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13章 我賭了

武神主宰
     秦塵淡淡一笑:“小屁孩?本座好歹也是一名藥王,會誆你?只要你贏了,你只賺不虧。”

    老頭吃了一驚,上下打量秦塵兩眼,震驚道:“你……藥王?”

    這么年輕的少年會是藥王?打死他也不信啊,丹道城雖然藥王不少,但各個都是七老八十的了,最年輕的藥王,也有四十多,秦塵看起來頂多二十出頭,怎么可能會是藥王?

    更何況,如果秦塵真的是藥王,他在丹道城也待了不少日子了,這么牛逼的天才豈會沒聽過?

    “你不信?”秦塵笑了笑,仔細打量了兩眼老頭,淡淡道:“你身上的真元流轉不怎么流暢,應該是曾經突破的時候受過什么傷吧?”

    秦塵這不開口不要緊,這一問,老頭的身軀陡然一震,臉上露出一絲駭然之色。

    “你,你是怎么看出來的?”老頭神情震驚。“這有什么看不出來的。”秦塵淡笑道:“你一個八階中期巔峰武皇,體內真元應該早就已經化元為一,幾乎源源不絕,結合感知和對空間奧義的領悟,更能形成空間領域,可以說是流暢自如,萬源合一。但

    你傳音的時候,卻有一絲滯澀之感,雖然極為細微,哪怕是別的武皇高手,都未必能察覺出來,但卻根本瞞不過本少。”

    “你……你怎么知道我是八階中期武皇?”老頭渾身一震,駭然的瞪大眼珠子,他身上施展了一種秘法,普通人根本感覺不出他的修為。即便那些神識極強之輩,也頂多察覺到他武皇或者武皇初期巔峰級別的修為,但這個二十左右的少年竟然一眼

    就看出了他八階中期巔峰武皇的實力!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老頭終于按耐不住了,沉聲問道,身上有淡淡的敵意彌漫而出,一股無形的威壓,瞬間籠罩住了秦塵。

    對方處心積慮打探自己,究竟有什么目的?

    “老頭,別緊張,放輕松點,我不是什么壞人,而且我對你一個糟老頭沒興趣,也就你的實力,勉強能讓我看上眼。”秦塵笑瞇瞇的道,“怎么樣,還賭不賭?”

    這老頭一看就是一名散修武者,初來丹道城,秦塵明顯感覺到卓清風并不如之前所說的那般在這丹道城中有多大力量,若是能得到這么個八階中期巔峰的武皇,實在是太雪中送炭了。

    “小子,你以為我會上你的當?”老頭冷笑,目光冰冷。

    本來他看秦塵還有些好玩,但現在,卻對秦塵抱有一絲敵意。“是嗎?那真的是太可惜了?”秦塵搖頭:“本少看你身上真元的流動,應該屬于舊疾,已經有些年月了,以前應該沒什么大礙,雖然對修煉有影響,但影響不是很大,但你現在處于八階中期巔峰,是不是

    現自己的修為再也無法增長了?所以才想到來丹道城尋找治療的辦法,可惜啊,你這樣的問題恐怕整個丹道城,也不會有幾個人能解決,不過本少正好是其中一個。”

    “你能治療我身上的傷勢?”老頭神色更驚,狐疑看著秦塵,目光閃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秦塵淡笑道:“那是自然,不過目前我只能看出這些,要不你運轉一道真元過來?讓本少再觀察觀察仔細!”

    “哦?”老頭目光一閃,突然咧嘴一笑,“好,你接好了!”

    他手一抬,嗡,一股無形的真元迅彌漫而來,瞬間沖入秦塵體內。

    這一絲真元中,他蘊含了五成以上的力量,目的就是要給秦塵一個教訓,并且暗中控制住他,拷問出對方的目的。

    可讓老頭震驚的是,真元入體,秦塵就像是一個沒事人一樣,居然紋絲不動。

    這怎么可能?

    老頭大驚。

    秦塵被這一絲真元入體,其實體內真元早已被激蕩的沸騰,但他很快便壓制了下來,仔細感知了一番,這才淡淡道:“你的傷,應該是你在突破武皇之時留下的吧?”

    “你……”這下老頭更驚。

    “你突破武皇,應該是服用了某種丹藥,只可惜,你當時在空間奧義上的感悟,并非十分完善,導致你的突破留下了一絲隱患,體內真元是被丹藥強行帶到了武皇境界。”秦塵搖頭:“如此一來,你雖然順利突破到了八階武皇,但同時你的真元也留下了一絲隱患,導致你現在,真元運轉出現了缺陷。之前你在八階初期和中期的時候還沒什么,可到了八階中期巔峰,再想要往

    八階后期突破,不將這缺陷彌補,恐怕這輩子都不可能做到了。”

    “你……你……”老頭身軀狂震,秦塵所說的,和他身體中的狀況一模一樣,真的是他在這么短的時間里看出來的?

    可這些東西,自己從未告訴過外人,不是他自己看出來的,又是怎么知道的?

    “怎么樣,還賭不賭?只要你贏了,本少自然任你差遣,治療你身上的傷勢,也就順理正常了。”秦塵笑瞇瞇的道。

    “你真能治療?”老頭目光凝重的看著秦塵。“本少需要騙你么?”秦塵淡笑道:“其實你是穩賺不賠的,就算你輸了,任由本少差遣,如果干得好,本少一個高興之下,自然也會替你解除隱患,你一個堂堂八階中期巔峰武皇,不會連和我一個小子打個

    賭,都不敢吧?”

    “哼,你別激將我。”老頭冷哼一聲,目光閃爍了兩下,突然也笑了:“好,我賭了。”

    秦塵說的沒錯,他一個八階中期巔峰武皇,難道還怕一個少年不成。

    更何況兩人只是口頭協議,如果他輸了,故意不履行,對方還能強迫他不成?只要他往別的地方一鉆,這小子怎么去找他?

    打定了賴賬的主意,老頭心中自然是洋洋得意。

    見老頭答應,秦塵咧嘴一笑,“那閣下可得好好準備準備了,對了,我叫秦塵,以后你稱呼我為塵少就可以了。”

    老頭一陣暈倒,怒道:“切,別高興得太早!誰輸誰贏還不一定!”

    他嘴上這么說,但心底的信心在秦塵嘴角的微笑下,開始漸漸潰散起來,心中暗想,不會趙如晦大師的煉制真的會失敗吧?忍不住全神貫注轉頭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