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43章 福伯

武神主宰
     竟還有這回事?

    卓清風徹底驚住了,這么說來,路文成圣子之死,還真和他卓家脫不了干系。

    雖然不是他卓家導致的路文成圣子之死,但這里面的因果關系,卻不得不說還是存在的。“師兄,你帶我去見師尊,雖然這里有些誤會,但我相信師尊只要見到了塵少,就一定會答應他的要求的,以塵少的天賦,到時候奪得圣子的身份,定然輕而易舉,如此一來,對師尊自己也會有不少好處。

    ”卓清風道。“卓師弟你怎么就不明白呢?”焦長老苦笑一聲,“秦大師的天賦,我是相信的,但是你想想,師尊最疼愛的弟子路文成師弟剛死,而且是因為你卓家的消息而死,你就又讓師尊推薦秦大師為圣子,你這讓師

    尊會怎么想?”

    卓清風一臉愕然:“什么怎么想?”

    “秦大師,你這朋友腦袋是不是有問題啊,這都不明白?”老頭在一旁頓時忍不住了,撇嘴道:“還能怎么想?成圣子的死和你卓家有關系唄。”

    “這絕無可能。”卓清風猛地搖頭。

    雖然路文成圣子之死是因為他卓家的一則消息,但并不代表就是他卓家故意要陷害路文成師兄,這兩者根本就是兩個概念。“嘿嘿,有沒有可能,不是你說了算的,人家軒逸藥王在氣頭上,可不會管你卓家到底是不是陷害了路文成圣子,光是你這舉動,自然而然就會讓他猜忌。”老頭翹著二郎腿道:“到時候說不定他還會懷疑,

    路文成之死和秦大師也有關聯呢。”

    “什么關聯?”卓清風疑惑。

    “當然是秦大師為了成為圣子,得到推薦,故意暗中陷害了路文成圣子,不然還能有什么關聯。”老頭嘿嘿道。

    “給我閉嘴,好好喝你的茶去。”秦塵瞪了老頭一眼,大悲老人頓時不說話了,在一旁猛灌茶水,嘴里卻在嘀咕:“我說的都是實話好不好。”

    而焦長老也沒有再說什么,顯然也默認了大悲老人的意思。

    “我明白了。”秦塵微微一笑:“我想成為圣子有兩個難題,第一個需要閣主同意,第二個則需要軒逸藥王的推薦?是嗎?”焦長老見秦塵面色不變,內心也佩服秦塵的氣度,道:“除此之外,還有第三個難題,那就是三大副閣主不會坐視這樣的事情發生,就算是師尊同意推薦,他們也一定會設置障礙,至于什么障礙,目前還不

    好說,但三大副閣主的地位,真想設置什么障礙并不是什么難事。”

    “好,那就算三個難題,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一個個解決,先讓我們解決第二個軒逸藥王的推薦,還請焦長老替我像軒逸藥王問好,并且約一個時間,讓我們雙方見上一見,如何?”秦塵微笑說道。

    “這……”焦長老愣住了,自己都說的這么明白了,這秦大師竟然還敢去見師尊,難道他不怕師尊懷疑他嗎?似乎明白焦長老的心思,秦塵微微一笑:“我知道焦長老擔心什么,但焦長老既然敢這么坦白的跟本少說,顯然并不相信本少會是那種為了圣子之位,而故意陷害路文成圣子之人,既然如此,焦長老還有什

    么擔心的么?”

    這……

    不得不說,秦塵的氣度太不一般了,言語之中,給人一種強烈的自信,讓焦長老也忍不住受到感染,仿佛他成為圣子必然會水到渠成一般。

    “既然如此,那好吧。”

    最終,焦長老猶豫了一下,還是答應了秦塵的要求。

    雙方又聊了一會,這才告辭。

    “塵少,為什么我們現在不去見師尊?還要約別的時間?”走出丹閣,卓清風快步上前問道。

    好不容易回到丹閣,他是迫不及待想要見到師尊。

    “不急,你沒聽到焦長老所說么?你卓家和路文成圣子之死似乎有一些關聯,我們初來丹道城,先找到你的家人再說,也順便弄清楚,路文成圣子的死,和你卓家到底有多大的關聯。”秦塵瞇著眼睛道。

    這里面的事情,十分詭異,堂堂圣子,不會無緣無故死去,里面必然有很多問題。

    離開了丹閣之后,秦塵和卓清風一行直奔卓家府邸,他們兩個也從焦長老口中,得知了卓家新的住址。

    卓家新府邸位于丹道城的外城西北,是整個丹道城極為偏僻的地方,基本上都是一些普通家庭居住的地方,看到自己的家人居然將新府邸搬到了這里,卓清風心頭微微一酸。

    自己不在的這幾十年,家族中的親人究竟是怎么過的?

    一座較為普通的府邸前。

    咚咚咚。

    秦塵他們來到門口,看清楚門牌之后,敲著門。

    “吱呀!”

    大門打開,一個穿著比較寒酸的老頭打開了門,上下打量卓清風等人一眼,看到幾人的衣袍和氣勢之后,急忙低下頭,露出小心翼翼的神色,道:“你們幾位找誰?”

    “福伯!”卓清風看到老頭,頓時激動的說道。

    “你是……”

    老頭猛地抬頭,昏花的老眼死死盯著卓清風,爬滿了皺紋的臉上突然露出了驚喜之色:“清風少爺,你是清風少爺。”

    他激動不已,羸弱的身軀甚至都在顫抖,雙手激動的握住了卓清風的臂膀。

    “是我,福伯是我啊。”

    “清風少爺,你怎么回來了?當年你不是……”福伯戰戰兢兢道,臉上帶著激動,老眼中瞬間流下了淚來。

    “我回來了,福伯我回來了,父親呢?大伯他們呢?”卓清風激動道。

    他離去那一年,才二十歲左右,如今回來,卻已六七十了,數十年不曾見到親人,那種感覺誰能懂?

    而福伯,當年就是卓府的管家,沒想到幾十年后,他還在這里,只是依稀的蒼老了。

    好在,天武大陸人人習武,正常武者只要達到武宗以上,活個一百歲還是比較容易的,而像卓清風這樣的武王,兩百歲都沒問題,六七十歲正屬于青壯年。“你父親他們都去丹市的店里了,最近店里事情比較多。”福伯激動地道,這個時候雙手還顫抖著:“來,來,少爺,快進來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