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28章 實權長老

武神主宰
     “什么?這老頭就是大悲老人?”

    “北天域赫赫有名的散修?”

    “傳聞大悲老人只是一介凡夫,后來意外獲得奇遇,修為突飛猛進,更是在三十年前突破武皇境界,將曾經得罪他的血云堡連根拔起,斬殺血云堡三大武皇強者,名震北天域,竟然是他?”

    “難怪此子那么有底氣。”

    人群狂震,紛紛驚呼,顯然震驚于老頭的身份。

    這是一個狠人,只是一介散修,卻修煉到了八階中期巔峰的修為,名震北天域,更是孤身一人覆滅北天域頗具威名的皇級勢力血云堡,是北天域散修中的領軍人物。

    這樣的高手,的確讓人畏懼。

    老頭面如苦瓜,絲毫沒有被認出來的洋洋得意,反而是哭喪著臉,幽怨的看著秦塵。

    好了,這下自己的身份都被認出來了,北天域是混不下去了,等下想要跑路,別說是丹道城待不了,就是北天域也待不了了,唉,可憐他一介老頭子,都這年紀了還要背井離鄉,這是造了什么孽啊!

    “大悲老人,你一介散修,卻在我丹閣撒野,難道不怕死嗎?”盧修元厲聲道。

    人的名,樹的影,能不動手,他自然不想和大悲老人這樣的人物動手。

    老頭苦著臉道:“我這也是沒辦法,人活一世,總不能言而無信吧,諸位,剛才其實都是誤會,幾位就行行好,把我們當個屁放掉算了吧。”

    眾人狂暈,這大悲老人還真是什么話都說的出來,堂堂散修高手,居然把自己比作屁,也算是頭一遭了。

    “哼,你馬上讓開,圣子大人高興之下或許會考慮給你一條生路,甚至讓你追隨也不一定,若是再護著這小子,就休怪老夫辣手無情。”

    “唉。”大悲老人嘆息:“為什么就不能好好說話呢,打打殺殺的多不好。”

    “和他廢話什么,盧供奉,你出手制住他,你們幾個動手,殺將小子給殺了,有什么事,我來扛。”金洲圣子不耐煩道,對著旁邊另外幾名武皇冷喝。

    “冥頑不靈,大悲老人,你這是找死!”盧修元冷喝,瞬間再度動了。

    轟!

    他渾身爆恐怖真元,一瞬間氣勢像是暴漲了數倍,嗡,一股恐怖的域界結界瞬間席卷過來,限制大悲老人的出手。

    他知道想要斬殺大悲老人幾乎不可能,所以目的只是阻止他出手,而在盧修元出手的一瞬間,金洲圣子身邊的另外三名武皇也瞬間動了。

    嗖嗖嗖!

    三大流光同時暴掠向秦塵。

    “塵少。”一旁南宮離的臉色頓時變了,驚呼出聲,可是卻無能為力。

    “唉。”大悲老人嘆息一聲,轟,猛地掙脫盧修元的束縛,同時朝那三名武皇一掌轟去。

    “你的對手是我。”盧修元冷笑一聲,目光散寒意,轟轟轟,他身上氣勢更甚,滔天的氣勢震懾九天,阻攔大悲老人出手。

    雙方瞬間碰撞在一起,爆出恐怖殺機,而那三名武皇中的兩人,被大悲老人震飛出去,可還有一人卻瞬間來到了秦塵面前,桀桀怪笑聲中一掌拍落了下來。

    砰!

    秦塵頓時被擊飛,一路竟是將數堵墻壁都是生生撞穿,這才停了下來,被無數煙塵和碎石籠罩。

    “哈哈哈,得罪本圣子,必死!”金洲圣子張狂大笑道。

    被一名武皇擊中,他不認為秦塵還能活下來。

    大悲老人也嘆息一聲,這里是丹閣,他也不能大開殺戒,因此先前也是盡力了,可還是沒能阻止對方。

    “這么弱,你是早上出來前沒吃飯嗎?”突然一道嘲笑聲響起,讓金洲圣子的大笑聲戛然而止。

    只見煙塵中秦塵緩緩走出,居然一點傷都沒有。

    “沒死?”眾人露出震驚之色,一個個目瞪口呆。

    這很驚人,堂堂八階武皇強者出手,居然沒能一擊干掉一個武王境界的小輩。

    那先前出手的武皇更是滿臉通紅,剛準備再出手,嗡,突然后方考核室中傳來一股驚人的靈藥波動。是七品王丹形成的波動。

    “嗯?”金洲圣子臉上露出詫異之色,今天考核室中居然還有人在考核藥王,看這波動,顯然是快要煉制成功了。

    不過,金洲圣子顯然不會將這放在心上,對著身旁的武皇冷哼道:“你們幾個怎么搞的?殺個小子都殺不了?還不再動手?”

    “圣子大人且慢,里面有人在考核藥王,還請不要驚擾了對方。”尤管事額頭滿是冷汗,這時才抓住機會,急忙跑上來道。我的乖乖啊,現在考核室中還有人在考核藥王,而且那人身份似乎有些不一般,得知此人的徽章訊息之后,直接來了好幾位丹閣實權長老,如果考核被打擾,金洲圣子固然沒事,可他這個管事卻是要當到

    頭了。

    “尤管事你放心,我很快就會結束戰斗。”金洲圣子哪會將一個管事放在心上,一揮手,便再度道。

    轟轟轟!

    盧修元幾人身上氣息再度爆,恐怖的氣勢像是汪洋,瘋狂席卷。

    “嗡!”

    就在這時,考核室深處的丹藥氣息更加濃郁,一股王品丹藥的氣息瞬間凝練而成。

    在丹藥凝練而成的瞬間。

    “何人竟敢在我丹閣中鬧事?”冷哼響起,幾道恐怖的氣息從考核室深處紛紛傳遞了出來,充滿了無盡的怒意,正是幾名在考核的丹閣實權長老。

    之前盧修元他們的動手早就被他們感知到了,只不過正處于考核的關鍵時刻,因此無法分心,如今考核一結束,頓時紛紛冷喝,強大的精神力瘋狂席卷了過來。

    恐怖的氣勢讓所有人面色大變,呼吸為之一窒。

    “圣子大人?”盧修元轉身過來,用疑問的目光看向金洲圣子。

    “繼續!”金洲圣子冷然說道,一邊大聲道:“幾位長老,我乃魏金洲,今日有人在我丹閣撒野,欲要殘害本圣子,本圣子無奈之下,只能自衛,剿滅兇徒,若是驚擾了幾位長老,還請幾位長老見諒。”

    “是魏金洲?”

    “康副閣主的愛徒!”

    “居然有人敢在丹閣對康副閣主的愛徒動手,好大的膽子。”幾名長老的殺意頓時減輕了許多,傳來彼此間的交談,但出手阻止的意味,卻分明減弱了許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