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97章 閣主發威

武神主宰
     “金圣杰,你又有何話要說?”

    玄晟閣主露出不悅之色,如果他還沒看出來康友明和金圣杰早就勾搭到了一起的話,那他也白當這個丹閣閣主了。

    “閣主大人,屬下也是聽到了一些不好的消息,不想我們北天域丹閣陷入一場風波,所以這才出言,還請閣主大人體諒。”

    金圣杰大聲說道,聲音如雷,滾滾而動。

    “有何要事,非要在此時說?”玄晟閣主森然說道,若金圣杰不能給自己一個充足的理由,管他是誰,必然嚴懲不貸。

    金圣杰的嘴角勾起一抹冷漠,道:“因為此事事關重大,必須嚴查清楚,否則,一旦讓這秦塵成為我丹閣圣子,屆時,可有可能會給我北天域丹閣帶來一場滅頂之災。”

    好大的口氣!

    眾人紛紛倒吸冷氣,這金圣杰到底所說何事?居然敢開海口,說對北天域丹閣會是一場滅頂之災。

    北天域丹閣,乃是武域丹閣下級分支,而武域丹閣,更是天武大陸最頂尖的幾大勢力,難道會因為其圣子得罪了妖劍宗和風行宗,而遭受滅頂之災,這不是笑話么?

    “哦?”玄晟閣主已經懶得廢話了,他看著金圣杰和康友明,兩人要不能有合理的說辭,他不會再賣對方面子了。“閣主大人還且靜候,屬下一定會給大人一個交代。”金圣杰拱拱手,而后看向秦塵,眸射厲芒,道:“秦塵,你的丹道造詣,老夫佩服,但老夫聽聞,你曾在妖劍宗妖劍傳承中大開殺戒,斬殺妖劍宗種子弟

    子與風行宗核心弟子,可有此事?”

    眾人紛紛看過來,看起來這件事事關秦塵和兩大皇級勢力之間的沖突,可就算是秦塵真殺了兩大皇級勢力的種子弟子,也沒必要如此信誓旦旦吧?

    和北天域丹閣比起來,妖劍宗和風行宗算什么?屁都不算!

    事情應該不會這么簡單,眾人并未開口,只是看著秦塵。“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本少的確參加過妖劍宗的妖劍傳承,但妖劍宗的和風行宗的弟子,卻不是我所殺,而是妖劍宗內部弟子爭權奪利,相互殘殺所知,兇手是妖劍宗的另一名種子弟子韓立,已被妖劍宗

    燕十九宗主伏法,燕十九宗主,水落石出的事情,沒必要再扣在我的頭上了吧?”秦塵淡淡看著燕十九。

    “我……”燕十九神色一滯,并未說話,因為秦塵所說,卻是事實,當時見到的人太多了,他也無從反駁,只是道:“當時疑點太多,很有可能是本宗疏忽了。”

    “好一個疏忽。”秦塵冷笑:“了結之事,居然也拿出來說,閣下是不把北天域丹閣放在眼里嗎?”

    “大膽!”玄晟閣主也頓時怒喝,“你妖劍宗弟子相互殘殺,也敢扣在我丹閣身上,看來妖劍宗和風行宗膽子肥了,連我丹道城的面子都不給了。”

    轟!

    玄晟閣主身上頓時爆發恐怖殺意,令人心悸的氣息如同汪洋,瞬間彌漫了出來,令得燕十九等人紛紛臉色一白。

    閣主一怒,風云變色。

    “玄晟閣主且勿動怒,若是這點小事,我等也不會在閣主大人面前鬧事,除了我妖劍宗的種子弟子外,我妖劍宗的旭風長老,也被這秦塵所殺!”風云劍皇頓時道。

    “什么?”

    “妖劍宗旭風長老居然被這秦塵殺了?”

    “旭風長老我記得是名武皇強者吧?而且還是名劍皇,這秦塵居然殺了對方?”

    “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大駭,紛紛看向秦塵,場上的武皇強者很多,都能清晰的感受到秦塵分明才是一名七階武王。

    以七階武王的修為,擊殺一名八階劍皇,可能嗎?

    眾人腦海中浮現的首先是懷疑,可如果是真的呢?

    嘶!

    一個個倒吸冷氣。秦塵今年才二十,在丹道上的造詣就不用說了,先前連敗金圣杰和青鴻丹師兩大副閣主已經表現的很清楚了,如果真的又以七階武王修為斬殺了身為八階武皇的旭風劍皇,這簡直就是丹武雙修,曠世奇才

    !

    整個北天域都千年難得一見的奇才。

    “我且問,老匹夫你有證據嗎?”秦塵冷笑一聲。

    他自然不會承認自己殺了旭風劍皇,萬一被執法殿的人懷疑到就麻煩了。

    是啊,風云劍皇有證據嗎?眾人都是看過來。

    風云劍皇臉色陰沉,冷哼道:“證據我自然有,不過在你身上,只要閣下將自己的儲物戒指交出來,而后在眾目睽睽之下打開,自然就能找到證據,你敢嗎?!”

    旭風劍皇身上還是有一些寶物的,風云劍皇相信只要真的是秦塵殺了旭風劍皇,那么旭風劍皇身上的東西,必然已經落到了秦塵的儲物戒指中,一旦秦塵交出儲物戒指,真相自然大白。

    所以他當即朝玄晟閣主行禮,道:“玄晟閣主大人,想知道秦塵是不是兇手,只需檢查他的儲物戒指便可,還請閣主大人出手。”

    風云劍皇眸中爆射出厲芒。

    “閣主大人,還請下令。”康友明和金圣杰也同時行禮。

    一時間場上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玄晟閣主身上,所有人都想知道他會如何處置。

    “憑什么?”眾目睽睽之下,玄晟閣主突然冷笑了一聲。

    什么?

    風云劍皇一愣,似乎沒聽清楚玄晟閣主的話,但是,身為八階中期巔峰的武皇,他豈會連話都聽不清,只是不敢相信而已。

    “閣主大人。”康友明和金圣杰臉色一變,急忙再想開口。

    “給我閉嘴,信不信再說一句,本閣主現在就廢了你們?”玄晟閣主的臉色突然沉了下來,一股無比兇戾的氣息從他身上彌漫而出,頓時震懾住了兩人。

    而后,玄晟閣主才又看向風云劍皇,冷冷道:“聽清楚了,本閣主說——憑什么?”他目光冰冷,殺機四溢,一字一句道:“不管你妖劍宗的旭風劍皇是不是秦塵殺的,就算是是,又如何?我丹道城的圣子,殺你一個妖劍宗的長老,很不服氣嗎?你不過一皇級勢力老祖,哪里來的膽子在我

    丹道城撒野?”“限你十個呼吸,馬上滾出丹道城,不然,本閣主就在眾目睽睽之下殺了你,看誰還敢來質問老夫,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