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15章 認輸了沒有

武神主宰
     這家伙哪里來的,胡說八道什么,有金洲圣子在,怎么可能化不了,沒看到丹爐都平靜很多了么?哪來的白癡?

    人群心中無語,對秦塵充滿了不滿。

    唯有先前聽到秦塵說話的一些煉藥師,則一個個驚疑不定。

    “一!”

    秦塵負手而立,冷冷看著前方的丹爐,根本不理會洽其他人的目光和怒罵,自在悠悠的開始數了起來。

    “二!”

    “三!”

    “四!”他這般肆無忌憚的報數,更加惹來了眾人的憤怒,一名六階煉藥師猛地站了起來,指著他怒喝道:哪來的小鬼?金洲圣子和趙如晦大師的煉制豈是你可以隨意點評、滿口胡說八道的?你是哪家的小子?你

    家大人呢?”

    老頭也看著秦塵,很想知道他的來歷,但秦塵分絲毫不理會眾人的指責,只是旁若無人的繼續道:“五!”

    這一行為頓時更加惹怒了眾人,紛紛站起來罵道:“誰家的小孩?大人再不出來,我們可要把他轟出去了!”

    “轟出去?我看還是抓起來,等著他家的大人來領!”

    “不錯,污蔑金洲圣子,不給他一點顏色瞧瞧,還真以為無人管教了。”

    “像這樣的熊孩子,早就想教訓了。”

    “依我看,不如扒光衣服,掛在丹閣頂上,讓大家好好觀賞觀賞。”

    “靠,你這個老剦貨!”

    秦塵置若罔聞,雙唇輕吐道:“六!”

    隨著這聲“六”字落下,嗡的一下,原本平靜下來的丹爐再度震顫起來,這一次,暴動的氣息更加可怕,比之先前強了何止數倍,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息隨之彌漫了出來。

    高臺上的趙如晦和金洲圣子同時臉色大變,似乎發現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雙眸中滿是震驚之色。

    “怎么會,為什么會這樣?”金洲圣子一下子失神,呆呆的看著不斷震顫,顯然堅持不住的丹爐,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丹爐不斷的晃動,轟轟轟,竟發出真正轟鳴之聲,彌漫出來的道道氣息越來越恐怖,趙如晦和金洲圣子施展出來的精神力壓制完全失去了效果,節節敗退。

    “怎么會?”

    “不會真要爆炸了吧?”

    “這氣息太可怕了,七品飛雪丹引發的丹爐爆炸,除非武皇強者,誰還能活?”

    “嘶!”

    人群狂震,一個個倒吸冷氣,那丹爐還沒爆炸呢,散逸出來的氣息就已經令眾人心頭發顫,有種死神來臨的感覺,一旦爆炸,造成的威力有多恐怖?沒有人敢猜測。

    “是這個小子,一定是這小子動了什么手腳,把他抓起來。”那六品煉藥師怒吼,身形一縱,就朝秦塵撲了過來。

    “七!”秦塵嘴角浮現出一絲微笑,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下。

    老頭心中一驚,他看著趙如晦和金洲圣子的神色變化,就知道要糟糕,臉上吃驚的難以想象,震驚不已的看著自信滿滿的秦塵,內心更是掀起滔天駭浪。

    在前面的可是兩位七品煉藥師啊,兩人聯手之下竟然也壓制不住這狂暴的藥力,這少年又是如何能夠提早這么多看出來的?

    就在那六品煉藥師即將沖到秦塵面前的時候,轟,高臺上的丹爐猛地一陣,一股恐怖的沖擊波彌漫了出來,震得場上眾人紛紛頭暈目眩,差點摔倒。

    那六品煉藥師身形也是一晃,臉色發白,駭然的轉頭。

    這是丹爐要爆炸的前兆啊。

    如今丹爐還沒爆炸,散發出來的力量就這么可怕,一旦爆炸,場上有多少人還能活下來?

    一些知道厲害的煉藥師各個臉色大變,怒吼道:“快,快通知外面打開防護罩。”

    “快跑!”

    眾人紛紛慌亂無比,一個個怒吼出聲。

    趙如晦臉色也大變,焦急對著金洲圣子道:“圣子大人,還有沒有什么別的辦法?一旦丹爐爆炸,后果不堪設想啊,必須把它穩定下來!”

    “這……我能有什么辦法?控制不住了,根本控不住了,趙如晦大師,你這煉制錯漏百出,現在已經完全無法挽回,恕本圣子無能為力了。”

    金洲圣子臉色難看,竟然直接撤開雙手,朝著大廳外就飛掠而去,根本不管臺上的丹爐了。

    “金洲圣子?”趙如晦臉色大變,丹爐失去了金洲圣子的控制,只覺得一股反震之力傳來,噗嗤一聲吐出血來,臉色瞬間蒼白如紙。

    他難以置信,金洲圣子竟然拋下了他,一個人跑了。

    失去了金洲圣子的控制,丹爐的波動越來越強烈,趙如晦臉色變幻,心中瞬間轉過無數念頭,但最終一咬牙,猛然一聲大吼:“大家快跑,丹爐要爆炸了!”

    聲音隆隆,震得全場之人振聾發聵,差點紛紛摔倒。

    而趙如晦自己則全身凝視著面前的丹爐,他眸中有些堅決,轟,體內的精神力催動到極致,瘋狂壓制面前的丹爐。

    他知道,想要挽回丹爐的爆炸已經不可能了,他現在所能做的,就是壓制住丹爐爆炸的時間,多撐一秒是一秒,或許一秒的時間,會有更多的人逃出授課大廳。

    至于他自己?

    已經管不了那么多了。

    “什么?金洲圣子跑了?”

    “靠,真的要爆炸!”

    “完蛋了,趙如晦大師居然還不跑,繼續壓制下去,最終爆炸的威力會更大,他這么做,等于是犧牲自己,成全他人啊。”

    人群都是震撼的看著高臺上的趙如晦,臉上的表情十分的敬仰,同時看著秦塵的目光,也變得無比的駭然。

    居然真被這小子猜中了。

    秦塵停下了數數,淡笑的看著一旁臉色灰白如土的老頭,笑著道:“怎么樣?服輸了沒有?”

    老頭感受著丹爐中傳遞出來的能量,以及混亂的現場,還有趙如晦舍身取義的表情,頓時明白乏天無力了,苦笑道:“你是怎么知道會爆炸的?”

    說著,他抬手釋放出一道恐怖的結界,與大廳中的幾名八階武皇聯手布下一道防御護罩。

    “這你就無需知道了,你只說認輸了沒有。”

    “行,行,我認輸了,你小子還不跑?”

    看著秦塵淡定的樣子,老頭一臉無語。這時候還在糾結認不認輸,這小子難道就不怕死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