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33章 認證長老

武神主宰
     望長老的話,在廣場之上瞬間引來了巨大的轟動。

    “什么,事情竟然是這樣?”

    人群沸騰,像是炸鍋一般,他們只聽說有人要在丹閣公開進行藥王考核,但卻不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如今聽望長老這么一說,頓時如同爆炸了一般。

    居然有人敢在丹閣對金洲圣子動手,這……反了天了嗎?

    圣子,那是什么人?是丹閣的象征,丹道城最頂尖的丹道天才,可以說,是丹道的未來。

    這樣的人在丹閣被人打傷,還有王法嗎?還有天理嗎?

    一時間人群嘈雜,每個人彼此之間都在竊竊私語,議論紛紛。

    “望永盛,你別血口噴人。”焦長老臉色鐵青道。

    “焦長老,不必和他廢話,望永盛,唧唧歪歪這么久,本少可以開始考核了吧?”秦塵走上高臺,對著望永盛淡淡道。

    “什么?就是這個少年要考核?”

    “我去,這也太年輕了吧?”

    “這……我的確聽說考核者年齡似乎不大,可這哪是不大,也太小了點?這才二十左右吧?”

    “一個二十出頭的少年,想考核七品藥王,兄弟,快打我一下,難道是我眼花了?還是在做夢?”

    “靠,真他媽疼,不是在做夢啊!”

    看到秦塵上臺,所有人傻眼了,一個個跟中邪了一般,簡直要暈死在這里。

    本以為,會是什么大師,來進行考核,就算年輕,起碼也得四十歲出頭吧?

    在煉藥師中,四十歲出頭進行藥王考核,已經屬于十分年輕了。

    可誰知道,竟然只是個二十歲出頭的少年。

    這一下子攔腰砍了一半,讓每個人都懵逼,簡直以為是自己眼花了。

    “不對,肯定不可能,怎么可能會是這么年輕的一個少年來考核藥王。”

    “對,應該是搞錯了,說不定是丹閣和我們開的一個玩笑,那少年應該只是丹閣的工作人員。”

    “有道理,兄弟,我覺得你很聰慧,有沒有跟我混的想法?”

    “老子兄弟幾十號人,需要跟你混?你誰啊!”

    人群躁動,紛紛看向望永盛,想讓他打消自己的猜測,只可惜,望永盛接下來說的話,瞬間打消了他們的念想。

    “哼,既然你急著找死,那就開始吧,材料都已經給你準備好了。”望永盛冷笑說了句。

    還真是這少年進行考核?

    眾人狂暈,一個個傻眼。

    搞什么飛機,這不是在耍人么?

    他們辛辛苦苦來到這里,甚至很多人把手上重要的事都扔下了,還不是為了見證一下藥王煉丹的風采。

    在他們看來,敢公開考核的,會沒兩把刷子嗎?

    可現在,每個人都郁悶,一個二十多歲的少年來考核藥王,這不是在開玩笑么?這么年輕就能考核過藥王,那母豬都能上天了。

    “媽的,這丹閣也太會耍人了吧?”

    “搞什么?”

    “老子接到消息的時候正在煉制一爐關鍵丹藥,聽到消息直接就過來了,辛辛

    苦苦得來的靈藥都報廢了,這不是耍我么?”

    人群徹底爆炸了,如果不是因為丹閣在丹道城有絕對的影響力,恐怕現在已經炸鍋造反了。

    唰唰唰!

    此刻廣場中央的高臺上,近十名丹閣長老傲立,分坐一圈,包圍著中間的秦塵。

    這些人中包括望永盛和焦長老,都是丹閣頂尖的實權長老,每一個都有資格進行藥王的考核。

    正常情況下,一般藥王考核,只需要三名實權長老便可以了,而這一次,足足來了九位。

    因為此次考核面對整個丹道城,自然需要嚴之又嚴,不能出現任何的失誤。

    在九人中間,擺放著一張煉制臺,煉制臺上,有著諸多靈藥,這些都是丹閣準備的。

    正常藥王考核,靈藥可以自帶,也可以由丹閣準備,當然,考核者需要花錢購買,不過這一次,考慮到影響巨大,因此材料直接由丹閣進行準備。

    “藥王,乃是煉藥師中的王,想要考核通過,并不是說,隨意能煉制出王品丹藥便能被授予的。”

    在秦塵走到煉制臺前的時候,其中一名長老開口了,聲音隆隆,坐在九人中間,論地位,似乎比焦長老、望永盛都不逞多讓,顯然是丹閣中的頂尖人物。“老夫皇甫南,丹閣等階認證長老,年輕人,你面前共有七種七階靈藥,九十六種六階靈藥,還有一百六十八種輔藥,為了驗證你的修為究竟是否達到藥王級別,你需要從這些靈藥中,找出唯一一種能煉制

    成功的七品王級丹藥藥方,并煉制成功,才算通過,否則,便算失敗。”

    “現在,開始吧!”

    老頭說完,便合上嘴,不說話了。

    規則一出,全場頓時寂靜。

    靠,這么難?

    場上諸多煉藥師們雖然很少有會有藥王,絕大多數都是低階的煉藥師,但對煉藥師的審核,他們也很是了解。

    正常情況,不是只需要任意煉制出一爐制定的丹藥不久可以了么?哪有像這樣,先需要從這么多靈藥中找出煉制的唯一丹藥藥方,再進行煉制的?

    誰知道你丹閣出的是哪一種王品丹藥,王品丹藥藥方那么多,萬一對方根本都沒聽說過你的哪種藥方,那豈不是直接就考核失敗了?

    這簡直就是給對方出了一個難題啊。

    高臺上焦長老神情緊張,臉色難看。

    這題,是認證長老出的,如此大事,自然要通知對方,而認證長老得知消息之后,便設下了這題,幾乎是煉藥師考核中最難的一種。

    在認證長老看來,秦塵在丹閣鬧出了這么大的風波,不管誰對誰錯,因果如何,秦塵既然把事情鬧這么大了,就要有承受后果的準備。

    為此,焦長老也沒有任何辦法。

    秦塵無所謂的點點頭,來到了煉制臺前。

    各種靈藥,瞬間映入他的眼簾,而后便輕笑起來:“想讓我煉制青虹丹么?”

    事實上在秦塵的眼中,這么多靈藥能夠煉制出的王品丹藥,根本不是認證長老所說的一種。

    但以北天域丹閣的水平,如果對方說只有一種的話,那么就只能是王品的青虹丹了。

    “咦!”認證長老皇甫南面露驚疑,秦塵竟然一眼就認出了他們想讓他煉制的丹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