上前,直接便是一個巴掌甩了出去,直抽的那人另外半邊臉也腫了起來,躺在地上直躺尸。“剛才是誰冒犯了卓兄的,給我站出來,還不向卓兄道歉,卓兄乃是我丹道城的煉藥師,身份尊貴,你們一個個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不成?敢對卓兄動手,一個個是想找死嗎?!”他臉色鐵青,身上爆發出森

    冷的寒意,冷冷凝視周圍的那一群護衛。

    靠,怎么回事?

    那群護衛還等著馬兵管事替他們出頭,誰知道等來的卻是這樣一幕,一個個心中悲涼的同時愈發的驚恐。

    他們到底惹了什么人?

    “還愣著做什么?還不快給這位卓大師磕頭道歉,等死嗎?”馬兵又厲喝一聲,渾身殺意騰騰。

    “道歉就不必了,以后注意就行。”卓清風淡淡道,教訓一個小小的護衛,他也沒什么興致,只是看不慣對方囂張的態度而已。

    那護衛心中松了口氣,真要讓他磕頭道歉,他在傳送大殿恐怕丟盡了臉面。

    “哼,卓大師讓你不道歉你就不道歉了?你找死嗎?”馬兵頓時怒道。

    冰冷的寒意席卷而來,那護衛嚇得一抖,頓時支撐不住,砰的一聲就跪了下來。

    “這位大人對不起,剛才小的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幾位,還請幾位大人恕罪。”

    他砰砰砰的磕頭,先前的威風和囂張一掃而空,頭如搗蒜,凄慘不已。

    周圍議論紛紛,一是吃驚卓清風的身份背景,二又是對那護衛有些憐憫起來,堂堂大男人,在眾目睽睽之下磕頭認錯,何等丟人,殺人也不過頭點地。

    卓清風皺了下眉頭,冷聲道:“這件事就算了,你起來吧,你也是維護丹道城的名譽,只不過以后別魯莽就可以了。”

    他最看不慣的就是這種,一抬手,無形的力量升起,將對方托了起來。那護衛面露羞愧,無地自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