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298章 戰艦到來

武神主宰
     滾!

    這一個滾字一出,如雷霆震動,頓時震得全場眾人臉色發白,幾乎難以呼吸。

    霸氣,太特么霸氣了。

    玄晟閣主的話很簡單,意思也很明白,他才不管秦塵到底是不是兇手,就算是兇手又如何?丹道城的圣子殺你妖劍宗一個長老,很過分么?還來這里唧唧歪歪,再廢話,連你一塊殺。

    這是何等的霸氣?

    要知道對面可是妖劍宗老祖風云劍皇啊,八階中期巔峰的武皇,北天域的巨擘之一。

    風云劍皇雖不是北天域最頂尖的巨頭,但好歹也是一皇級勢力的老祖,在北天域有著不小的名氣,走到哪里都會讓各大勢力尊敬有加。

    可現在呢?在玄晟閣主眼里,卻什么都不是,直接下令滾出丹道城,否則格殺勿論。

    這是何等狂妄?

    可吃驚過后,反應過來的眾人卻又覺得順理成章。妖劍宗再強,也不過北天域一普通皇級勢力,可玄晟閣主呢,是北天域丹道城的城主,北天域丹閣總部的閣主,自身也是八階后期的武皇強者,七品巔峰的藥王,以風云劍皇的身份,還真沒有和對方叫板

    的實力。

    他丹道城的圣子殺一個皇級勢力的武皇,很過分嗎?

    一句話,風云劍皇里子面子全丟光了。

    他臉色發白,身軀顫抖,看著殺意沸騰的玄晟閣主,卻不敢開口,只是羞怒萬分的看向康友明和金圣杰兩人。

    康友明和金圣杰也臉色發白,玄晟閣主一大半的殺氣,卻是落在了兩人的身上,兩人怔怔看著高臺上那個目光冷漠的老者,這還是那個不問世事,從不露面的丹道城閣主么?

    他們毫不懷疑,只要自己再敢開口一句,迎來的將是玄晟閣主的雷霆殺機。

    但,就讓他們兩個這么屈服,怎么可能?既然已經決定廢掉秦塵了,沒有足夠的后手,兩人豈敢就這么跳出來?

    這一刻,兩人同時抬頭,看向天際,似乎等待著什么!

    而在兩人抬頭的瞬間。

    轟隆隆,只聽一聲巨響,天邊突然出現一道巨大火燒云,翻涌著無邊的火光,正從遠處快涌了過來。

    只是,這真是火燒云嗎,為什么會出現地動山搖一般的巨響?

    原本場上眾人全都震懾于玄晟閣主的霸道之中,被這么一驚,紛紛駭然抬頭,只覺得一股無盡壓抑的氣息瘋狂席卷而來。

    “哼!”玄晟閣主抬頭看向天空,面露凝重之色,忽地冷喝道:“是誰,來我丹道城撒野。”

    什么?這火燒云難道是某一位強者嗎?

    眾人都是抬頭看,滔天的火云速度極快,只那么眨眼間就已經來到了丹道城的附近,哪怕還是隔了很遠的距離,哪怕丹道城還有陣法保護,都是讓眾人感受到了可怕的熱浪襲來,只覺得火辣辣的疼。

    轟!

    驚人的火云直接闖入丹道城上空,竟然不顧丹道城上空的防護陣法,而玄晟閣主目光在閃了一下之后,終究沒有第一時間發動陣法,只是冷冷凝視天空中的火云。

    嗡!

    無邊的火云褪去,只見一艘巨大的戰艦出現,迅速從急行狀態緩和了下來,最后懸浮在了丹道城的上空。

    這戰艦通體緋紅,體積并不大,在戰艦的身上,赫然有一個刀劍交叉的標記。

    執法殿!

    眾人臉色全都變了,一個個豁然站起,眼眸中流露出前所未有的駭然光芒。

    只要是北天域皇級勢力的人,就沒有不認識這個標記的,這是一個足以讓小兒止哭的恐怖組織,代替武域巡視大陸,擁有莫測權柄的可怕勢力。

    而軒逸藥王臉色更是變了,當年的他,如日中天,后來之所以被貶黜,就是因為卓清風得罪了執法殿的人,可今日,執法殿的人再過來,又是為的什么?

    隱藏了數十年的陰影,一朝爆發,竟令他站立不穩,瑟瑟發抖起來。

    “執法殿!”玄晟閣主不由輕哼一聲,透著強烈的不滿,而神情則是變得凝重起來。

    他身為北天域丹閣閣主,大陸頂尖勢力丹閣在北天域的代言人,無論是北天域的哪個勢力前來,他都怡然不懼,可唯一能讓他心驚的,正是這執法殿。執法殿的后臺是誰他再清楚不過,正是在武域呼風喚雨,一手遮天的飄渺宮,在飄渺宮面前,曾經的霸主級勢力丹閣都極為忌憚,對這執法殿同樣無比警惕,這是一個無論在大陸各處,都能讓人為之膽寒

    的可怕組織。

    可今日,執法殿的人卻如此大張旗鼓來到了他丹道城,究竟所謂何事?

    要知道,丹道城和執法殿,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執法殿雖強,但丹閣也不悚,除了五十多年前執法殿為了在北天域立威,來他丹道城囂張過一次外,其余時間,從來不曾出沒。

    可現在……執法殿居然大張旗鼓的來了!

    事情很巧,就在秦塵即將成為圣子,妖劍宗和風云總以及康友明等人發難的時候,執法殿跑了出來,這其中肯定有蹊蹺。

    難道,三者勾結到了一起?

    玄晟閣主不由看了康友明和金圣杰兩人一眼,兩人臉上平靜,仿佛看不出來什么波動,可玄晟閣主什么境界,卻是從兩人的眼神深處,看出了那么一絲興奮和激動。

    如果說執法殿的到來與兩人無關,打死玄晟閣主也不信。

    “勾結外敵,吃里扒外,這兩人好大的膽子。”玄晟閣主內心震怒,卻更加憂心執法殿前來的目的。

    “哈哈哈,本座沒有錯過好日子吧?”一聲長嘯中,只見一名彪形大漢從天空中走了下來,一步就是幾里,十來步之間便落到了廣場上。

    在其身后,一群姿態狂傲的武者同樣大笑飛掠而下,直接就站在廣場中央,霸氣非凡,舍我其誰。

    “血孤武皇!”玄晟閣主目光一凝,露出濃烈的忌憚之色。

    這血孤武皇和他一樣,俱是八階后期的武皇,屬于北天域武皇強者中最頂尖的巨頭之一。

    曾經,他是北天域的一個皇級勢力的老祖,卻因為得罪了北天域最頂級的一個皇級勢力,被一路追殺,連宗門都被滅掉,落草為寇,手上血腥累累。最終,在他走投無路的時候,執法殿入駐北天域,他舍命投入執法殿,最終成為了執法殿麾下的一名走狗,掌管執法殿麾下散修勢力,背靠北天域,作威作福,竟無人能治,實乃北天域一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