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62章 你罵我試試

武神主宰
     那何丹童,一向在青鴻丹師的藥房之中管理煉藥之事,事情忙碌,很少有機會能出來,已經有好多天沒有在丹閣中行走了。因

    此對剛剛發生在丹閣中事情,他也并不清楚,自然不知道秦塵和金洲圣子的沖突,也不知道秦塵通過了藥王考核,是一名年輕丹道天才的消息。他

    只是突然接到青鴻丹師的命令,去找一個叫秦塵的煉藥師,并把他請過來,所以才一路打聽,來到了丹市之中。對

    于秦塵,他只知道,對方是個天賦不錯的天才煉藥師,丹閣中任何煉藥師提到此人,都一副諱莫如深的模樣,至于秦塵到底有多牛逼,他也不是很了解。如

    果讓他知道秦塵比他大不了幾歲,就已經是一名七品藥王,并且直接被認證長老皇甫南欲要封為內事長老的話,他是絕不敢這么囂張的。

    所以,他一臉傲然,高傲道:“張大你的耳朵聽好了,我家大人,乃是丹閣青鴻丹師,應該聽說了你小子天賦不錯,想指點你一番,為你博個前程,識相的話,趕緊跪謝,跟我走一趟吧。”在

    他想象中,青鴻丹師之所以想找這秦塵,應該是聽說這秦塵天賦不錯,所以想提點一番,并且收為麾下了。這

    樣的事情,他辦過好幾次,倒也不陌生。因

    此說完這話,他頓時鼻孔朝上,目光看天,就等秦塵震驚之下,跪地道歉了。

    可誰知道等了半天,一點動靜都沒有,低頭一看,才發現秦塵一副看白癡的樣子看著他。“

    你,還不給跪謝?”何丹童尖聲道,一臉難以置信。以

    往哪個煉藥師聽到是青鴻丹師邀請之后,不激動的跪地感謝,可這小子,居然一動不動。這

    ……不會是激動的變傻了吧?

    想想也是,一個年輕煉藥師居然能受到丹閣副閣主召見,震驚之下,來不及反應,倒也能理解。因

    此他還是一副傲然的模樣,就等秦塵反應過來了。豈

    料他等了半天,卻見秦塵皺著眉頭,一臉疑惑道:“青鴻丹師是誰?沒聽過!”噗

    !

    何丹童當場一口老血就噴了出來。

    身為丹閣的煉藥師,居然還有沒聽說過青鴻丹師的,怎么可能?“

    你……大膽!”他頓時勃然大怒。在

    他看來,秦塵怎么可能沒聽說過青鴻丹師,他這么說,根本就是沒將青鴻丹師放在眼里,故意找茬。怒

    火瞬間就涌了起來。好

    啊,這小反了天了,不但敢侮辱自己,竟然還敢侮辱青鴻丹師。“

    小子,你是想死嗎?”何丹童尖聲厲喝道,眼睛發紅,跟死了爹媽一樣,頭發根根豎起。

    “塵少,青鴻丹師是丹閣的三大副閣主之一,郗傲菱圣女的師尊。”卓木閑在一旁提醒道。

    “哦!”秦塵了然。

    原來是丹閣的三大副閣主,難怪這丹童這么牛逼,也對,跟著丹閣副閣主,哪怕是丹閣中的煉藥師見到,對此人恐怕也要恭恭敬敬吧,時間長了,能不囂張么?不

    過,青鴻丹師身為丹閣副閣主,叫自己過去做什么?難道是欣賞自己,還是說想打壓自己?

    秦塵不想知道,也懶得知道,至少這何丹童的態度,就讓他不想和這青鴻丹師有什么交集,能培養出如此狂傲自大的丹童的煉藥師,會是什么謙虛之人?不見得吧!

    更何況那青鴻丹師就算是副閣主又如何?隨便派個人就想讓自己過去覲見,甚至還要跪謝,抱歉,他還沒那么賤。

    所以他嗤了一聲,道:“你不過是一條狗,叫什么叫?別忘了,你的一切都是別人給的,至于你自己,不過是個垃圾罷了,別人畏懼你,可不是畏懼你這個人,只不過畏懼你背后的青鴻丹師罷了,也在這狂傲,可笑!”

    “你……你……”何丹童嘶聲叫道,渾身顫抖,他從來沒有被人如此輕蔑過,他一定要秦塵在他面前低頭。

    秦塵微笑,道:“我不與渣渣一般見識,閃一邊去,不要擋著道。”

    見秦塵要走,何丹童連忙跳了出來,伸手一攔,道:“不準走!”“

    怎么,想跟我動手?”秦塵笑道。

    “怕你不成!”何丹童原本就目空一切,況且又對秦塵的情況不甚了解。在他看來,自己乃是青鴻丹師的丹童,代表的是青鴻丹師的臉面,就算修為不如對方,但自己若是要出手,對方難道還真敢還手不成?

    所以,即便是秦塵那邊人多勢眾,可他一點都不擔心。

    可周圍不少圍觀群眾聽到這話,臉上頓時露出古怪之色。這

    話聽起來似乎還挺耳熟的,對了,之前黃家的長老似乎也說過這樣的話,可現在,人家早就成為了一堆碎渣了。“

    何丹師,不可!”有人拍馬屁,連忙說出了秦塵先前的事跡。

    我滴娘啊!

    何丹童頓時嘴角抽搐,這家伙原來這么膽大,剛才在這丹市居然剛剛殺過人,而且還是丹道城世家黃家的武皇長老?這小子莫不是個瘋子吧?頓

    時心底發寒,只覺得有冷氣沖到頭頂。他

    雖然是青鴻丹師的丹童,對什么世家的長老也不放在眼里,但要他在這丹市公然殺死一名武皇長老,卻還沒這個勇氣。所

    以,他的氣勢頓時一弱,但因為囂張霸道慣了,立刻又將胸一挺,道:“我不跟你這種野蠻人動手,你辱我、就是辱青鴻丹師,就是辱整個丹道城!這里有誰會答應讓你亂來!”

    秦塵不由失笑,道:“你還真是臉皮夠厚的,小小的丹童,最多只是五品煉藥師,區區六階武尊,居然說辱你就是辱整個丹道城?你不就是仗著青鴻丹師的勢么?”

    “哼,你知道就好!”何丹童有些得意,這可不是他頭一次狐假虎威了,連許多皇者都要在他面前低頭。

    秦塵點點頭,道:“有本事,你罵我一聲試試?”

    “罵你又如何?你這種賤貨,我罵你一百聲都……”

    “啪!”

    何丹童一句話還沒有說完,便被秦塵拎著脖子提了起來,話自然是說不下去了,雙腳急得亂蹬,臉都綠了。“

    大家都聽到了,是他罵我的。”秦塵聳了聳肩,似乎挺無辜的,“我堂堂七品藥王,這個小丹童居然敢罵我,把丹道城的規矩往哪放?長幼尊卑在哪里?”

    話音落下,他冷笑一聲,啪,就是一巴掌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