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12章 飛雪丹

武神主宰
     認證藥王?

    侍女吃了一驚,仔細打量了兩眼卓清風,神色頓時變得恭謙起來,“幾位請跟我來。”

    藥王級別的煉藥師在丹道城也屬于最為稀缺的人物,地位極為高貴,哪怕是她常年在丹閣總部任職,也很少能見到有人來認證藥王。

    要知道,在丹道城任何一個藥王,只要愿意,都可以在丹閣擔任名譽長老一職。

    這是何等尊貴!

    很快,三人便被帶到了丹閣內部。

    “里面就是煉藥師認證地了,會有管事接待閣下,至于兩位請跟我來一旁休息,認證地是禁止外人進入的。”侍女對著秦塵和南宮離道。

    “塵少,我先進去了。”卓清風對秦塵道。

    秦塵點頭,笑著道:“放輕松,等你好消息。”

    卓清風早在百朝之地的時候就能煉制七品的王級丹藥了,現在只是認證一下,根本不是難事。

    “嗯。”卓清風點頭,而后走了進去。

    至于秦塵和南宮離,則被帶到了一旁的休息區。

    北天域丹閣總部的休息區,是諸多煉藥師和強者們的棲息地,很多煉藥師會來丹閣總部購買一些藥材和丹方等等,也會在休息區交流一下自己的心得。

    不過秦塵他們走進去的時候,休息區里居然看不到任何煉藥師的影子,并且里面靜的沒有一絲聲音,若不是看到前臺一個漂亮性感的侍女正在登記著什么,還以為進了鬼屋。

    “這是……”

    秦塵詫異的看了一眼旁邊的大廳內,頓時明白了過來,里面人頭攢動,卻沒有一絲的聲音,全都認真的看著前面一個懸浮在半空的丹爐,丹爐下方道道濃郁的真火燃燒,舔舐著丹爐底部。

    “噓……”

    那名漂亮的侍女急忙把秦塵和南宮離拉到一旁,輕輕對兩人低語道:“趙如晦大師剛晉升七品藥王,這是傳課大會,你們有什么事嗎?”

    傳課大會乃是丹閣的傳統,有一些丹道大師進階的時候,都會公開傳課,講述自己的煉藥之道和突破經驗,目的也是為了讓大家有一個良好的煉藥氛圍。

    秦塵只覺得這位美女吐氣如蘭,貼在身邊,傳來陣陣清香,不由得暗道,還真是個尤物,丹閣居然讓這樣的美女來當侍女。

    不過也很正常,這里不是外面的大廳,能來這里的,不是煉藥師,就是一些有身份的強者,服務人員自然各個精挑細選。

    “呵呵,我們只是來隨便坐坐的,我朋友在里面認證煉藥師。”秦塵微微一笑。

    嘶!

    那侍女震驚的看了眼秦塵,她很清楚,能在丹閣總部進行認證的,各個都有不一般的門路。

    不過她也見多了,笑道:“那兩位請坐,不知道兩位想喝些什么?我們這里有各種茶水,就是千萬不能打擾道趙如晦大師的授課,不然會惹來眾怒的。”

    “嗯,這股味道……”

    秦塵蹙了下鼻子,疑惑的朝那傳課大廳望去,感受到一股淡淡的波動傳遞而來,這波動頓時被捕捉到了,愕然道:“就要成型了,想不到要報廢,可惜了。”

    “你說什么?”侍女愣了一下,順著秦塵的目光看去,傳課大廳中依然是一片安靜,所有人都在緊張的看著趙如晦煉制,并沒有任何異樣。

    “哦,沒事。等會你走開些,免得里面丹爐爆炸傷著你了。我進去看看。”

    秦塵說完就轉身朝那傳課大廳走去,目光落在前方那黝黑丹爐上一眨不眨,嘴角則是浮現出一絲玩味的笑意。

    侍女呆呆的看著他背影,有些轉不過彎來,暗想:難道是個瘋子?看樣子不像啊。既然對方沒什么要求,她懶得再問,便回到前臺忙去了,至于秦塵說的話,自然沒放在心上。

    “剛晉級七品,就強行煉制飛雪丹,勇氣可嘉,可惜實力不足啊!”

    秦塵雙手抱胸,站在人群最后頭微微搖頭輕語道。

    他的話雖然聲音不大,但卻被不少人聽見了,全都愕然的轉過頭來,當看清是一個稚嫩少年的時候,紛紛露出厭惡和微怒的神色,當即轉過頭繼續認真觀看。“小子,你怎么知道他實力不足?這可是趙如晦大師,剛剛晉級了藥王的存在,我看他煉制的很不錯啊,馬上就成型了,藥香也很濃郁。”一個疑惑的聲音在身側響起,“年輕人沒本事就不要亂說,否則會遭

    來禍害的。”

    秦塵撇過頭去,在大廳的后頭,一老頭懶散靠在墻上,眼神也在看著前方的煉制,但腳丫子卻露了出來,手指不停的扣著腳趾縫,很是惡心。

    剛才的話正是這老頭微微傳音入密到他耳中的,畢竟所有人都在聚精會神的看著煉制。大聲說話的話會如同他前面一樣,遭來白眼和憤怒。

    秦塵的目光落在這老頭身上,眼神中露出訝色,隨即恢復一片正常,淡笑著傳音過去道:“要不我們來打個賭?”

    “打賭?”老頭眼中一亮,似乎有了興致,將扣著腳趾丫的手指放了下來,笑道:“賭什么?”

    他心中則是微微有些狐疑起來,暗想道:剛才這小子看我的第一眼似乎神光閃動,莫非他能感覺到我的實力?切,怎么可能,我多想了。

    “你若輸了,則聽我差遣一年。若我輸了,同樣聽你差遣一年,怎么樣,很公平吧。”秦塵一臉平淡,不緊不慢的說道。

    “差遣一年?”老頭的身體從慵懶的靠在墻上直接繃直了,皺著眉頭沉思不語,難道他真的發現了我的實力?怎么可能!

    他連連搖手,傳音道:“不行不行,雖然我不認為自己會輸。但若是有萬一,聽你一小屁孩差遣一年,我這把老骨頭還不得散掉。”

    秦塵目光中浮現出一絲不屑之色,冷笑道:“怕?那你說吧,無論賭什么我都接下。”

    老頭看著他一臉自信滿滿的模樣,有些狐疑的看了眼前面正在煉制的趙如晦。只見趙如晦雖然滿頭大汗,臉色蒼白,但每一下都鎮定自若,不像是要出問題的樣子,他頓時冷聲道:“我怕?切!只不過這個賭不合算罷了,老夫一個老頭子,好歹也算半個高手,任你差遣一年,你不是

    賺大了?而你輸了,你一個小屁孩,就算供我差遣,老夫能有什么好處?”老頭一臉隨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