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63章 竟然是藥王

武神主宰
     這一掌用力很大,何丹童直接嘴一張,吐出了一口鮮血,和著幾顆斷牙,半邊臉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了起來。

    嘶,眾人都是震驚。

    所謂打狗也要看主人,人家的主人可是青鴻丹師,丹道城頂兒尖兒的人物,三大副閣主之一,是你可以教訓的嗎?可

    更讓眾人震驚的,還是剛才秦塵所說的那句話。“

    什么?此子竟然是七品藥王?”

    “怎么可能?我丹道城最年輕的三大丹道圣子,也都是三十多歲的突破的藥王境界,此子才二十左右,竟然就是七品的藥王了?開什么玩笑?”

    “不會是故意瞎說的吧?”

    “可又有誰敢在丹閣冒充自己是藥王?這可不比打了何丹童,事情鬧大,再大的背景都救不了他。”眾

    人震驚,紛紛咋舌,一個個難以置信,眼珠子都快瞪爆出來了。

    實在是二十歲的藥王太過夸張了,眾人根本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好,好,好,小子,你竟敢冒充七品藥王,你死定了知道么,你死定了。”

    何丹童被這么一巴掌抽中,只覺得滿頭金星,渾渾噩噩,可聽到秦塵所說,卻愈發興奮激動,聲音尖利。這

    小子竟敢冒充藥王?

    這是要處死的大罪啊!

    煉藥師之間,等階分明,每一級,都有巨大的待遇差距,這也導致,丹閣對煉藥師的等階,管控十分嚴苛。比

    如先前在丹閣秦塵和金洲圣子之間沖突,秦塵如果只是一個普通煉藥師,那就是大逆不道,罪無可恕。可

    一旦他通過了藥王的考核,便是同級別煉藥師之間的沖突,能夠據理力爭,哪怕是魏金洲圣子的身份,也只會給他帶來少許的便利,不會改變事情的結局。可

    見同樣的事情,不同的身份,在丹閣的處理結果會有多大差異,對煉藥師的等階管控,自然無比嚴格。藥

    尊就是藥尊,藥王就是藥王,任何煉藥師決不能肆意隱瞞和篡改自己的身份,否則一旦查到,嚴懲不貸,輕則逐出丹閣,重則當場處死。“

    呵呵,冒充藥王?本少需要這么做么?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這是什么?”

    秦塵懶得廢話,直接掏出藥王令牌,亮在了何丹童的面前。“

    這……這……這……”何丹童眼珠子瞪圓,身體像是篩糠一般顫抖,整個人都傻了。

    藥王令牌?而

    且以他的見識,自然能看出,這藥王令牌絕對是丹道城丹閣下放,不是假的。

    “你真的是一名藥王?”他喃喃出聲,只覺得渾身冰涼,腦子暈乎乎的,思維都停滯了。不

    是吧,這少年真的是一名藥王?

    眾人看在眼里,也都一個個驚呆。“

    咦,我似乎聽我朋友提起過,今天丹閣的確有一名天才煉藥師,認證了藥王的身份。”“

    我也有所耳聞,據說還是丹閣認證長老親自認證的,在丹閣外的廣場之上,鬧出了巨大動靜,可惜我當時不在,沒能看到。”“

    我也聽說了,而且聽聞那少年在丹閣還狂揍了一頓金洲圣子,結果查出,是金洲圣子先行動手,那天才藥王無罪釋放。”

    “莫不就是眼前這家伙吧?”眾

    人震驚,紛紛議論。

    秦塵在丹閣認證藥王的事情,在整個丹道城鬧得沸沸揚揚,聽說的武者,自然數不勝數。

    當然,真正在現場見證的,雖然人數眾多,浩浩蕩蕩,但大多都是煉藥師,而且相比丹道城龐大的人口基數來說,其實不足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這

    也導致,現場幾乎沒有人親眼看到那一場認證,但聽說的人,卻是有許多。如

    今秦塵自爆藥王身份,并且拿出藥王令牌,頓時讓這群人反應過來,秦塵就是那個天才藥王。

    嚇!眾

    人狂驚,震驚看著秦塵。這

    少年竟然就是那天才藥王?可這也太年輕了吧?事

    實上,聽說了秦塵事跡的人很多,可眾人之所以之前完全沒把秦塵往那新晉級藥王身上想的原因,還是秦塵太年輕了。

    在他們看來,雖然傳言那新晉級的藥王十分年輕,甚至比三大圣子還要天賦超群,但怎么地,也得三十左右吧。

    可如今……噗

    !

    二十歲左右的藥王,這是要上天嗎?

    “你,你真的是藥王?”何丹童都已經嚇傻了,臉色發白,跟涂了一層粉似的,沒有半點血色。“

    不然你以為呢?”秦塵冷笑,“你一小小丹童,竟敢辱罵我這藥王,還知不知道丹閣規矩?有沒有把前輩放在眼里?今日我就給你點教訓,讓你知道,得罪先輩的下場。”

    啪啪啪啪!話

    音落下,秦塵就是一頓狂抽,只把何丹童抽的鮮血橫飛,一張臉腫的就跟饅頭似的,紅中發紫,紫里發黑。

    直到打的心中暢快了,這才將何丹童隨手丟到一邊。眾

    人見狀,無比瞠目結舌,目瞪口呆。

    可問題是,秦塵偏偏還十分有理。

    你一個小小的丹童都敢辱罵七品藥王,那視等級制度為何物?規

    矩都沒有,何成方圓?

    這官司就算是打到青鴻丹師面前去,也挑不出半點毛病。“

    我們走。”

    抽完何丹童,秦塵帶著卓清風一行,轉身就走。眾

    人看著秦塵的背影,又看著地上還在呻吟的何丹童,都是從心底升起一股佩服之意。這

    小子真牛。就

    算他是藥王,何丹童好歹也是副閣主的丹童,打狗也要看主人,這一頓巴掌下去,道理是有了,可仇也算接下了。一

    個副閣主,就算隨意對付不了你一個藥王,可想要給你使些絆子,還是輕而易舉的。

    再結合秦塵對黃家人的舉動,眾人也就明白他為何這么有底氣了。

    只可惜啊,還是太年輕,聽說黃家背后的大靠山,是金圣杰副閣主,之前這家伙又揍了康友明副閣主麾下的金洲圣子,現在,又把青鴻丹師旗下的何丹童給打了。我

    滴乖乖,他這一下子等于把丹閣三大副閣主全都得罪了啊!就

    算你是藥王,也沒必要這么囂張吧?眾

    人看著秦塵,臉上大寫一個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