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69章 不會答應

武神主宰
     “哈哈,本閣主活了這么多年,還是頭一次見到如此不知好歹的小子,明明有錯,卻拒不承認。既然你如此膽大包天,目中無人,那就帶著這份尊嚴去死吧!”玄晟閣主出手,一掌按來,轟,化作一只真元巨手,上面流轉復雜的真元規則。

    并且,一股無窮的空間之力束縛秦塵,這是巔峰武皇的領域,無可匹敵。對

    于武王來說,這樣的一掌別說是接,就是看上一眼都會從心底生出無盡的恐懼,連反抗的心都無法誕生。而

    且,這一掌推動很慢,在虛空中隆隆向前,對于被攻擊者是一種酷刑,仿佛要令他嘗盡無盡恐懼之后,再要了他的命。秦

    塵負手而立,身形筆直如劍。這

    一掌若是按實了,哪怕他實力超群,不滅圣體高達六重,也難逃一死。八

    階后期的武皇,已經將武皇之力修煉到極致,對空間規則的領悟達到了一個巔峰,一名武王天才再強,再能越級戰斗,也無力抵抗。當

    然,秦塵若是想要躲避,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可他卻一動不動,仿佛視死如歸一般。他

    在賭,賭的是自己看人的目光,他相信玄晟閣主不會殺他,可若是賭輸了,那么代價就是他的性命。其

    實秦塵完全沒必要賭,但他這么做的目的,就是為了認清玄晟閣主這個人。所

    以,他表面上毫無動靜,可體內,九星神帝訣已經催動到極致,不滅圣體更是為之運轉,全身防御達到了巔峰狀態。“

    跪下求饒,你還有一線活命的機會!”玄晟閣主說道,聲音轟隆隆如同雷鳴,震得人耳朵都快要炸裂,更是直指本心,帶著無上的壓迫力。“

    我無錯,何需求饒?丹閣乃公正之地,豈會顛倒黑白?”秦塵洪聲道,依然卓立,不閃不避。

    轟,一掌拍下,整個丹閣都是顫動了幾下。恐

    怖的威勢卷過,秦塵的身形浮現,卻是半點傷都沒有。這

    可不是秦塵的實力逆天,連武皇后期的強者的攻擊都能毫發無損,而是當攻擊落下的時候,剛好避開了他,否則的話,他現在就算不死,也已骨骼碎裂,重傷吐血。“

    哈哈哈。”玄晟閣主大笑,那散發出來的駭然殺氣散逸,冷冷看著秦塵,道:“你居然不躲,真以為我不會殺你?”秦

    塵雖然背上已經升起了一陣冷汗,臉上卻毫無變化,他知道,自己賭對了,或者說,自己看對了。這

    也事關他接下來的計劃。

    更何況,若真到臨死當頭,他也不是沒有寰轉局勢的能力,空間奧義施展之下,他雖難逃攻擊,但倉促保命的能力還是有的。

    他面帶微笑,道:“晚輩不敢,只是晚輩確定,堂堂北天域丹閣閣主,不會是那種鼠目寸光,不分是非黑白之人!”“

    小子,你的膽子真是很大!”玄晟閣主說道。

    秦塵反倒變得謙虛起來,打了個揖,道:“謝閣主不殺之恩!”

    玄晟閣主臉上露出一抹欣賞之色,一個只知道耍橫的人是沒有前途的,可秦塵能屈能伸,該強硬的地方無比堅定,該恭敬的時候又不失禮節,讓他頗為感慨。此

    子,不管做過什么,但的確是個人才。

    “你當真不怕死?”玄晟閣主又道。“

    怕!”秦

    塵坦言,這世上誰不怕死?

    “哦?那你為何不躲?”玄晟閣主似笑非笑。

    秦塵淡淡一笑,道:“晚輩有七八分的把握,閣主大人先前所為,只是提點晚輩,而非真有殺意。”

    “但并非十成,而且,如果你料錯了呢?”玄晟閣主又問。秦

    塵還是保持著微笑:“七八分的把握,已經值得晚輩賭一回了,更何況,晚輩相信前輩的為人。”他

    自然不會說,以他前世的眼光,其實還是篤定玄晟閣主并無確切殺意的,若是這都看不出來,那他也白活了兩世了,所以才敢如此豪賭。更

    何況,這玄晟閣主還是北天域丹閣閣主,面對自己這一丹道天才,不問身份,不問來歷,只因一些妄言,就直接下殺手,又怎么可能?若

    這玄晟閣主真是這樣的人,又豈會被武域丹閣下放到北天域丹閣,擔任閣主一職?

    玄晟閣主只是將秦塵看做一晚輩,一天才,自然就走眼了。

    當然這些東西,秦塵是不會說的。

    “好你個小子,有膽識。”玄晟閣主眉須皆動,這樣的人物,連他也為之心動,他笑了起來,“來,這邊坐。”一

    旁皇甫南無語,先前他都為秦塵捏了一把冷汗,生怕秦塵惹怒了閣主大人,甚至連他也沒看出來閣主是虛張聲勢,不得不說,這小子膽子也太大了。秦

    塵依言走了過去,并且坐了下來,雙手放在膝蓋上,顯得十分恭敬。玄

    晟閣主不由更加滿意,他眼神中滿是欣賞之色,但還是搖頭道,“你來的目的我已經知道了,但很遺憾,你的要求老夫不會答應,所以,我不會同意你的圣子申請!”騰

    !皇

    甫南驚愕的差點都站了起來,為什么?秦塵明明通過了閣主的考驗,閣主對他的態度也和善起來,可為什么反而沒通過軒逸藥王的申請?秦

    塵也皺起眉頭,本來他以為這件事不會有問題的,卻沒想到玄晟閣主還是拒絕了他,便問道:“前輩可以告訴我原因么?”“

    還是因為你先前所做的事,不管你有多少理由,你剛來丹閣,卻做出了這等違背丹閣規矩之事,且甚至惹怒了丹閣的三名副閣主,你讓我如何能答應?”玄晟閣主搖頭。

    他雖然欣賞秦塵,但也只是欣賞而已,他在這北天域丹閣任事,算是一種下放,也可以說是一種貶黜,所以對他來說,一心回到武域才是他的目的。這

    也是他根本不問丹閣事務,完全沉浸在自己的研究中的原因所在,在他看來,丹道城中的各種沖突,與他而言都是一些身外之物。

    可若是答應了軒逸藥王的申請,立刻便會引來三大副閣主的反彈,雖然三人并不敢忤逆他,卻會給他帶來不少麻煩事。

    對于一心想清閑的玄晟閣主來說,自然懶得理會這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