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30章 幾脈相爭

武神主宰
     丹閣為什么會成立?還不是為了保障煉藥師的利益,形成一個巨大的聯盟,讓任何武者都是不敢輕怠!

    也因此,才有了煉藥師現在這超然的地位。

    可在丹閣中追殺一名丹師,而且還是一名年輕藥王,這是何等荒謬的事情?

    要是康副閣主親自出手,那自然誰也不敢勸,可現在只是金洲圣子狐假虎威,竟然在這里肆意追殺年輕煉藥師,甚至對方還有可能是藥王的存在,這立即就引來了波動。

    因為北天域丹閣閣主的不管事,導致北天域丹閣之中勢力錯綜復雜,極為混亂,今天來考核的長老們,其實也不是來自同一個勢力。

    彼此之間,爭斗很多,不然先前也不會假惺惺的勸阻焦長老了。

    先不說金洲圣子在丹閣中追殺煉藥師,已經是犯了丹閣的規矩,更重要的是如果趙如晦所說的是真的,他們能將這天才煉藥師拉攏入自己一脈,必然會給自己一脈增添不少顏色。

    當然,前提是趙如晦所說的都是真的。

    不過,即便不是真的,他們也無法坐視金洲圣子在丹閣內追殺一名煉藥師的事,此事一旦傳入武域丹閣,必然會對北天域丹閣造成巨大的聲譽影響,甚至受到丹閣總部嚴厲的懲罰。

    畢竟,一名圣子就能堂而皇之的在丹閣中公開追殺一名別的煉藥師,那么在丹閣中的所有煉藥師哪里還會有安全感?

    今天你可以追殺別人,那明天是不是也能追殺我了?

    心念至此,原本沉寂下來的幾名實權長老頓時再度激蕩出一股可怕的氣勢威壓,顯然是要準備阻止金洲圣子的動手。

    可不等他們開口,就聽到一道驚呼之聲陡然響起,轟,從考核室中驀地沖出來一道身影,那人影看到戰斗的雙方之后,頓時神色大驚,驚呼道:“塵少,果然是你。”

    人影正是卓清風。先前在里面進行藥王考核的正是他,他也聽到了外面的交手,但因為不知道交手雙方是誰,也就并未放在心上,可剛剛聽到趙如晦說年僅二十左右的丹道天才,并且姓秦之后,心中頓時涌現出了不妙,急

    忙沖了出來。

    果然發現那什么金洲圣子正在追殺的人竟然是塵少。

    “師弟,他是?”卓清風驚呼之后,一道豪邁的身影在他身邊落下,是一個臉色紅潤的中年男子,此人氣血旺盛,看著卓清風疑惑道:“你認識那少年?”

    卻是那焦長老!

    “師兄,快出手,此人就是我先前所說,要引薦給師尊的丹道大師——塵少!”卓清風頓時焦急的說道。

    “什么?”

    紅潤男子焦長老臉色一變,震驚的看著在武皇攻擊下面色如水的秦塵,心中極為震撼,這也太年輕了吧?

    心中震驚,可手上動作卻不停,身形猛地一晃,插入雙方之中。

    頓時,一股可怕的氣勢震蕩,生生將盧修元鎮住,這姜長老竟也是一名中期武皇強者。

    “大膽!”魏金洲卻是勃然大怒,目露寒意:“焦嘉良,本圣子要殺的人你居然也敢阻止,難道不怕我稟報師尊,把你一脈踢出丹閣嗎?”

    秦塵大步走了出來,一番交手,他身上看似狼狽,可竟然完全沒受傷,可他臉上卻滿是怒氣。

    他見過不少紈绔子弟,丹道天才,可囂張到這份上的,魏金洲應該是獨一份了,這仗著自己是圣子,師尊是丹閣副閣主,竟然敢完全不將丹閣的規矩放在眼里,可謂是狂到一定程度了。

    卓清風此刻也沖了上來:“塵少,你沒事吧?”

    “一個螻蟻而已,你覺得我會有事么?”秦塵笑了笑,拍了拍卓清風的肩膀道:“你考核通過藥王了?可喜可賀!”

    卓清風松了一口氣,看到秦塵身上毫發無損之后,才徹底放下心,無語道:“塵少,你就別取笑我了,還不是你的指點。”

    此刻其他幾名實權長老也出現在了這里,看到這一幕,一個個目瞪口呆。

    先前卓清風在考核之中,煉制出了七品的靜心丹,他們雖然還沒宣布結果,但實際上卓清風卻是個名副其實的藥王,只不過還沒走流程罷了。

    可現在這么一個藥王,居然被那少年像晚輩一樣夸贊,而卓清風居然沒有半點不好意思,這少年到底是什么人?

    焦嘉良并未理會這里,只是對魏金洲冷冷道:“魏金洲,丹閣不是你放肆的地方,滾!”

    “焦嘉良,你好大的膽子啊,居然敢對康副閣主的愛徒,我丹道城的圣子如此說話,你還有沒有半點禮儀尊卑?”一道冷漠的聲音響起,同時一個目光鷹鷙的老者,出現在了魏金洲身邊。“望長老你來的正好,剛才此子對弟子動手,焦長老更是仗勢欺人,本圣子有理由懷疑,對方是焦長老一脈故意安排來對付本圣子的,目的就是想要將本圣子偷襲斬殺在此,還請望長老出手嚴懲。”魏金洲

    看到來人,頓時大喜。

    來人正是他師尊康副閣主的左膀右臂,如今丹閣最頂尖的幾名實權長老之一。

    此人是北天域丹閣真正的大佬,七品中期的藥王,同時也是中期巔峰的武皇高手,是公認未來數十年內,有希望沖擊副閣主的人選之一。

    眾人眉頭狂跳,一個個心頭發虛,甚至那幾名想要出來拉攏秦塵的實權長老也都不做聲了。

    他們都看出來了,秦塵和焦長老一脈似乎頗有淵源,現在已經不僅僅是金洲圣子和秦塵之間的爭斗了,而是變成了焦長老一脈和康副閣主一脈的爭斗,再沒理清楚頭緒之前,他們不可能貿然插手。

    “呵呵,區區丹閣圣子,血口噴人的本事倒是不小。”秦塵冷笑了一聲。

    “金洲圣子是嗎?別給自己臉上貼金了,塵少要滅你,一根手指頭就夠了,哪還用得著偷襲?”卓清風也冷笑。“哪里來的家伙,這里有你說話的份么?”望長老臉色一沉,轟,可怕的氣勢彌漫,瞬間鎮壓向卓清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