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14章 金洲圣子

武神主宰
     這一看,老頭不由得狂暈。

    只見原本臉上還頗為自信的趙如晦大師,臉上的表情居然慢慢變得無比難看。

    不會這要煉制失敗吧?

    心中的念頭還沒落下,就見高臺上趙如晦大師面前的丹爐陡然間震顫起來。

    “嗡嗡……”

    在加入了一味靈藥之后,整個丹爐突然變得無比狂暴,發出令人耳鳴的震顫聲,嗡嗡的讓所有人頭暈目眩,極度難受的感覺涌上來,老頭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

    就連他這個外行也感覺到了那丹爐中傳遞出來的靈藥氣息極度的不穩定和狂暴。

    下方一眾觀看的煉藥師和強者們紛紛面色大變,駭然緊張起來,這正是煉制失敗要廢丹的節奏。

    這樣的事情很多煉藥師都遇到過,煉制失敗,導致丹爐中的丹藥廢掉,這種事情簡直再正常不過,并不值得大驚小怪,可令他們駭然的,卻是這丹爐的表現。

    嗡嗡嗡……

    黝黑的丹爐之上,散逸出道道狂暴的氣息,變得無比的癲狂,這不僅僅是要廢丹,分明更是要爆爐啊。

    這就危險了!

    丹爐爆炸,是煉藥師們煉制丹藥的時候,最害怕遇到的事情,這代表丹爐中的靈藥之力已經狂暴到了一個極致,連丹爐都無法承受的地步。

    在爆炸的瞬間形成的力量,將達到一個極為恐怖的地步。

    事實上,對于炸爐,至少有一半煉藥師遇到過,但都是一些普通丹藥爆炸,造成的傷害也有限。但此刻卻是七品的飛雪丹,而且是在如此密集的地方,一旦若是爆炸開啊里,后果不堪設想!

    曾經有煉藥師在煉制丹藥的時候,控制不了丹爐,導致丹爐爆炸,而后重傷,甚至隕落的也比比皆是。

    一時間,人群大震,一個個紛紛面露緊張,身上散逸出真元之力,顯然是在提早準備,進行防御。而在授課大廳后面的一些煉藥師,防御的同時紛紛震驚的回過頭來,看著一臉平靜,嘴角含笑的秦塵,他們滿腦子都是問號,這個少年先前是如何知道趙如晦大師煉制要失敗的,而且提早這么長時間知道

    ?

    “如晦大師,別慌!繼續煉制下去,只要丹藥成型就可以將狂暴的力量吸收,將丹爐中的力量給壓制下去,我來助你一臂之力!”

    一名看起來更為年輕的煉藥師走了出來,此人看起來只有三十多,不到四十的樣子,俊朗豐益,目光溫和,可他身上穿著的煉藥師袍,竟卻是七品的藥王袍,令人咋舌。

    秦塵也驚訝,丹道城竟然有如此年輕的藥王?不到四十歲的藥王,放到武域,也算是丹道天才了吧?

    “是金洲圣子。”

    “哈哈,有金洲圣子出手,肯定沒問題了。”

    “金洲圣子,乃是我丹道城最頂尖的三大圣子之一,既然金洲圣子出手了,定然安然無恙。”

    這中年藥王,顯然在丹道城極有聲望,一站出來,人心大定,不少人甚至直接收回了身上的真元防御,顯然對這金洲圣子極為信任。

    此人也沒讓大家失望,他從人群中走出,身上精神力涌動,幾道手訣打了出去,頓時原本狂暴的丹爐穩定了下來,在半空中不住的旋轉,轟鳴之聲也得到了一定的控制。

    眾人都是重重的松了口氣,臉上卻沒有任何吃驚的神色,仿佛這應該是正常至極的場景。

    至于諸多煉藥師們,更是一個個眼中精芒閃動,盯著高臺之上一眨不眨,這種力挽狂瀾拯救即將爆丹的煉制過程更是萬難一見,全都睜大了眼珠子生怕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趙如晦也是面露喜色,大喜道:“多謝金洲圣子出手相助,有圣子出手,定然安然無恙!”金洲圣子微微一笑,飄逸如仙,傲然道:“如晦大師客氣了,不過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這丹爐中的靈藥之力雖然被我的精神力強行壓制了下去,但只是暫時的壓制,你我共同施展化丹訣,將里面的狂暴藥

    力穩定下來,然后凝丹成型!”

    “好!”趙如晦低喝一聲,似乎恢復了不少氣力,雙手迅速捏動化丹訣,兩人幾乎相同的手勢,一左一右,各種復雜的手印直接打入那半空中的丹爐之中,似乎要強行煉化凝丹。

    兩人的動作都是一模一樣,但哪怕不是煉藥師的南宮離也能看出,右邊的金洲圣子的手勢更加的流暢,捏動之間猶如藝術一般,給人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

    丹道城圣子,果然非同一般。老頭看到這情景,頓時長長呼了口氣,蒼白的臉上恢復了紅潤,他得意的瞥了眼秦塵,大笑道:“哈哈,峰回路轉,峰回路轉,哈哈!小子,你和我打賭的時候,只打賭丹藥煉制成功還是失敗,可沒說一定

    是要趙如晦大師單獨煉制成功,現在金洲圣子出手自然也算,你可不能反悔,哈哈哈!”“峰回路轉?”秦塵譏諷的笑道:“其實剛才只要用幾招散丹之術就可以將狂暴之力化解,保留下來的丹藥之力甚至還能繼續凝練出七品飛雪丹來。現在被這個二貨強行用化丹訣鎮壓。呵呵,如果早上個半柱

    香還行,現在丹藥狂暴之力已經到了極致,豈能輕易化掉?”

    秦塵不屑一笑:“你看著吧,不出十息,他們兩個就要因為壓制不住狂暴的丹藥之力,導致整個丹爐會比剛才更狂暴數倍的力量下爆炸開來。”

    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說的老頭愕然一下后,臉色再次凝重起來。

    雖然對秦塵的話有些懷疑,但是秦塵的精神力和眼光之強,他是已經深深被折服了,內心則忐忑不安的看向那大廳前,心里開始祈禱起來,千萬別讓他說中了!

    “哪里來的臭小子?”

    “在那胡說八道。”

    “居然敢說金洲圣子是二貨,這小子找死么?”

    “服務員在哪里,還不把這個自命不凡的家伙給趕出去,什么貨色啊。”秦塵的這番話沒有傳音,而是大大方方的說了出來,頓時引來滿場之人的回頭,以及各種不屑和怒罵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