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302章 太天真了

武神主宰
     “你大可試試,來人,開啟丹道城守護大陣,我倒要看看,誰敢從我丹閣把人給帶走。”

    玄晟閣主也怒了,一聲令下,轟,頓時整個丹道城爆發出恐怖的陣法光芒,璀璨的陣光幻化做無數道七彩的赤練,將整個丹道城包裹在里面,同時牢牢鎖定住了血孤武皇乘坐而來的戰艦。

    轟!

    兩股力量碰撞,立刻迸發出驚人的轟鳴,這是丹道城大陣與懸空戰艦上大陣碰撞爆發出來的氣息。

    一瞬間整個丹道城都在顫抖,隆隆轟鳴,那絢爛的光芒遮蔽一切,可卻沒人感到賞心悅目,一個個盡皆心頭發寒。

    這……雙方是要大打出手的節奏啊?

    本來大家來這里,只是來見證一下丹道城新圣子的誕生,可誰曾想,竟然會遇到丹道城和執法殿之間的碰撞,這讓眾人心頭狂顫,一個個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一個,是大陸兇名赫赫的執法殿,執掌天下刑罰,無可匹敵,無人敢叫板。

    一個,是大陸至高無上的丹閣,執掌天下丹藥,武者必不可缺的組織。

    這雙方要碰撞起來,他們該怎么辦?

    一個個全都狂震,心下苦澀,卻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執法殿和丹閣這兩大勢力,無論是哪一個,都不是他們可以摻和的,萬一站隊錯誤,一個傾軋下來,不管多牛逼的勢力,分分鐘一個死字,因此只能在一旁心驚膽戰,遠遠觀望。

    血孤武皇大怒。

    狂,這玄晟閣主太狂妄了,竟然敢對他執法殿叫板,真以為頂著一個煉藥師的頭銜,自己就不敢動他了嗎?

    他加入執法殿多少年了,還是第一次見到敢不給執法殿面子的人。

    可是震怒之下,血孤武皇又有些猶豫,如果是一般勢力,他早就下令動手了,可對方是丹道城,卻也令他有些忌憚。

    且不說玄晟閣主本身就是八階后期的武皇,并且作為北天域丹道的中心,丹道城的強者數量極多,這一次他僅是帶著麾下的一群人前來,玄晟閣主真要極力阻攔下,他能否把秦塵帶走還真的是個未知數。

    “玄晟,你乃是是北天域丹閣閣主,真要為了區區一個小子,和我執法殿過不去嗎?”血孤武皇怒喝。

    為今之計,他也只能借用執法殿的名頭了。

    “別跟我說這些廢話。”玄晟閣主一臉鐵青,“血孤,此子乃是我丹閣新晉的圣子,豈是你想帶走就能帶走的?速速退去,還能留一絲顏面,否則我倒要看看,誰能從我玄晟的手中帶人走。”

    當年卓清風無意中說了一句話得罪了飄渺宮,給了執法殿立威的機會,玄晟閣主當時也忍了,甚至摘去了軒逸藥王副閣主的帽子。

    可這一次,對方又想直接帶走秦塵,這讓他任何能忍?

    傳出去,他玄晟將徹底失去顏面,在北天域無立足之地。

    這無關乎秦塵的天賦和他未來的前途,只關乎他身為煉藥師的尊嚴,堂堂煉藥師,豈能容人如此凌辱?

    “你……”血孤武皇也暴怒。

    他知道自己在執法殿中擔任的是一個什么位置,那就是一條走狗,如果知道了執法殿捉拿的要犯在此,卻又因為玄晟閣主的身份退縮,傳回去,統領大人同樣饒不了他。

    “執法殿的人在哪里?隨我殺敵,我倒要看看,誰敢阻攔我執法殿!”

    血孤武皇大吼,轟,他跨前一步,渾身爆發可怕殺機,八階后期的武皇域界迅速彌散,要將所有人包裹其中。

    此舉頓時引來玄晟閣主的震怒。

    “丹閣的人在哪里?圍住他們,老夫要看看誰敢在我丹道城撒野。”

    玄晟閣主也怒喝,丹道城乃是他的主場,他還怕了血孤武皇不成?

    皇甫南等人瞬間站了出來,但也有不少藥王,看向康友明和金圣杰,竟然沒有動。

    玄晟閣主頓時氣急,這些家伙,難道連自己的話都不聽了嗎?看來自己閉關太久,這么人都忘了自己的手段了。

    “你們,還是不是我丹閣的人?”玄晟閣主怒視過來。

    “閣主大人,咱們何必為了一個罪人而和執法殿大動干戈?那秦塵敢對執法殿的人動手,那是咎由自取,自尋死路,咱們和沒必要為了這么一個人,而和執法殿交惡?屬下認為,不如將那秦塵交給執法殿,若秦塵是清白的,想必執法殿也不會冤枉一個無辜好人,若秦塵的確是兇手,咱們就更不能為了這么一個卑劣小人,而和執法殿動手,還請閣主大人三思。”金圣杰急忙上前,恭敬說道。

    “是啊,閣主大人三思啊。”

    “執法殿威名在外,此事是不是從長計議,沒必要非要弄個你死我活?”

    以金圣杰為首的一群長老紛紛說道,其中就有康友明麾下的望永盛長老等人。

    康友明在一旁冷笑不已,玄晟閣主以為剝奪了自己的職務就能為所欲為了么?他雖然是閣主,可這么多年的經營,這丹閣早就不是他一人說了就算的了。

    “玄晟閣主,眾望所歸,你看連你的這么多屬下,都知道識時務,你又何必非要為了一個兇手,和我執法殿過不去呢?”血孤武皇見好就收,勸慰道。

    “你們……”

    玄晟閣主死死的盯著金圣杰等一群人,這些家伙,難道想造反嗎?這令他如何不怒?

    “你們難道連本閣主的話也不聽了嗎?”玄晟閣主怒喝,聲音中蘊含無盡的憤怒。

    當場很多藥王的頭低了下去,不敢直視玄晟閣主憤怒的目光,可還有一群人,卻居然跟隨金圣杰副閣主抬起頭,直視玄晟閣主。

    只要玄晟閣主一倒,這丹道城便是康友明和金圣杰副閣主大人的,到時候玄晟閣主得罪了執法殿,必然會被調走北天域,自己又何懼之有。

    “哈哈,好,很好。”玄晟閣主怒極反笑。

    “你們這群家伙,本閣主很少行走丹閣,你們連本閣主的威嚴都忘了是吧?的確好的很,我看看,二十三名長老藥王,不得了啊,這是準備造反了是嗎?老夫告訴你們,藥王又如何?你們是不是以為老夫要顧全大局,就不會責罰你們?所以你們都敢威脅本閣主了?”

    這群家伙,太天真了。js3v3