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301章 必帶不可

武神主宰
     “康友明,找死的是你!”玄晟閣主滿臉怒容,厲喝道:“你什么東西,副閣主又如何?本閣主已經忍你很久了,你身為丹閣副閣主,無容人之心,自私自利,還有什么資格擔任丹閣副閣主一職,從現在起,

    你的副閣主身份被剝奪了。”

    玄晟閣主怒喝,徹底動怒,身上殺意彌漫,像是化作了血色的汪洋。

    “我……”康友明臉色頓時變了,眸中有兇芒閃爍。

    秦塵再狂妄,但畢竟只是一個外人,現在甚至連圣子都不是,分量不重,但玄晟閣主就不一樣了。

    他是武域上級丹閣任命來的閣主,權力之大,無人可比,他要革除自己的副閣主之位,丹道城無人能挽回。心中驚怒之下,康友明頓時厲喝道:“玄晟閣主,你這是要把咱們丹道城拖入深淵,你可知道,這秦塵到底犯了何罪?血孤大人,你也看到了,這秦塵雖然只是武王,但卻實力非凡,足以擊殺半步武皇,甚

    至堪比一般初期武皇,我敢斷定,此子便是當初在天龍湖對赤練大人等人動手的惡徒。”

    什么?

    此言一出,眾人皆震,所有人都震驚看著秦塵。

    前些日子,執法殿大張旗鼓,捉拿要犯的動靜,傳遍了整個北天域,幾乎每個北天域的頂尖勢力,都收到了執法殿的號令,要求調查和捉拿在天龍湖對執法殿執法小隊進行殺戮的惡徒。

    而現在,康友明副閣主竟然說秦塵就是那個惡徒,那怎么可能?

    這樣的消息,哪怕是玄晟閣主聽到后,也大吃一驚,內心狂震。他之所以敢有勇氣和血孤武皇叫板,一是因為血孤武皇只是執法殿招攬的散修,屬于執法殿的走狗,根本不是執法殿最核心的執法小隊,任誰都知道,執法殿的核心小隊,都是一群女子,而且各個天賦不

    凡。

    第二,也是因為他丹閣閣主的身份,執法殿再強勢,丹閣目前也還是大陸最頂尖的勢力之一,無人敢惹,血孤武皇若無緣無故在丹道城撒野,他完全有理由驅逐對方。

    可現在,康友明竟然說秦塵是執法殿捉拿的要犯,此言一出,整個廣場瞬間一片寂靜,所有人都嚇傻了。

    誰都知道,北天域執法殿統領姬紅塵是個什么人物,她要震怒之下,恐怕連丹道城也敢毀去,絕不手軟。

    如果秦塵真的是執法殿捉拿的要犯,那誰敢保他?

    誰保誰就是死!

    玄晟閣主心頭一顫,當即怒喝道:“康友明,你胡說八道些什么?”“我胡說八道?”康友明豁出去了之后,也無所畏懼了,冷笑道:“不信的話,你們就問問風云劍皇他們吧,此子,前些日子從百朝之地一路前來丹道城,以妖劍城為中轉站,必然會經過天龍湖,而且我調查

    得知,當初此地經過天龍湖的時候,正好就是執法殿赤練大人她們遇襲的時候,只不過,因為此子的修為較弱,所以被解除了懷疑。”“可后來,此子卻在妖劍宗的妖劍傳承中展現出了驚人的實力,不但殺害了妖劍宗和風行宗的種子弟子,還嫁禍給了妖劍宗的弟子韓立,蒙混過關,由此可見,此子的心機之深。當時妖劍宗的風云劍皇對秦

    塵表示了懷疑,于是暗中派遣旭風劍皇跟蹤秦塵,調查真相,誰知道,旭風劍皇卻一去不返,被人斬殺在天羅皇朝外的山脈中,兇手,就是這秦塵。”

    “此子,表面上修為不高,但卻擁有擊殺旭風武皇的實力,所以,我敢斷定,此子就是當初偷襲執法殿赤練大人他們的兇徒。”

    康友明洪聲說道,面露猙獰。

    他的獠牙,終于露了出來,這也是他敢反抗玄晟閣主,暗中勾搭血孤武皇的原因所在。

    就是要將秦塵,徹底打入地獄。一旦坐實了秦塵偷襲執法殿隊員的事情,那么執法殿震怒之下,玄晟閣主必然會遭到丹閣的質問,有極大的可能會被調離丹道城,到那個時候,自己巴結上了執法殿,玄晟閣主又被調離,那自己極有可能

    會執掌北天域丹閣,到那個時候,整個丹道城,他將一言九鼎。

    聽到康友明的分析,所有人都議論紛紛,一個個無法淡定。

    若康友明所說的是真的,那,丹道城就真的要倒大霉了,將襲殺執法殿隊員的兇手晉升為圣子,這是對執法殿的挑釁,以執法殿的做事風格?丹道城必然會遭大難。

    一時間,諸多丹閣的長老都心驚,渾身寒毛豎起,從腳底升騰起了涼氣。

    “啪啪啪!”

    一道清脆的掌聲突然響起,眾人愕然轉頭,就看到秦塵面帶微笑,輕輕鼓掌。

    “好,說的太好了,本少還不知道原來康副閣主還是個講故事的高手,失敬失敬。”他嘴角含笑,完全沒有任何慌亂之色。

    “講故事?”康友明怒道:“老夫所說,句句屬實,誰跟你講故事。”

    “小子,束手就擒吧,跟我回執法殿走一趟。”血孤武皇徑直走向秦塵,心底興奮,康副閣主說要給自己一個大禮,他一開始還不以為意,可現在,心中卻狂喜無比。

    統領大人震怒,要求捉拿兇手的事情,他自然再清楚不過,只不過,這么多天過去,一直沒有音訊。

    可若秦塵真的是兇手,且被他帶回了執法殿,統領大人高興之下,必然大大有賞,他在執法殿的地位,也會迅速提升,這令他如何不激動?

    玄晟閣主動了,他站在血孤武皇面前,不然血孤武皇帶走秦塵,雖然他的內心也是忐忑,但最終,他還是站了出來。

    “血孤,此人是我丹道城的圣子,不是你想帶走就能帶走的。”

    血孤的眼神頓時冷了下來:“玄晟閣主,我敬你是丹道城的閣主,但現在,我執法殿在捉拿要犯,還望你不要阻礙我執法殿辦公事,否則的話,就休怪我血孤不客氣了。”

    “就憑你,也想在我面前帶人走?”玄晟閣主目光冷冽,寸步不讓。

    “是嗎?”

    血孤武皇冷笑,轟,他身后的數名武皇,各個爆發恐怖殺意,同時頭頂的戰艦之上,亮起了道道赤紅色的火焰,一股駭人的火焰氣息彌漫而出,牢牢鎖定玄晟閣主。

    “今天這人,玄晟閣主你放也罷,不放也罷,本座都要帶走,不信的話,你大可試試。”

    血孤寒聲說道,面對如此大功,哪怕他將丹道城鬧個天翻地覆,也得將秦塵帶走。這人,他是必帶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