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95章 這才叫煉丹

武神主宰
     秦塵來到盛放藥材的架子前:“潤脈丹,需要用到十七種主材,四十一種輔材,算是用料比較多的一味丹藥了,所以青鴻丹師利用了龍飛鳳舞手的技藝來放入藥材。”

    “龍飛鳳舞手屬于置藥手法中比較強大的一種,能夠很大程度的對丹藥的放置進行統籌,使之完美的融合,這一點沒錯,可錯就錯在,青鴻丹師完全把龍飛鳳舞手當成了萬能手法。”“比如他在煉制潤脈丹的時候,將穆亞草第三個放入了丹爐中,因為穆亞草耐熱,第三個放入是為了加長煉化時間,使之藥效完全釋放,這本沒有什么問題。不過因為龍飛鳳舞手的慣性使然,會導致穆亞草

    進入丹爐的時候,是直直落入其中的,這就有問題了。”“穆亞草的前期煉化,大約是七個呼吸,因此青鴻丹師在第七個呼吸的時候,加入了和穆亞草相輔相成的當歸液,但實際上因為丹爐中心溫度比之爐壁較低的緣故,穆亞草在直直落入丹爐中后,起碼要九個

    呼吸才會完全被煉化。正確的做法是應該將穆亞草貼著爐壁放入,而青鴻丹師卻自信于龍飛鳳舞手,導致穆亞草被煉化的時間拖延了兩個呼吸,就是因為這兩個呼吸,讓藥效白白浪費了百分之九,失敗!”“雙真元操控法是利用真元的發散性,讓丹爐中的藥材左右開弓,一同被操控,一同被融合,加快融合速度,但實際上,并不是沒有靈藥都需要如此,比如陰筍草的特性就是必須逐漸融入藥材中,才能發揮

    完整的藥效,可青鴻丹師卻完全沒注意到這一點,利用雙真元操控法加速了陰筍草的煉化,使得藥材的融合不夠完美,失敗!”

    “漩渦逆流術同樣如此,在凝丹的過程中抓住的時機不對,早了五分之一柱香的時間,失敗!”

    “九旋熱鼎法就更不用說了,熱鼎的時機需要和靈藥加入的實際完美契合……還是失敗!”

    “……失敗!”

    “……失敗!”

    秦塵越說越快,機關槍一般,每一句話都有理有據,有根可尋,每一個失敗都像巨錘砸在青鴻丹師的臉上,讓他臉色越來越蒼白,身體更是不由自主的顫抖。

    煉丹,不是做游戲,同樣的藥材,年份不同,藥效也不一樣,同樣的丹爐,品階不同,煉藥的時機也就不同,其中牽扯的東西太多太多了,哪怕是一個細節,就夠敘述個半天的。

    光是一個潤脈丹,可以說,秦塵如果從頭講到尾的話,三天三夜都講不完。

    正因為如此,想要成為煉藥師才能那么難,因為他不同于武者修煉功法,只講究天賦就可以的,而是需要很多細節的東西,缺一不可。

    “這……不可思議。”

    “只看了一遍青鴻丹師煉制,居然能看出青鴻丹師那么多錯誤,我先前完全被青鴻丹師的操作給呆住了,完全都不知道青鴻丹師到底是如何煉制的。”

    “我也是啊,更夸張的是秦塵不但記住了青鴻丹師放入諸多靈藥的順序,甚至連穆亞草是直的放入還是斜的放入都記得清清楚楚,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這算什么?最可怕的是他還在青鴻丹師煉制之后,完全利用青鴻丹師的煉制方法,再度進行了煉制,卻只耗費了青鴻丹師一半的時間,并且將諸多錯誤完全改正過來,煉制出了特等潤脈丹,這是什么水平

    ?”

    “這樣的人成為不了圣子,誰還能成為圣子?”

    “可笑幾位副閣主居然還想阻攔他們,還是閣主大人和軒逸藥王眼光高明。”

    聽著秦塵的侃侃而談,所有人都震撼,一個個目瞪口呆,議論連連。

    尼瑪!

    什么叫煉丹?

    這才叫煉丹!

    其他煉藥師根本不叫煉藥,而是在浪費藥材,侮辱煉藥師這個職業!難怪煉藥師守則上明確表示,煉藥師煉制之前,必須先檢查丹爐,分析靈藥特性,不少高階煉藥師們都以為這些只是指導低階煉藥師們的,可現在才猛然醒悟,原來高階煉藥師在煉制丹藥的時候更需要觀

    察這些。

    因為高階靈藥的一個失誤,就能導致丹藥的煉制出現巨大的影響。

    “難怪這秦塵一開始完全沒動,我一開始以為他是被青鴻丹師的操作給驚呆了,現在看來,絕對是在觀察爐鼎和藥材等細節啊。”

    “那還用說嗎,否則對方豈能如此輕易煉制出來特等的潤脈丹來?”

    “磨刀不誤砍柴工,高明,實在是高明。”

    眾人驚嘆,不少煉藥師們更是激動的渾身顫抖。

    可以預見,如果他們利用秦塵指點的這種方法煉丹,那他們煉制出來的丹藥絕對會提升一個檔次,解釋煉制出上等、特等的丹藥,也不再是夢想。

    眾人驚訝,一側的青鴻丹師,則是滿臉蒼白,,心如死灰。

    本以為自己在丹道上,已經登臨絕頂,整個北天域丹閣,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除了玄晟閣主外,無所畏懼。

    可現在,他才明白,自己還差的太多,別說和那些武域中的煉藥師比了,就算是和眼前的秦塵相比,也是如螻蟻一般。

    自己根本就是坨屎,不,甚至連屎都不如,還在這洋洋得意,爭權奪利,可笑、可悲、可嘆。

    噗!

    心口越來越郁悶,青鴻丹師直接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瞬間萎靡了下來。

    “師尊!”

    “青鴻丹師!”

    人群傳來驚呼,郗傲菱瞬間沖上臺,扶住青鴻丹師,怒氣沖沖的瞪著秦塵。

    “我沒事!”青鴻丹師苦笑著搖頭,撥開郗傲菱,面如死灰般的盯著秦塵,嘆氣道:“你贏了,你晉級圣子之位,我不會再阻攔,從今往后,也會以你為尊,你出現的地方,老夫絕不出沒!”

    他失魂落魄,像是瞬間老了幾十歲一般。

    “什么?”

    “青鴻丹師居然真的要以秦塵為尊?”

    “他可是丹道城的副閣主啊!”

    人群嘩然,一個個不由自主的哆嗦起來,一臉震撼。堂堂副閣主,居然做出這樣的承諾,可見內心遭到的沖擊究竟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