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40章 我要當圣子

武神主宰
     “靠,直接就拒絕了?”

    “這可是內事長老啊。”

    “這小子瘋了吧?”

    每個人都傻眼,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內容。

    “你確定?”皇甫南也臉色難看下來,瞇著眼睛問道。

    他給對方一個內事長老的職務,已經是他的權限極致了,實權長老的位置,光憑他一個認證長老可給不了,要么是閣主親自賜予,要么是召開長老會。

    本以為秦塵會欣然接受,可誰曾想竟然拒絕的這么干脆。

    這根本就是不給他面子!

    “就算此子天賦再高,不愿加入我丹閣,老夫憑什么給他面子?”皇甫南冷哼一聲,心中十分不滿。

    秦塵分明不是北天域丹閣之人,卻跑來他丹道城,先是在丹閣中對魏金洲大打出手,后來又在這么多人面前成功晉級藥王,打了丹道城魏金洲圣子的臉,最后,卻又不愿意加入丹道城。

    哪怕是皇甫南脾氣再好,此刻心中也忍不住升騰起了怒氣。

    他看中秦塵,對魏金洲不滿,完全是看在秦塵驚人的天賦份上,可若是秦塵不愿意加入他北天域丹閣,他又何必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一旁焦長老焦急起來,他看得出來,皇甫南長老是真的生氣了。

    而望永盛和魏金洲心中卻是大喜,這秦簡直太狂妄了,誰都知道皇甫南是一個極為護短之人,如果秦塵答應加入北天域丹閣,他或許還會給秦塵出頭,可誰曾想秦塵居然拒絕了他。

    這簡直就是自己作死啊。

    面對場上的詭異氣氛,秦塵微微一笑道:“皇甫長老,這內事長老一職,秦某的確不想要,不過秦某想向皇甫長老討要另外一個職務。”

    “另一個職務?”正準備發表的皇甫南一愣:“什么職務?”

    秦塵一字一句道:“我要當圣子!”

    轟!

    此言一出,整個廣場徹底嘩然了。

    靠,難怪這小子先前不愿意接受內事長老一職,原來是想當丹道城的圣子啊。

    這野心大的很啊。

    別看內事長老很威風,在丹閣中還能掌管一些事物,但內事長老的晉升空間,是往實權長老和職務長老上轉,將來也有可能成為丹道城的副閣主。

    看起來威風八面,但比起圣子,卻還差了一些。

    為什么?

    這還用問?

    圣子圣子,何為圣子?那是往丹道城繼承人方向上培養的,一旦脫穎而出,將來是有望坐鎮丹道城,成為丹道城的主人的。

    這比什么內事長老啥的,可都要威風多了。

    沒看魏金洲圣子,啥都不是,在丹閣也不負責業務,卻敢對趙如晦這樣的藥王,將來的外事長老隨意呵斥么?憑的是什么?憑的就是圣子的身份。

    就算是將來爭奪唯一圣子失敗了,屆時想要直接擔任一個實權長老,也是一點都不費勁的。

    可見圣子的牛逼?

    這樣的名譽,豈是說想當就能當的?

    如果是別的人這么說,早就被場上無數煉藥師們噴死了,就算噴不死,每人一口唾沫,淹都淹死了。

    可秦塵這么說,眾人非但沒有不滿,反而有種實至名歸的感覺。

    為什么?實力強唄。

    魏金洲等三大圣子,都是在三十多歲才突破的藥王,都能成為丹道城的圣子,秦塵如今才二十,便已經是七品藥王,這樣的硬性條件誰能比?

    皇甫南也狂暈,本來以為對方是看不上他北天域丹閣,可誰知道,對方的野心還要更大,直接想當他丹道城的繼承人。

    “皇甫長老,萬萬不可,此子來歷不明,豈能隨意擔任我丹閣的圣子。”

    望永盛直接跳了出來,驚怒說道。

    如果秦塵真當上了圣子,豈不是魏金洲的競爭壓力會便更大?不行,絕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之前一直沒說話的其他長老此刻也都紛紛出聲了。

    “皇甫長老,圣子一事,事關重大,恐怕不能隨意增減吧?”

    “是啊,圣子,乃是我丹道城未來的繼承人,不但講究天賦,更要可靠,豈能隨意任免?”

    “還請皇甫長老三思。”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總體意思就是一個,不想讓秦塵當圣子。

    至于原因很簡單,他們這些丹閣的實權長老,目前基本上都已經站了位了,每個人暗地里起碼都已經支持了一名圣子。

    如果把秦塵添加進來,豈不是讓他們支持的圣子更多了一個競爭對手?

    皇甫南沒有說話,只是盯著秦塵許久,嚴肅道:“閣下確定要當我丹道城的圣子?”

    “確定,除了圣子,其它什么職務我都不想要。”“好。”皇甫南喝了一聲,露出欣賞之情:“你的要求我知道了,不過,圣子一位,事關重大,以老夫的地位,還無法將閣下封為圣子,不過今天所發生之事,老夫會親自告知閣主大人,不管結果如何,老夫

    屆時都會派人來通知閣下。”

    “沒問題。”秦塵淡淡笑道。

    “不知閣下目前住在哪里?老夫又如何能通知到你?”皇甫南問道。

    實際上以皇甫南的地位,想要在丹道城找到秦塵根本沒有任何難度,他這么說,顯然是將秦塵放在了和自己對等的地位上。

    畢竟一個像秦塵這樣的天才,肯定不會希望自己的行蹤被丹閣的人一直監視著。

    “秦某此次是和貴丹閣的卓清風藥王一同前來的,皇甫長老要找秦某,只需通知卓藥王即可。”秦塵道。

    卓藥王?皇甫南疑惑看過來。

    “晚輩卓清風,乃軒逸藥王弟子,焦嘉良長老乃是卓某師兄,卓某先前被丹閣下放北天域,此次突破藥王,特意回來認證,也順便見見師尊。”卓清風急忙躬身行禮。

    “你是軒逸的弟子?卓清風,我想起來了,似乎有這么一號人,你當初是因為……”皇甫南似是想到了什么,聲音戛然而止,旋即笑了起來:“好,我明白了。”

    本來還覺得秦塵來路莫名,沒想到居然和軒逸藥王還有瓜葛,如此一來,倒也更好。

    “那就請秦藥王靜候老夫的消息。”皇甫長老也不廢話,直接離開了廣場,顯然是去通報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