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27章 大悲老人

武神主宰
     臉上立即露出恭敬之色,急忙道:“那還請稍等,容我通稟。”

    他拿出一塊傳訊石,很快就出了一條訊息。

    一會之后,只見一名身穿管事袍的中年人從通道內走了出來,看到秦塵后,頓時皺眉道:“就是你要認證藥王?”

    “不錯。”秦塵點點頭。

    “亂搞什么,如此年輕,就來考核七品藥王,以為我丹閣是什么地方,胡鬧。”中年管事呵斥一聲,皺起眉頭,怎么看,秦塵都不像是能考核通過藥王的人,這守衛怎么搞的?

    “尤管事,此人是趙如晦大師推薦的。”守衛在一旁提醒。

    “趙、趙如晦大師!”這中年管事這才現趙如晦,連忙恭敬行禮。

    趙如晦擺了擺手,示意對方不用拘束,道:“秦大師在煉藥造詣上,的確有獨特見解,而且他也滿足了考核條件,還望尤管事能夠放行。”

    這管事臉上頓時露出驚容,趙如晦雖然剛突破的七品藥王,但好歹也是一名藥王,自然不會胡亂開口,難道此子還真有考核七品藥王的能力?

    嘶,他倒吸一口冷氣,臉上的傲色立刻一掃而空,神情更加不敢怠慢,詢問道:“你現在是六品煉藥師了嗎?”

    “當然。”秦塵笑著點頭,拿出煉藥師徽章。

    中年管事心中的疑慮徹底消散,別的不說,光是拿出了六品煉藥師徽章,哪怕沒有趙如晦推薦,按照規矩,他也無法拒絕對方,連開口道::“既然閣下已經是六品煉藥師了,那還請跟我進來,不過目前考核室正有一人在考核,還請閣下稍等片刻。”

    藥王的考核,絕非易事,過程極為嚴格,必須北天域丹閣總部中至少三名以上的實權長老進行認證,一致認為通過,才能算考核成功。

    所以任何一名藥王的考核都不是件容易之事,所幸的是,之前正好有人要考核藥王,已經有數位實權長老在考核室中,倒不需要額外通知了。

    否則的話,他專門通知幾位實權長老前來擔任考官,一旦秦塵完全考核不過,他必然也會受到責罵。

    雖然秦塵拿出了六品煉藥師徽章,但尤管事內心其實根本不認為秦塵能夠通過考核,只不過礙于規矩,無法拒絕罷了。

    當即,尤管事就要帶著秦塵,步入考核區域。

    “且慢!”

    一道洪亮的聲音響起,從考核區外,頓時走來了一群人。

    其中一人姿態狂傲,遠遠走來,目光便冷冷落在秦塵的身上,爆射出森冷的光芒,正是金洲圣子。

    此刻在他身邊,還跟隨著幾名氣勢不凡的強者,每個人身上都散出渾厚可怕的氣息,仿佛一顆顆耀眼的星辰,讓人感到陣陣的刺眼。

    八階武皇。

    而里面最強的一個,氣勢渾厚深沉,如淵似海,一身修為顯然已經達到了八階中期,甚至更強。

    魏金洲不愧是北天域丹閣的圣子,片刻之間,竟然就調動了數名武皇強者,如此影響力,簡直堪稱變態。

    嘩然!

    見到金洲圣子前來,原本簇擁過來的諸多強者和煉藥師紛紛后退,顯然生怕金洲圣子誤會自己和秦塵之間是否有什么瓜葛。

    “見過金洲圣子,見過盧修元供奉!”

    尤管事不知道之前生的事,見金洲圣子怒氣沖沖走來,心中驚愕,頓時急忙行禮。

    金洲圣子沒看尤管事一眼,只是盯著秦塵,滿臉的猙獰,寒聲道:“小子,沒想到你膽子不小,打了本圣子居然還敢留在這里,沒有逃跑。”

    秦塵淡笑道:“不過教訓了一個畜生而已,我為什么要逃?”

    “放肆!”金洲圣子氣歪了鼻子,“我魏金洲也算是狂傲了,可跟你一比,我現自己還是太謙虛了,盧修元,給我殺了他!”

    最后一句話是對他身后那名中期武皇強者說的,此人姓盧,名修元,是丹閣的一名武道供奉。

    丹道城丹閣中擁有諸多強大的煉藥師,自然不缺少武皇級別的供奉,更何況金洲圣子還是丹道城副會長康友明的弟子,而這盧修元便是康友明的一個追隨者。

    八階中期武皇高手,竟然會成為金洲圣子師尊的追隨者,可見北天域丹閣副會長康友明在丹閣中的地位和號召力有多少強。

    “聽說你剛中竟然對圣子動手,好大的膽子!”

    “死!”高高瘦瘦,一直板著臉的盧修元冷笑一聲,直接一擊揮出,向著秦塵打去。

    “住手!”趙如晦大驚,他本想讓秦塵進入考核室就會沒事了,沒想到金洲圣子來的這么快,而且帶來幫手后二話不說,居然就要讓丹閣的武道供奉對秦塵痛下殺手。

    頓時臉色大變,不管怎么說,秦塵和金洲圣子之所以起沖突,也有他的關系在里面,他立即縱身一躍,擋在了秦塵和盧修元之間。

    可在中期武皇面前,這有什么用?

    盧修元只是將手臂微微一震,趙如晦便被一股反震之力沖到了一邊,并且失去了出手的能力,而盧修元的這一擊幾乎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繼續向著秦塵打去。

    真元沸騰間顯然是要將秦塵瞬間鎮殺在這里,根本不給他反駁和爭辯的機會。

    “老頭。”秦塵神色不驚,只是看向一旁的老頭。

    老頭郁悶的快要吐血,但還是一咬牙,沖了上來,攔在秦塵面前。

    嘭!

    盧修元的掌威像是轟在了一座鋼鐵墻壁之上,瞬間被阻攔了下來,竟然寸進不了分毫。

    “哪里來的家伙,敢在丹閣撒野。”

    盧修元臉色頓時變得鐵青,仿佛自己的攻擊被人攔下是一件無比丟人的事情,轟,體內瞬間升騰起一道恐怖的虛影,虛影降臨,震懾虛空的真元頓時席卷而來,仿佛化作了一片濤浪,要將老頭和秦塵全都吞沒。

    “破!”

    老頭冷喝,渾濁的雙眸中突然爆射出精芒,雙手呈掌形,猛地一掌轟出,噗的一聲,那浩蕩如汪洋般的真元洪流瞬間被劈成兩半,從中間齊齊分開。

    “大悲手,你是……大悲老人?”

    盧修元露出驚訝之色,目光也變得凝重起來,認出了老頭的身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