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68章 磕頭道歉

武神主宰
     “哦,這就是你毆打丹童的理由?”玄晟閣主淡淡說道,臉上有著高深莫測的表情。

    秦塵展顏一笑,道:“正是。”

    “你還真是膽大包天,不知道有句話說,打狗也要看主人嗎?”玄晟閣主森然說道,臉上浮起了可怕的殺意,一下子就化身成了地獄中的魔神。

    他輕輕冷哼一聲,明明聲音不大,可秦塵的心中卻是咣地一下,好像天地都是崩塌了一般。

    這就是后期武皇的強大,一舉一動都能影響人心。

    若是九天武帝,彈指間,就能將秦塵滅殺。

    越到后期,每一級的實力差距就越大,哪怕只是普通一級的差距,可落在實力上,卻是天差地別的區別,有如鴻溝一般。

    “那何丹童雖然實力低微,但他卻是青鴻丹師的丹童,行走在外,代表的是青鴻丹師的顏面,豈能按照常理的修為判斷。”

    “你如此羞辱對方,看似羞辱的只是何丹童,可實際羞辱的卻是青鴻丹師,你雖是藥王,但青鴻丹師卻是丹閣副閣主,你如此行為,實為以下犯上,還有什么話可說?”

    玄晟閣主冷笑,聲音中蘊含無盡殺機。

    “晚輩不這么認為。”秦塵抬頭,語氣洪亮:“丹閣之所以能在天武大陸屹立多年,講究的就是公平、公正、公義,丹閣之中,人人平等,只以丹道技術論身份,而不以背景后臺,這才是丹閣立足之根本,處事之原則!”

    “那何丹童就算背景再大,他真實身份也不過是一丹童而已,豈能因為其是青鴻丹師副閣主的丹童,就能輕辱藥王?長此以往,將丹閣規矩處何地?若閣主大人非要這么說,難道閣主大人麾下的一丹童,甚至能肆意凌辱丹閣實權長老和副閣主了?豈不可笑?”

    秦塵沒有半點退縮。

    這倒不是他狂妄,而是丹閣素來有這樣的傳統。

    比如曾經的卓清風,以及之前的趙如晦,就很好的說明了這一點。剛來到丹道城的秦塵,根本還未通過藥王考核,卻因為幫助趙如晦煉制出了飛雪丹,解決了危機,使得當時場上諸多煉藥師認真聽從其教誨,齊呼其為大師。

    這才是丹閣的精神。

    丹閣,講究的是達者為師,而不是論資排輩。

    “至于閣主大人說秦某以下犯上,就更是無稽之談了。”秦塵據理力爭道:“若那丹童是聽從青鴻丹師命令才侮辱晚輩,青鴻丹師身為丹閣副閣主,連晚輩面都沒見過,便欺辱晚輩,有違丹道精神。可若是他自作主張,就不用說了,此人一小小丹童,卻狐假虎威,利用青鴻丹師的背景,呵斥凌辱晚輩,分明才是以下犯上,為青鴻丹師招黑。”

    秦塵侃侃而談,并無半點懼。

    噗!

    一旁,皇甫南長老表情古怪,差點憋不住。

    玄晟閣主臉鐵青,冷冷看了他一眼,皇甫長老頓時神嚴肅,不敢僭越。

    可偏偏秦塵所說極有道理,他也是從武域下放北天域的煉藥師,自然深知丹閣的宗旨,的確是公正、公平、公義,達者為師,不分貴賤。

    但要他堂堂丹閣閣主認輸,那是不可能的。

    當即冷哼一聲,道:“這不過是你的一面之詞罷了,巧舌如簧,就算是你說的有道理,你今天在丹市擊殺黃家長老又如何解釋?”

    玄晟閣主流露出濃郁殺意,冷冷道:“丹市是我丹道城交易之地,嚴禁殺戮,你仗著藥王身份,肆意斬殺對我丹道城有貢獻的世家長老,金圣杰副閣主為此都告狀到本閣主這里來,你怎么解釋?別跟我說對方先招惹的你,就算是對方有錯,但你卻在丹市公然殺人,還敲詐勒索,真當我丹道城是法外之地么?”

    “閣主大人,你這是誤會晚輩了!”秦塵立即說道。

    “哦?”玄晟閣主冷笑:“你說說,本閣主怎么誤會你了?”

    “晚輩的確是殺了黃家的長老,其一,是因為黃家在丹市欺辱弟子,更凌辱為丹道城做出貢獻的卓家,巧取豪奪,其二,才是最重要的一點,黃家涉嫌謀害丹道城路文成圣子。”秦塵沉聲道。

    “什么?黃家謀害路文成圣子?你可有證據?”玄晟閣主目光一冷,轟,身上頓時殺意爆發,令得秦塵體內氣血翻涌,忍不住悶哼一聲。

    秦塵當即將自己得到的情報原原本本說了出來,而后道:“路文成圣子是因為黃家的消息,才離開丹道城,而后遭遇的意外,晚輩經過調查,此事根本就是一個陰謀,而對方的目的,就是引路文成圣子獨自出城,好對其痛下殺手。”

    “路文成圣子,乃是丹道城的四大圣子之一,肩負丹道城未來的興旺,有某些人忌憚對方的威脅,竟然做出這等謀害圣子之命的事情發生,請問閣主,該殺不該殺?”

    玄晟閣主目光閃爍,冷冷道:“這不過是你的片面之詞。”

    秦塵道:“雖是片面之詞,但確有其事,以閣主大人的身份,若是派人暗中調查,應該不難調查出真相,就算無法得知全部真相,也能調查出一些蛛絲馬跡。”

    玄晟閣主看了眼皇甫南長老,皇甫南頓時點點頭,兩人的神都無比嚴肅。

    若是秦塵所說是真,這的確是一件驚天大案,黃家竟敢陰謀陷害丹道城圣子,別說一個長老了,就算是全族屠滅也不為過。

    “雖然你說了這么多,但還是難掩你在丹道城胡作非為的事情,閣下初來丹道城,就敢做出這等事情,若真讓你成圣子了,還不知會做出什么事來。”玄晟閣主爆喝一聲,如雷霆震動,在秦塵耳畔轟然響徹,震得他搖搖欲墜。

    “但本閣主也不是不講道理之人,念你也算是個人才,就法外開恩,給你一個機會。”玄晟閣主微微緩了一下,道:“你立刻去向金洲圣子、青鴻丹師麾下丹童還有黃家磕頭道歉,本閣主可以饒你一命,至于其他,等你道完歉,本閣主再做定論。”

    玄晟閣主高高俯視秦塵,眸光冷漠,如同俯視螻蟻。

    歸根結底,他還是認為秦塵錯了,以下犯上,以強凜弱,該罰。

    皇甫南也使神道:“秦塵,閣主大人已經給你機會,你還不道謝?”

    秦塵臉卻沒有半點變化,冷冷道:“閣主大人,恕晚輩難以從命,所謂士可殺不可辱,況且晚輩一點也沒有做錯,為何要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