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93章 以閣下為尊

武神主宰
     兩人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特別是康友明,他深深的知道青鴻丹師的實力有多可怕,論丹道造詣,青鴻丹師絕對是要在他之上的,先前換做他上臺,恐怕也最多只能煉制出上等的潤脈丹,而在成丹上,甚至還不如青鴻丹師。

    可秦塵竟然擊敗了青鴻丹師,也就是說換他上臺,他也一樣必輸無疑,那這第三輪還有什么比的必要么?

    論控火,秦塵擊敗了對火焰操控最強的金圣杰,論煉丹,他更是全面壓制住了三人中最強的青鴻丹師,雖然康友明和秦塵之間的比試還沒開始,但康友明卻知道,他已經輸了。

    不可能有獲勝的希望。

    可對方才只有二十歲啊,怎么會一下子冒出了這么個丹道妖孽來?

    連康友明都內心絕望,郗傲菱等三大圣子就更不用說了,她目光灼灼的看著秦塵,嘴角苦澀。可笑自己當初還想教訓一下對方,現在才知道,什么叫做井底之蛙,秦塵比自己年齡了起碼十多歲,卻連七品中期的丹藥都能煉制出來,而自己,卻還在七品初期巔峰苦苦掙扎,自己又有什么樣的資格,

    阻止對方成為丹道城的圣子。

    憑資歷嗎?

    天武大陸,本就強者為尊,丹道界也一樣,達者為師,這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道理。

    “青鴻,對本閣主的判決,你可有異議?”玄晟閣主欣賞看了眼秦塵,而后又看向青鴻丹師,淡淡問道。“屬下沒有異議。”青鴻丹師苦笑搖頭,目光卻死死的盯著秦塵,不甘道:“我只是不明白,我為什么會敗給你?論火焰,我的青陽火乃是地火榜排名九十三,論精神力,我也達到了八階中期,整個丹道城鮮

    有對手,論技藝,我超群絕倫,可是憑什么,我會敗給你?”

    他死死盯著秦塵,眼神不甘,帶著癲狂。

    與秦塵的一戰,將他的自信心徹底打散。

    “你真想知道?”秦塵淡淡說道,神色古怪看著青鴻丹師。

    “只要你能說的老夫心服口服,從今往后,老夫就以閣下為尊,若為誓言,天誅地滅。”青鴻丹師一咬牙,狠聲道。

    “青鴻副閣主!”康友明頓時皺眉喝道。

    “師尊?”郗傲菱也失聲驚呼。

    青鴻丹師一擺手,冷冷道:“吾輩丹師,一言九鼎,我倒想看看,此子能說出什么道理來?若不能讓我信服,先前的誓言自然也不會兌現。”

    秦塵淡淡一笑,道:“老頭,別太想當然了,你以不以我為尊,本少不在乎,也看不上,但看在你還算虛心好求的份上,本少就隨意指點你幾下吧。”

    他雙手背在身后,緩緩走到煉制臺前。“你用的分藥手法名為幻掠分藥手,這是一種能夠快速將靈藥進行分藥的手法,傳說是上古一位叫做饒耿的九品丹帝創造而出,通過精神力的分析和對真元的運用,將靈藥完美的分解開來,使之更好的融入

    到煉制之中。”“但是,幻掠分藥手其實有一個很大的缺點,就是任何一株靈藥,都由各個部位組成,雖然幻掠分藥手能夠將靈藥完美的分解,使得分解的每一部分靈藥藥性都十分的均衡,也能更好的被煉化、融合,但是

    不同的靈藥部位,蘊含的藥效功能都是不同的。”

    “而你隨手分藥之后,會使得靈藥的藥效被分散開來,導致煉制的過程中出現瑕疵。”秦塵微笑看過來:“這一點,青鴻丹師先前應該沒有注意吧?”

    “這……”

    聽到秦塵的話,青鴻丹師皺眉,臉色一陣紅一陣白。

    他得到幻掠分藥手之后,只是勤加練習,對此,倒還真的沒有注意過。

    不過,如果幻掠分藥手真有瑕疵,為什么秦塵之前,也用同樣的手法,卻能煉制出特等丹藥來?

    “老夫記得,你剛才也施展了幻掠分藥手吧?怎么我會有瑕疵,到你那里就沒有了?”他隨口辯駁道。“看來你還不承認。”秦塵搖頭:“這樣,我舉個簡單的例子,潤脈丹需要用的主材中有一味青脈果,此果能夠溫潤經脈,增強經脈的擴張和延展性,在潤脈丹中起到了極其重要的作用。而你剛才在分解中,

    卻直接將青脈果分解成了等分的六份,用以在不同的階段加入。一來可以更好的將青脈果的藥效發揮,二來,也會使得青脈果更好的被煉化。”“可是,你恐怕忘記了,一顆青脈果中的藥效,其實并非是均衡的,比如青脈果的皮,比較堅硬,煉化的時間會長一些,青脈果的果肉,十分柔軟,進入丹爐后瞬間就能被煉化,而它的內核部位,卻是潤脈

    丹中增加經脈延展性的功能。”

    “所以,同樣的施展幻掠分藥手,你是將青脈果同等分的分為六份,而我,卻是將果皮、果肉、果核進行了完美的切割,使之在各自的階段,能夠更好的被利用,這個你剛才難道沒發現?”

    秦塵此話一出,全場頓時寂靜。

    “咦,還真是,剛才秦塵在施展幻掠分藥手的時候,分割青脈果的時候,的確是將果皮、果肉和果核分別剔除。”

    “好像還真的是,我也有點印象。”

    “秦塵之前施展幻掠分藥手的速度太快了,片刻間就完成了分藥,我也沒太在意,現在回想,好像真的如此。”

    片刻后,人群頓時嘈雜起來。先前的煉制中,秦塵出手太快,再加上煉制潤脈丹的主材和輔材共有大幾十種,瞬間分解之下,眾人也沒有太過關注每一株靈藥的分解和青鴻丹師的分解有什么不同,當時全都被秦塵的手法給吸引了,現

    在回想起來,才忍不住恍然。

    青鴻丹師的臉色,一下子難看起來。

    他還真沒注意到這一點。“不過,單純的這一點,似乎還不能說明什么吧?”青鴻丹師沉聲道:“我雖然不曾像你一樣在分藥階段,將青脈果完美分藥,但在煉制的時候,卻也做到了十分細心,恐怕不能成為你煉制出特等丹藥的決定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