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17章 是不是人

武神主宰
     那聲音講述的東西十分的深奧,她完全聽不懂,只是本能的抬頭看去。

    很快,讓她瞠目結舌的一幕出現在眼前,那那之前還和她交談過的少年,正站在授課大廳的高臺之上,一只手托著一個布滿裂紋的丹爐,不斷的捏動手訣,同時一邊還在講著什么。

    而臺下,之前跑進來打探情況的煉藥師們,一個個都聚精會神的聽著,連趙如晦大師都畢恭畢敬的坐在下方,臉上全是如饑似渴的表情。

    原本早就應該爆炸了的丹爐,此刻雖然布滿了裂紋,但卻變得無比的溫和,道道丹藥的清香從里面不斷散逸出來,居然還沒有廢掉。

    并且,那清香越來越濃郁,顯然是正在成丹之中,讓小尹看的都快懵了。

    很顯然,這丹爐中的靈藥肯定還是趙如晦大師煉制時候的靈藥,可那些靈藥不是要廢掉了么?都暴亂成那樣了,竟然還能繼續煉制,開什么玩笑?她震驚抬頭看去,只見那丹爐在秦塵手中滴溜溜的旋轉,同時秦塵還在講解道:“其實靈藥狂暴并不可怕,每一種藥方,都是經過千錘百煉而成的,彼此之間的藥性完全能夠融合,做到相互和解。而之所以

    會出現靈藥狂暴的情況,很多時候是在丹藥煉制的過程中,煉藥師們沒有把握住丹藥彼此融合的順序和速度。”“這就就好像一個線團,需要一點點解開,你若是解的順序錯了,立馬就會變成一團,變得混亂不堪,而這個時候,你絕對不能慌亂,因為越慌亂,你越會失去對靈藥的控制,而是需要一點點的去弄清楚狂

    暴靈藥的源頭,找到線頭的所在,再去按部就班的解開,一切自然便會解決。”

    秦塵淡笑說道,而后猛地一拍丹爐,砰的一聲,丹爐瞬間裂開,可與此同時,八顆雪白色的丹藥瞬間沖天而起,正是飛雪丹。

    霎時,大廳之中到處都是濃郁的丹香,沁人心脾,每個人聞上一口,只覺得身上的毛孔都舒張開來,清爽不已。

    “飛雪丹,是七品飛雪丹。”

    “竟然煉制成功了,這怎么可能?”

    “我的老天啊,都剛才那樣了,竟然還能煉制成功,簡直神跡啊!”

    “你們看,那八顆丹藥上竟然還有丹紋。”人群狂震,一個個目瞪口呆,秦塵雖然解決了丹爐的爆炸,但在他們心中,秦塵想要重新煉制出飛雪丹,幾乎是根本不可能的,可現在眼前的一幕,卻讓所有人都瞠目結舌,內心中充滿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

    同樣的一種靈藥,其實也分等級的,正常情況下,會分成下等、中等、上等和特等。

    能出現丹紋,就代表這一次煉制出來的飛雪丹,已經起碼達到了上等的水平,因為只有至少上等級別的丹藥,才會形成丹紋。

    而將一個即將炸爐的靈藥,安穩下來,并且重新煉制成功,甚至還煉制出有丹紋的丹藥,這真的是真的么?

    這少年到底是什么人?

    “現在,還有什么不明白的嗎?”秦塵笑瞇瞇的說著,目光卻戲虐的落在老頭身上,那老頭愕然的苦笑不已。

    趙如晦狠狠的咽了口口水,用渴望的神情小心翼翼的問道:“大師,我還是不太清楚,為何后面我和金洲圣子聯手鎮壓那狂暴靈藥,反而會適得其反呢?”

    “這個就更簡單了。”秦塵一屁股坐下來,手中把玩著八顆雪白的飛雪丹,卻道:“我有點渴了,有沒有水啊?”

    “啊?水?”趙如晦愣了一下,隨即猛然看到后面正要出去通報的小尹,頓時急忙道:“小尹,你去哪?還不快去給這位大師倒水,快點,快點!”

    “是啊,小尹你愣著干什么?沒聽到大師說渴了嗎?”

    “渴壞了大師,你負責得起嗎?”

    “平常看你挺靈活的,今天怎么回事?這么不靈光?”

    一群煉藥師正聽到起勁,紛紛怒喝起來,這小尹怎么回事?這么不懂事,以前也看她挺靈活的,搞什么飛機?

    “大,大師,請喝水!”

    小尹戰戰兢兢的端著水杯跑了過來,把清水小心的放到秦塵面前,幾乎要哭了。

    “謝謝!”秦塵微微一笑,笑容和煦,頓時看的小尹愣住了。

    她急忙行了個禮,慌慌張張的就要退下,外面還有一群人等著她報信呢,這些煉藥師,她可是一個都得罪不起啊。

    “你干嘛去呢?大師在這里,你跑出去干嘛?萬一大師還需要人服侍呢?”趙如晦頓時皺眉說道。

    “就是,大師還在這里,你跑什么跑?”

    “什么態度?我看你是在這里呆慣了,一點規矩都沒了。”

    一名名煉藥師紛紛怒喝道。

    小尹徹底愣住了,呆呆的站在一旁,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心中委屈的都快哭了。

    自己只是一個服務員而已。

    秦塵看在眼里,喝了口水,立即臉色一沉,冷喝道:“你們這都什么態度?”

    趙如晦等人頓時嚇了一跳,全都愕然的不知所以,不明白秦塵為何會突然發飆,全都緊張的看過來。秦塵對眾人冷冷道:“你們就是這么對待美女的?這位美女雖然只是一名服務員,但她卻干著服務大家的活,你們能安心煉制,哪個不是享了這些工作人員的福?一個個還這種態度,如何能煉制出完美的丹

    藥來?我看沒規矩的是你們吧?”

    “啊?這……”

    所有人都呆滯住了,沒想到大師竟然會因為這個而生氣,不會是看上這小尹了吧?

    大家仔細看過來,這才發現,這小尹雖然穿著丹閣最為普通的工作服,可容貌清純,極為秀麗,最重要是這種稚嫩感,就好像一朵生長在山谷的幽蘭花,別有一番滋味。

    以前怎么沒看出來這小尹竟是這么一個尤物?

    難怪秦大師會欣賞。趙如晦第一個醒悟過來,頓時道:“秦大師教訓的是,小尹在這里一直為我們兢兢業業的服務,我們卻還呼來喝去,實在是無恥至極,若非秦大師點出,趙某恐怕還沒注意到自己的錯誤,身為一名煉藥師,

    怎么能這樣對待一個柔弱的小姑娘,還是不是人?”他義憤填膺,大聲呵斥,好像對自己痛恨不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