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34章 開始煉制

武神主宰
     不僅是皇甫南,其他長老也都面露震驚。

    如果不是題目是他們彼此商榷,避開了焦長老等人,不可能有泄露的可能的話,他們甚至以為秦塵本來就知道答案了。

    要知道長長的煉制臺上算上主藥、次藥和輔助藥物,可是足足有著數百種靈藥的,要在其中找出唯一的王品丹藥,就算是他們,沒有個一會功夫,也未必會一下子找出來。

    看到諸多長老們的表情,臺上觀眾們卻是一愣。

    難道被秦塵說對了?

    靠,這小子運氣還真不錯,居然一下子就猜對了丹閣的題目。

    “可能是里面的主藥不多,比較容易吧!”有不少人內心這么猜測。

    只有一些少數頗有些實力的煉藥師,才能看出,絕對不是如此,臺上那些靈藥的搭配,五花八門,甚至還有不少陷阱,換做他們上去,也根本認不出來。

    如果這少年不是靠運氣蒙對了,那么很有可能,對方的確有真材實料。

    “皇甫長老,青虹丹在王品初期丹藥中,屬于最難的幾種之一,煉制難度非同一般,哪怕是一些新晉級的七品藥王都未必能一下子煉制成功,你設置這道題目,是不是有些太難了。”焦長老卻在一旁緊張道。

    青虹丹,在諸多王品初期丹藥中,絕對屬于煉制難度極高的一種。

    一般情況下,一名新晉級的七品藥王,也需要一段時間的熟悉和煉制之后,才能夠掌握,可現在皇甫南長老竟然用來對秦塵的考核,這讓焦嘉良心中如何不急。

    “焦長老,難道你在質疑皇甫長老的決定么?”望永盛冷笑道。

    心中卻暢快不已。

    皇甫長老在丹閣地位比較然,為武域下放,和三大副閣主的關系都不錯,但也沒有加入任何一個陣營,一開始他還擔心皇甫長老出的題目難度不夠,誰知道竟然是讓對方煉制青虹丹,頓時松了一口氣。

    至于魏金洲就更興奮了,嘴角勾勒出志在必得的獰笑,青虹丹難度他也清楚,即便是他,也未必能一次煉制成功,就秦塵那小子?豈不是必敗?

    皇甫南冷漠道:“此子既然有公開煉制的信心,自然不能拿簡單的丹藥來讓他煉制,否則會對丹閣的名譽有影響,青虹丹難度雖大,但卻十分全面,涵蓋了王品丹藥煉制過程中遇到的各種問題。他若煉制失敗,只能說明他在王品丹藥的煉制上,還沒完全掌握各種手法,如何能讓所有人信服?可反之,只要他這次能煉制出青虹丹,就代表他已經掌握了絕大多數王品初期丹藥的煉制手法,賜予他藥王之名,也算是實至名歸。”

    生怕有誤會,皇甫南對焦長老等人特意解釋了一下。

    “皇甫長老公正英明,我等自然放心。”望長老哈哈一笑。

    而他們的交談也隨之傳遞了出去,讓周圍不少觀眾聽到,一個個竊竊私語,更加心驚,看著秦塵的目光中都是憐憫。

    這小子,雖然猜對了題目,可猜對歸猜對,想要煉制成功,卻未必能做到。

    “青虹丹么?”

    秦塵輕輕一笑,這就能難住他了?

    沒有理會外界的嘈雜私語,秦塵的心境在一瞬間沉浸了下來,同時走到煉制臺前,雙手迅的動了起來。

    唰!

    像是一道幻影閃過,秦塵已經開始了操作。

    第一步,分揀靈藥。

    從煉制臺的諸多材料中分揀出煉制青虹丹的材料。

    青紅菱心是主藥,其次還需要各種輔藥,整個過程一般需要一刻鐘左右。

    別小看分揀靈藥這個過程,很多丹藥雖然很容易識別,但想要煉制出一枚完美的丹藥,就必須從同一種靈藥中,找出活性最高,最適合煉制的那一株或幾株。

    這對煉藥師而言,是一個十分巨大的考驗,正常而言,一爐七品王丹,能在一刻鐘內分揀完成即將煉制的靈藥,已經算是快的了。

    可秦塵的度,卻讓眾人震驚,他如行云流水一般操控著,僅僅十數個呼吸之后,面前煉制臺上便出現了一堆的靈藥,而剩下的靈藥則已經被他放置到了一旁,看著廣場上的那些煉藥師個個瞠目。

    這也太快了。

    “這小子不會是在胡亂挑撿吧?”有人喃喃說道。

    事實上很多人都有同樣的心思,認為秦塵自知煉制不了,自暴自棄了。

    可皇甫南等人的目光卻頓時一凝,露出震驚之色,因為距離的原因,他們無法徹底分辨秦塵挑揀的靈藥是否完美,但從能看得出來的一些靈藥上來看,對方絕非是隨意挑揀,而是有的放矢。

    更讓他們震驚的是秦塵的動作,快如閃電,翩若驚鴻,簡直如同藝術一般。

    身為丹閣的實權長老,他們還是第一次現,原來分揀材料也能如此得優雅,甚至充滿了美感。

    人群中,卓清風卻激動的面色潮紅,一臉傲然。

    “你們這些自命不凡的家伙,就讓你們見識見識,塵少的非凡吧!”

    他充滿自信,激動的身體顫抖。

    魏金洲雖然也是藥王,但他卻看不出太多,只是在那冷笑,丹道城年輕的六品煉藥師也有不少,這些年也都不停的在沖擊藥王的門檻,可最終卻無人能夠跨越過去,為何?

    這一步太難太難了!

    一個二十歲的少年也想成功,真是太天真了!

    不過,他對于秦塵的手法還是有些震驚的,因為他也是丹道天才,秦塵的手法太老練了,連他也極為震驚,看的眼花繚亂,有種自愧不如的念頭。

    廣場上原來還有些嘈雜聲,此際卻是變得鴉雀無聲,都是在靜靜地看著秦塵,那種韻味竟是讓他們生起了強烈的共鳴,好像有什么東西要從體內涌動出來似的。

    分揀材料之后,秦塵瞬間拿出了丹爐,轟,青蓮妖火直接釋放而出。

    當濃郁的火焰綻放而出的時候,眾人再度震驚,這究竟是什么火焰?竟令他們體內的火焰,都有絲絲的顫抖,到底是什么血靈火?

    這火焰絕對凌駕在他們體內的火焰之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