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78章 初等藏書庫

武神主宰
     軒逸藥王更加無語,秦塵連丹道室是什么都不知道,就直接應承了下來,這家伙真的靠譜嗎?

    此刻軒逸藥王甚至有些懷疑自己的決定是對是錯了。

    不過事已至此,他也不能再說什么喪氣話,耐心解釋道:“丹道室,考核的主要是一些基礎知識,比如靈藥的識別等等,而難度,一般由淺到深,一共有十四關,到了第六關,基本就是藥王級別的知識點了,而康友明他們所說的第七關,難度更高,一般普通七品中期的藥王都未必能闖到,能闖進去的,往往是一些七品中期巔峰的藥王,并在丹道上有獨特見解的高手。”

    “至于第九關,便是藥皇級別的知識點了,而且里面考核的知識點,都十分扎實,說是考核,其實也帶有指點性質。”

    “原來如此。”秦塵點頭。

    原來這丹道室,是一個寓教于考的地方,主要是武域丹閣用來扎實四域煉藥師基本功的地方。

    “我之前聽人說,這丹道室,是數千年前武域丹閣大能所建造,而數千年前的丹道技藝,和現在的丹道手法應該有了不小的區別了吧?這丹道室中的考核題目,會不會有所變化?”秦塵又問。

    這也是他最關心的問題。

    以他前世的修為,光是進行知識點的考核,別說第七關了,就算是第十四關他也沒問題,唯一擔心的就是,他隕落了三百年,不知道這三百年前,煉藥界的知識點有沒有過重大改變。

    “肯定會有變化。”軒逸藥王道:“丹道室中的考核題目,每隔十年就會更新一下,與時俱進,不然的話,讓現在的煉藥師考核上古的煉藥技藝,恐怕十個中九個都會考不過了。”

    果然,自己擔心的不無道理。

    秦塵苦笑一下,看來自己接下來這十天要辛苦了。

    之前在五國以及百朝之地,秦塵也惡補過現在丹道界新的知識點,但哪怕是百朝之地,也太過偏僻了,很多東西上百年都不會更新一次,而這丹道室中的考核,十年便會有所改變,如果自己因為一些新的理論,而導致考核失敗,那才叫冤枉。

    所以,必須得惡補一下知識了。

    而最快的方法,就是去丹閣的藏書閣,翻看一下這三百年來所出的丹道新著作,了解一下這些年丹藥界的變化。

    “軒逸前輩,晚輩這里有一事所求。”

    “你說!”軒逸藥王看過來。

    “咱們丹閣的藏書閣在哪里?我想去看一下。”

    “哦?你說想看一下高等藏書閣中的書籍吧?”軒逸藥王微微點頭,看來秦塵也不是無的放矢,而是有目的的。

    焦嘉良等人在一旁也不由點頭,莫名的恢復了一些信心。

    想到這里,眾人剛準備為秦塵指路,卻聽秦塵道:“呃,能不能先告訴我,初等藏書庫在什么地方?晚輩先看完初等藏書庫的書籍后,再看中等和高等的!”

    軒逸藥王:“……”

    焦嘉良:“……”

    趙如晦:“……”

    眾人的內心此刻是崩潰的。

    他們都已經秦塵既然接受了丹道室考核,對各種知識應該都已經了如指掌了,唯一沒有把握的,應該是第六關考核的高等知識,所以想去高等藏書庫惡補一下知識。

    可誰曾想,秦塵問的竟然是初等藏書庫。

    連最基礎的知識都沒掌握全,就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丹道室的考核,他們都懷疑秦塵的腦袋是不是被門擠了。

    不過,現在他們心中就算有再大的無奈,也沒有辦法了。

    說了位置,秦塵也不浪費時間,徑直走向了初等藏書庫的所在,而卓清風,則在一旁陪同。

    待得兩人離去,焦嘉良這才看向軒逸藥王:“師尊,秦少俠他……是不是太魯莽了?”

    “是魯莽,但你有沒有看到,他很有自信!”軒逸藥王滿是不可思議:“真不知道他的自信來自哪里!”

    “會不會是不知道丹道室和三大副閣主的可怕?”說起三大副閣主,焦嘉良哆嗦了一下:“雖然我現在距離七品中期煉藥師只有一步之遙,但讓我和三大副閣主比試,打死我也沒勇氣啊!”

    丹閣的副閣主十分可怕,而且秦塵挑戰的還是三個,就算能通過丹道室,面對三大丹閣頂尖煉藥師,怎么想,怎么都覺得不可思議。

    這就跟一個小孩要和一名成人比拳一般,天賦再高,級別上不夠,基本也就不可能成功。

    “秦少俠好歹也是一名藥王,就算沒和康友明他們交流過,也不可能不知道丹道城副閣主的強大!”軒逸藥王搖搖頭:“這人實在是個謎!”

    “是啊,年僅二十,就已經是七品藥王了,而且被閣主大人接見之后,閣主大人居然沒為難他,先前看起來,似乎還在幫他,完全弄不明白,最關鍵的是,他在藥王考核的時候,居然煉制出了無缺的青虹丹。”

    想起秦塵的藥王考核,焦嘉良就忍不住驚訝。

    當時秦塵的表現太驚艷了,讓他這個丹閣的實權長老,都有些敬佩。

    “其實,想要知道他哪來的自信,也很簡單,他不是要去藏書庫看書嗎?可以派個人跟過去,只要一直跟著,總會露出什么蛛絲馬跡,看出些什么!”軒逸藥王道。

    秦塵這么自信,肯定對煉藥知識知道很多,只要派人跟在旁邊,總能找到一些端倪。

    “不錯!”焦嘉良點了點頭,“師尊,你在這等著,我去看看,唉,秦少俠答應了康友明的這個條件,我總覺得有些不放心。”

    說完,他便匆匆離去了。

    事實上,不僅僅是焦嘉良,康友明等三大副閣主也對秦塵頗有懷疑,暗中派人跟著秦塵,甚至,連玄晟閣主回到自己的煉制室后,也暗中派了一名心腹去打探秦塵的行跡。

    雖然猜測秦塵是武域某個丹道世家的天才弟子,但一個小小的少年,居然就敢挑戰他北天域丹道城的三大副閣主,也未免有些太天真了!

    所以,玄晟閣主也一肚子霧水,不知道秦塵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自然也派人暗中盯著秦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