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16章 負責得起嗎

武神主宰
     那丹爐上彌漫出來的氣息之強,哪怕是他心中也有些發毛,這小子居然還敢繼續待下去?

    “既然你認輸了,那我為什么要跑?”

    秦塵輕輕一笑,擠過人群朝那前方走去,同時對著趙如晦淡淡道:“沒想到你拼死也要為大家爭取逃走的時間,這樣的煉藥師若是死了,秦某于心不忍啊。”趙如晦還在竭盡全力的控制著丹爐,給眾人多爭取逃跑的時間,見秦塵不慌不忙的走上前來,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怒吼道:“小子,我不管你是怎么看出來的,還不快跑?你找死嗎?我控制不了多久了,一

    旦爆炸,你必然難以活命,還不快跑!”

    秦塵淡笑道:“還有幾息才會爆炸,其實可以挽救的。”“能挽救?”趙如晦此刻臉色漲紅,只感覺自己再也控制不了,快發瘋的道:“現在反應已經到了最后,里面的靈藥因子徹底紊亂,你如何能挽回?就算是七品巔峰的煉藥師來也無法挽救了,我只能再堅持兩

    息,快走!”

    趙如晦怒吼,只感覺體內力量迅速流逝,但還苦苦堅持,精神力幾乎枯竭。

    終于,他再也堅持不住,呼,身上的精神力消耗殆盡,一屁股坐倒在地,看著那劇烈晃動的丹爐,眼神之中流露出了絕望。

    想不到他苦修一生,好不容易突破七品藥王,進行傳授講課,竟然就要死在這里了。

    他眼神中流露出不甘,事實上,如果不是金洲圣子上前說可以壓制,幫助他一同壓制,先前就任由丹爐炸裂開來,以他的修為,不至于會落到現在這地步。

    但此刻,丹爐已經徹底不受控制,哪怕是神仙前來,也回天乏術了。

    一輩子的努力,就是化為煙云,趙如晦苦笑一聲,反而徹底解脫了。

    只可惜,臨死前,還連累了這么一個少年,此子能看出自己煉制失敗,在煉丹一途必然也有不弱的造詣,可惜要給自己陪葬了。

    趙如晦嘆息一聲,就在他閉眼等死的時候,秦塵已經來到了丹爐之前,咔咔咔,此刻丹爐上甚至已經開始出現了裂紋,一股股狂暴的力量從裂紋中沖出、

    秦塵不慌不忙,雙手猛地拍在丹爐之上,強大的精神力瞬間籠罩上了那丹爐。

    “小子,你在做什么,快住手?”趙如晦倒吸一口冷氣,眼珠子驀地暴起,驚聲怒吼道。

    這小子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丹爐就要爆炸了,他居然還在胡亂亂動,到時候爆炸的威力可能會成倍的提升,知道要多死多少人嗎?

    可他的話還沒說話,眼珠子驀地瞪圓了,卡在喉嚨中的聲音也戛然而止,因為他震驚的發現,原本都已經開始碎裂的丹爐,竟然瞬間變得平穩了起來,那蔓延的裂紋也一下子停下。

    同時整個丹爐的氣息雖然還是異常的狂暴,但傳出來的氣息頻率,卻慢慢變得有節奏起來。

    “這……這是……”

    趙如晦眼珠子瞪得像是銅鈴,一臉呆滯的站在那里看著。

    一些還沒來得及跑出去,以及留在大廳中施展防御護罩的強者,也都目瞪口呆,見鬼一般的看著高臺上的秦塵。此刻的秦塵已經開始動了,雙腳就站在原地沒有挪一下,但身子卻浮現出道道殘影,雙手的速度快的令人咋舌,一道道的手訣就好像自己蹦出來似的,連綿不絕,一道接著一道,好似大江奔涌的河水,灌

    入那丹爐之中,將狂暴的丹爐完全遮擋起來。老頭也是眸子中閃過震驚的神色,不可置信的看著秦塵那如夢如幻的動作,整個動作完美無比,像是藝術一般,特別是手訣捏動之間,嫻熟無比,賞心悅目,絕不是一些普通煉藥師可以做到的,絕對是經

    過了千錘百煉的施展,才能做到這般隨心所欲,行云流水。

    “這……這……狂暴的氣息似乎停下了。”

    眾人震撼,一個個目瞪口呆,雖然不知道秦塵做了什么,但丹爐狂暴的氣息他們再清楚不過,比起之前減弱了起碼十倍,并且不斷的減弱,變得無比安詳。

    就好像一鍋滾燙的開水,突然變得溫和,給人一種極為舒服的感覺。

    老頭一臉的頹廢,想不到自己竟然栽在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少年手中,但一瞬間,眼中卻又興奮萬分,爆射出了精芒。這時不少先前已經跑出去的煉藥師,在等了一陣沒有動靜之后,不由愕然,一些膽大的甚至站在大廳門口,紛紛小心翼翼的探頭觀看,這一看,一個個就跟中邪了一般,竟然情不自禁的邁步重新走入了大

    廳。

    “喂,你們看到了什么?”

    “怎么回事?”

    “里面到底發生什么了?”

    外面不少人躲得遠遠的,高聲喊道,可是那些煉藥師們卻沒人理會他們,頓時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

    “靠,這些家伙到底看到了什么?”

    “是啊,這么久了,還沒爆炸,不是說就快爆炸了么?”

    “那些進去的賤人,出來說句話會死啊。”

    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偶爾有人鼓起勇氣進去,同樣沒有任何回音。

    “小尹,你進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記住,一定要馬上出來稟報。”

    終于,之前那指責秦塵的六品煉藥師按奈不住了,對著前臺的美女命令道。

    “姜大師,我不行啊。”

    那叫小尹的美女嚇得臉色發白,驚慌道:“我一個弱女子,沒有自保能力,一旦進去,肯定會死的吧?”

    “哼,你不過是一個侍女罷了,有什么好害怕的,難道要讓我們這些高貴的煉藥師進去冒險?如果我們之中有人出了事,你負責得起嗎?”姜姓煉藥師傲然道。

    “我……”

    那叫小尹的侍女都快哭了,但在諸多煉藥師虎視眈眈的目光下,只能心驚膽戰的走進了大廳。

    她只是一個侍女而已,如何能忤逆這些煉藥師們的要求。小尹一進入授課大廳,就聽到里面傳出來一個年輕的聲音,在不斷的講著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