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29章 焦長老

武神主宰
     魏金洲,丹閣康友明副閣主的愛徒,其師乃是北天域丹閣三大副閣主之一。

    丹道城,本就是丹閣建立的勢力,所謂的三大副閣主,其實也是丹道城的三大副城主,每一個都擁有著莫測的神威,是丹閣的三大支柱之一。

    特別是如今丹閣的閣主一心閉關,很少干預丹閣和丹道城的運營,所有的事情,都下放給了三名副閣主,這也導致三名副閣主的身份地位愈發可怕,權勢也恐怖的驚人。

    這也是魏金洲隨手就能調動丹閣中期武皇供奉的原因所在,實在是他師尊的背景有些嚇人。

    更不用說魏金洲還是丹閣的三大圣子之一,將來有可能執掌丹道城的存在,對這樣的人,誰敢隨意阻攔?

    一時之間,先前幾名出聲的實權長老好像是集體變了一個人一般,頓時就決定不插手了。

    不過,還是有一名長老冷哼一聲,道:“魏金洲,你想教訓人可以,但別將丹閣弄的烏煙瘴氣,丹閣可不是你個人的地盤。”聽到那聲音,魏金洲冷笑一聲道:“焦長老的話我記住了,不過魏某做什么,還輪不到焦長老來管吧,當然,焦長老最近心情不好,魏某還是能理解的,畢竟焦長老一脈的文成圣子居然被人斬殺在丹道城外

    ,唉,真是禍不單行啊,本圣子和文成兄雖然不怎么對付,但他英年早逝,本圣子也傷心的很呢。”

    他說著傷心,嘴角卻勾勒著笑容,嘲諷的意味溢于言表,根本沒有半點掩飾。

    “你……”

    轟!

    一股可怕的氣勢席卷而來,焦長老頓時勃然大怒,凌冽的殺意伴隨著恐怖的寒意,瞬間籠罩住魏金洲。

    周圍諸多煉藥師們紛紛眉頭狂跳。

    雖然目前丹閣只有三名圣子,但實際上原本北天域丹閣總部中,其實共有四名圣子,這四名圣子中三人乃是三大副閣主的愛徒,還有一人,卻是丹閣中一名地位特殊長老所收。

    那名長老在數十年前,其實也是丹閣的副閣主,但因為弟子犯了事被牽連,直接貶斥成為了長老,但他雖然只是一名長老,可地位卻僅比三大副閣主弱上一絲。

    不過這些年,這位長老被打壓的厲害,在丹閣內舉步維艱,于是辛辛苦苦培養出一名圣子,欲要和三大副閣主競爭。

    并且這名圣子,在四大圣子中,風頭最盛,天賦最高,也最有希望擊成丹道城的衣缽。

    可誰知,就在不久前,這名長老培養出來的圣子竟然意外隕落在了丹道城外,轟動了整個丹道城。

    一名圣子,竟然意外隕落,一時間各種風言風語都有,都認為是對方不小心隕落的,可更多人的猜測,卻是被人暗害。

    這件事,在丹道城內引發了巨大的影響,但也出奇的被三大副閣主鎮壓了下去,成為了一樁謎案,而培養出文成圣子的那位長老,也是一蹶不振,地位岌岌可危。

    焦長老便是那位長老麾下的一名弟子,聽金洲圣子如此說風涼話,自然大怒,身上的殺意瞬間凝如實質,鋒銳森冷。“焦長老這是要對魏某動手么?”魏金洲哈哈一笑,在可怕的威壓下怡然不懼:“這里可是丹閣,焦長老雖然貴為長老,但魏某好歹也是丹閣圣子,焦長老無辜動手,不怕給自己一脈惹禍上身么?嘿嘿嘿,魏

    某奉勸焦長老一句,可別自尋死路!”

    他冷笑,語氣不屑,根本不將一名丹閣實權長老放在眼里。

    “你放肆。”

    焦長老震怒,身上的寒意更甚,顯然已經按奈不了怒火,只是不等他出手,先前出聲的另外幾名長老卻紛紛出聲了。

    “焦長老息怒。”

    “金洲圣子年輕氣盛,何必和他一番見識。”

    “你也聽到了,圣子他被人殘害,震怒之下,言語有失,也是正常,還是消消火比較好。”

    在這些長老的勸阻下,焦長老自然不可能再動手,只是冷哼一聲,似是震怒至極。

    “師兄,那就是所謂的三大圣子么,果然狂傲,不過師兄你放心,這次我回來拜見師尊,還帶來了一位大師,特意帶其前來拜見師尊,若是師尊見到他,必然會大為振奮的。”

    而一道讓南宮離頗為熟悉的聲音也響了起來,似是在和焦姓長老交流著什么。

    “這聲音?”南宮離表情一愣。

    “你們幾個還愣著干什么,還不將他們都拿下了。”魏金洲懶得理會焦長老,很快就將注意力重新落在了秦塵身上,冷笑著說道。

    盧修元見幾位實權長老并未出言喝止,心中頓時有了數,獰笑一聲之后再度撲了上來。

    轟轟轟!

    雙方再度大打出手,這一次,盧修元幾人更加肆無忌憚,目標很明確,限制住大悲老人,擊殺秦塵。

    看著臉色鐵青的大悲老人,金洲圣子心中愈發暢快。

    “完了,完了。”大悲老人嘆息,一雙眼珠子滴溜溜的亂轉,已經琢磨著怎么跑路了,看來這一次賭一把,是賭錯了,不但惹怒了丹閣的人,還把自己拖了下水。趙如晦修為低微,無法參與戰斗,卻不妨礙他開口,見幾位實權長老沒有出面的意思,頓時急的大聲道:“幾位長老,晚輩趙如晦,被追殺的人也是一名煉藥大師,也是來此進行藥王考核的,關鍵這位大師

    的年齡才二十左右,是天之丹子,而且先前也是金洲圣子先行動手,秦大師被迫反擊,還請幾位長老明鑒。”

    “什么!”

    “一名才二十歲左右的丹道大師?來考核藥王的?”

    “開什么玩笑?”

    “趙如晦,應該是那個前不久剛剛突破藥王的煉藥師吧,難道他不知道欺騙長老,會有怎樣的下場么?”

    “應該不會胡亂開口吧?那趙如晦也是藥王,豈會不知道丹閣的規矩,若他所說的是真的,一名二十歲左右的藥王,嘶……”

    幾名長老紛紛動容,倒吸冷氣。看在康副閣主的份上,金洲圣子逞兇也就逞兇吧,可如果他要擊殺的是一名年輕藥王,并且還是先行出手的情況,那意義就完全不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