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24章 武皇高手

武神主宰
     沒辦法,他們雖然是八階的武皇,但這里是丹道城,敢阻止三大圣子的武皇還真沒幾個。

    “小子,現在就算你跪下求我,本圣子也要給你一個教訓。”金洲圣子冷喝,嘴角勾勒猙獰的笑意。

    所有人都嘆息,為秦塵抱不平,但也沒辦法,誰讓他口無遮攔,得罪了金洲圣子。

    敢說自己要成為三大圣子的老大,讓三大圣子都跪拜自己,此人好大的口氣。

    一些跟隨金洲圣子的煉藥師暗暗冷笑,都想看到秦塵狼狽的模樣。

    但秦塵一副懶洋洋的模樣,在金洲圣子的手掌落下的瞬間,身形陡然一晃,竟瞬間閃出了金洲圣子的攻擊,躲到了老頭的身后。

    “靠,你跑我身后來干什么?”老頭臉一下綠了,這不是拖自己下水嗎,禍水也不是這么引的。

    “咦?”金洲圣子微微驚訝,秦塵居然能躲開自己的攻擊,可他嘴上話音卻不停,冷喝道:“老頭,滾開。”

    這老頭極為陌生,自己以前從未見過,金洲圣子以為對方只是個普通路人,語氣自然不屑,更何況對方看起來似乎和秦塵還是熟識。

    “老頭,本少給你次機會,給我攔住他。”秦塵淡淡道。

    “你惹的禍,可不能讓我給你擦屁股啊。”老頭郁悶了,讓他攔住金洲圣子,這不是拿他開玩笑嗎?

    他來到丹道城,就是為了解決身上的隱患,可若是得罪了丹道城的圣子,還有哪個煉藥師愿意為他出手?

    “剛才你我的打賭你忘記了?先前你輸了,自然要任由我差遣,現在連這點小事都不愿意做,我對閣下的信譽表示很是懷疑啊。”秦塵淡淡道。

    他出手自然分分鐘就能教訓金洲圣子,但他更多的是想考驗一下老頭。

    如對方連一個圣子都不敢動,那就算對方愿意跟著自己,自己也懶得理會,對于這種沒有信譽的家伙,秦塵自然不會放在眼里。

    “靠,這是小事么?”

    老頭快要瘋了,恨得牙根直癢癢,一上來就讓自己做這樣的事,偏偏之前打賭還真是自己輸了,這讓老頭內心充滿了糾結。

    一方只是一個陌生的少年,而且以后還聽從對方差遣,而另一邊,卻是丹道城的圣子,如何選擇,換做別的人來,自然再容易不過。

    可不知為何,老頭心中卻有種感覺,若是自己不答應秦塵此刻的要求,自己這輩子很有可能會遺憾終生。

    “罷了,大不了老子豁出去了,得罪了金洲圣子就直接離開丹道城,我就不信丹道城還能拿自己怎么辦,以后只能去別的地方想辦法了。”

    想到這里老頭再也沒有猶豫,瞬間出手擋住了金洲圣子的攻擊。

    只見金洲圣子蘊含恐怖力量的一擊在老頭面前,竟好像脆弱的不堪一擊一般,瞬間粉碎,化為虛無。

    武皇高手!

    所有人訝然,沒想到這穿著破破爛爛的老頭,竟然是一名武皇強者,若非武皇高手,根本不可能隨手攔下金洲圣子的攻擊。

    “你,想和本圣子作對?”金洲圣子冷冷看著老頭,語氣中怒意更甚,臉色都青了。

    今天怎么回事,誰都敢來針對自己,不給他們一些教訓,真以為自己這個圣子是吃素的嗎?

    “你們兩個,給我拿下他,我倒要看看,有我魏某在,誰敢在我丹閣撒野!”金洲圣子對著一旁的兩名八階初期武皇冷喝道。

    這兩名武皇猶豫了一下,面露苦澀,但還是動手了。

    沒辦法,誰讓魏金洲身份高貴呢,別看他們是武皇高手,但一個圣子想要搞他們,有的是辦法,完全可以讓他們在丹道城處處吃癟。

    轟!轟!

    兩人瞬間出手,攔向老頭,他們也不想太過插手,只是想攔住老頭就行了。

    老頭看秦塵一點表示都沒有,心中更是苦笑,算了,反正都已經下水了,只能一條路走到黑了。

    轟,他雙手晃動,也不見有什么動作,但那兩名武皇卻怎么來的怎么倒飛了出去,蹬蹬蹬后退十數步,這才勉強穩住身形,體內氣血翻涌,差點噴出一口鮮血。

    一個個都駭然看向不起眼的老頭。

    好可怕的修為,此人的實力遠在他們之上,至少也是八階中期級別的武皇。

    “前輩。”兩人心驚。

    得罪丹道城的圣子固然不妥,可若得罪一位八階中期的武皇,也不是他們可以承受的。金洲圣子這時候也看出了老頭的可怕,臉色頓時一抽搐,顯然沒料到秦塵身邊竟然還有這么一個高手,目光一冷,道:“閣下是鐵了心要和我作對了,我勸你可要考慮清楚了,你阻攔我,就是阻攔丹道城,

    你得考慮后果。”

    老頭嘴角抽搐了一下,他也不想動手,但事到如今,既然做了,一顆心反而橫了下來,懶洋洋的道:“圣子言重了。”

    秦塵更是不由失笑,道:“你還真是臉皮夠厚的,一個圣子而已,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是北天域丹閣的閣主呢,區區七品初期的藥王,居然說跟你作對就是得罪整個丹道城?我就真還不信了。”

    “老頭,拿下他。”秦塵突然寒聲道。

    “秦大師。”趙如晦等人臉色都變了。

    “哈哈哈,小子,你想干嘛?還想反抗不成?”金洲圣子冷笑,面露不屑。

    “大師啊……”老頭也無語了,攔住對方就行了,還要自己拿住他,我的祖宗喂,對方可是丹道城的圣子,就算自己制住了對方又能怎么樣?還能教訓他不成?見好就收得了。

    金洲圣子見老頭的表情,心中不禁得意傲然,嘲諷道:“看到沒有,就算是你有高手保護,可你的狗連動我都不敢,你還有什么能耐?”

    “對方都罵你是狗了,你還不制住他?反正到時候賬都算在我頭上,又怪不到你,這你都不敢?”秦塵也嘲諷看向老頭。

    老頭狂暈,大哥,我這都是為你了啊,連你也嘲諷我。

    但他心里卻也震怒異常。他好歹也是八階中期巔峰的武皇,在北天域也算是赫赫有名的高手,一個圣子,就敢這么輕辱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