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58章 又漲價了

武神主宰
     不過,他好歹也是黃家家主,豈能這樣子就離去?若是如此,他黃家以后如何在丹道城混?

    “卓木閑,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對我黃家的人下手,你是想死嗎?”他冷冷開口,目光冰冷。卓

    木閑乃是卓家家主,數十年前,兩人也算是平級別的人物,可現在,卓家在黃東升眼中,連屁都算不上。

    他一邊冷喝,一邊掃視卓家眾人,想要找出那個神秘高手。“

    黃家主,和他廢話什么,這卓家膽敢在丹市動手,膽大包天,不如直接拿下,交由丹閣處理。”柳家大長老冷笑說道:“讓柳某為黃家主拿下這些人。”

    柳家大長老獰笑一聲,縱身撲了上去。

    他一拳轟出,頓時天崩地裂,一道恐怖的拳影瞬間橫掃向秦塵等人,如同隕石墜落。柳

    信厚目光一閃,剛想說什么,卻已經來不及了,只能眼睜睜看著柳家大長老的拳頭來到秦塵等人面前,眼看就要將秦塵等人轟飛。突

    然,一道人影從秦塵身后走出,正是大悲老人,他冷笑一聲,同樣一拳轟出。

    轟隆!

    兩拳碰撞,柳家大長老只覺得一股無可抵御的力量傳遞而來,整個人砰的一聲倒飛出去,張口噴出一口鮮血。什

    么?柳

    信厚和黃東升全都大驚。

    柳家大長老乃是八階初期巔峰級別的高手,論實力,和他們不相伯仲,竟然一招就被轟飛出去,這怎么可能?

    特別是大悲老人舉重若輕的出手,讓柳信厚心頭狂震,他可是窺探到八階中期境界一角的高手,如何看不出來,大悲老人這一拳,拳威融合在一點,與天地空間融為一體,分明是中期武皇才能達到的境界。對

    方是名八階中期武皇!這

    下,柳信厚臉色大變,他急忙向著大長老呵斥道:“走!”

    柳家大長老還不知好歹,臉色鐵青,心頭怒火燃燒,自己竟然被一拳轟飛了,肯定是他先前太過大意,沒有施展出全力。更

    何況他們這邊有三大初期巔峰武皇,還需要有什么顧忌的?難道三人聯手還拿不下對方一個嗎?他還想爭取,道:“家主大人……”“

    閉嘴,跟我走!”柳信厚怒罵一聲,同時轉身便走。

    “柳家主!”黃東升驚怒道。

    “黃家家主,這是你黃家之事,恕我不能助你一臂之力了,還望黃家家主見諒。”柳信厚急忙道。

    “你……”黃東升臉色鐵青,這柳信厚也太不靠譜了吧。不

    過,他也是八階初期巔峰的武皇,所謂旁觀者清,雖然不如柳信厚看的明白,但也知道大悲老人絕不是他能抵擋的。更

    何況黃有龍四人的神情,更加驗證了這一點。

    “走!”

    他目光閃爍,突然掉頭就跑,甚至把黃有龍四人都扔在了原地。

    只要自己先逃出去,再回去搬救兵,照樣能救出來。“

    呵呵,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有那么容易嗎?”

    淡淡的冷笑聲響起,如同魔鬼在耳畔說話,緊接著嗡,一股恐怖的空間之力席卷而來,瞬間將三人籠罩在了這一片空間中。域

    界結界?三

    人大驚,急忙催動體內的域界結界,但是沒用,他們的域界結界在對方的域界結界面前,根本施展不開來,剛剛彌漫開,便發出咔咔的破裂聲,顯然根本不在同一個級別。三

    人頓時嚇得魂飛魄散,對方的域界結界太強了,比他們強了何止一倍?中期武皇,對方絕對是中期武皇。

    “破!”

    三人怒吼,顧不得其他,急忙施展出各種寶物,轟轟轟,如同狂濤駭浪一般轟擊在域界結界的屏障之上,想要沖出此地。

    三大初期巔峰武皇全力出手,這是何等的場景?換做一般中期武皇,恐怕也未必能阻攔得住,可惜他們遇到的是大悲老人。

    大悲老人乃是八階中期巔峰的武皇,整個北天域散修中的佼佼者,戰斗經驗何其豐富?

    嗡!

    黑色巨手施展開來,恐怖的真元頓時朝著三人擠壓而來,咔咔咔,三人身上的真元護罩都破裂開來,全身痛不欲生。黃

    東升三人大驚,太強了,對方的實力還要在他們想象的之上。

    “前輩,晚輩柳家家主,無意前來,還請前輩高抬貴手。”柳家家主柳信厚急忙說道。

    “既然來了,就都留下吧。”大悲老人嘿嘿一笑,什么柳家家主,不認識!他

    現在正巴結秦塵,正怕沒地方立功呢,這么好的機會怎么舍得放過?

    “該死……”

    黃東升沒有求饒,因為他知道自己求饒對方也不會放過他,目光一閃,頓時看向卓木閑,臉上露出猙獰之色。只

    要拿下卓木閑,說不定可以擒為人質,那他就脫身有望了。“

    柳家主,和他廢話什么,拿下卓家家主,我等才有一線希望。”他

    冷喝出聲,突然向著卓木閑撲了過去,然后一探手,抓向卓木閑的脖子。“

    在老夫面前,居然還想使這花樣。”大悲老人冷笑,揮拳就打了過去。

    嘭!

    黃家家主想躲,可立刻發現自己的身體被完全禁錮,想要抬起一根手指都是困難。因此,這一拳結結實實地打在了他的身上,將他轟飛而起。“

    黃東升,你陷害我卓家,今日又派人來我卓氏丹樓撒野,真當我卓家好欺負嗎?”知

    道卓清風和秦塵都是藥王,卓木閑膽怯的心徹底放開了,想到這些年黃家蒙蔽他,陷害他們卓家的事情,頓時氣從心起,猛地沖了上去,嘭嘭嘭地一陣亂打。黃

    東升慘叫,他雖然是初期巔峰的武皇,但此刻體內的力量在不知不覺間封印了,只能以體魄硬吃攻擊,但他又不是專修體魄的,而卓木閑也有半步武皇的修為,一群狂揍之下,頓時鮮血橫飛。

    嘭嘭嘭,卓木閑將憤怒完全發泄出來,對著黃東升不斷地轟擊,打得黃東升慘叫不絕,同時也憤怒無比,他堂堂武皇強者居然被一個半步武皇打成了狗,奇恥大辱。可

    現在,他唯一想到的事情就是怎么化解這個危機。

    如果那神秘強者想要殺他的話,并不需要這么麻煩是不是?所

    以,既然他受了皮肉之苦,想必就不會有生命之危。打

    了差不多半柱香后,卓木閑終是停了下來,他差不多也出夠氣了。

    而柳家兩大高手,也已經被鎮壓在了地上。“

    卓木閑,你想做什么?”黃東升趴在地上,冷冷道。“

    黃東升,一句話,你黃家在我卓家撒野,交出一百一十粒王品丹藥,便可放你離去,否則,就被鎮壓在我丹樓門口吧。”卓木閑冷冷道。

    “錯了,剛才這黃家主動手的時候,又損壞了丹樓的一些地磚,現在是一百二十粒王品丹藥了。”

    秦塵笑瞇瞇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